翟凤慈在甘肃省劳教二所被迫害的经过 【明慧网】

翟凤慈在甘肃省劳教二所被迫害的经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翟凤慈,现年五十四岁,原系天水星火机床厂职工,现已退休。翟凤慈因为修炼大法,遭受过恶党的严重迫害。以下是她在甘肃省劳教二所被迫害的经历。

翟凤慈原本体弱,患有各种疾病,如慢性肠炎,心脏病等等症状,动不动就晕厥,昏迷,时不时的拉肚子,面黄肌瘦,时常伴随感冒,不得不三天两头请假,无法上班。厂里的人都知道她是一个身体很差的人。自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炼以来,翟凤慈不但身体变化大,心性也有了很大提高。

二零零零年,翟凤慈两次进京上访,要为大法、为大法师父说句公道话,但均遭到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三月,她竟被非法送进甘肃省劳教二所迫害。在劳教所恶警指使几个吸毒犯包夹翟凤慈,二十四小时监控着她,逼她进行超负荷的劳动:包装百合出口、剥大豆。尤其是做卫生筷时,用来漂白筷子的原料造成好多人的眼睫毛、眉毛、头发发黄,强烈的刺激皮肤与咽喉,眼睛刺激的睁不开,有时气都上不来,无法呼吸,严重时人都昏迷了。恶警还让抖水泥袋子,必须要拔掉铁钉,线头,把水泥全抖干净。干活时,头和身上即使包裹的再严实,依然会过敏起红疹子,又痛又痒,甚至浑身溃烂。

最邪恶的是在精神上摧残法轮功学员。恶警成天强迫法轮功学员看侮辱大法师父和大法的录相,法轮功学员为了抵制邪恶的迫害,就集体炼功,喊“法轮大法好”。气急败坏的恶警把法轮功学员都吊铐起来,一天只给半个馒头。一次,翟凤慈被铐了二十一天,两腿肿的象水桶似,两脚严重变形。有一次开会,恶警田力侮辱大法和师父,翟凤慈和另外一同修喊“法轮大法好”,吸毒的包夹马上捂住翟凤慈的嘴,把她蹲铐在铁床边,不能动,最后两脚趾都骨折变形。

恶警还经常逼翟凤慈写骂大法、骂师父的话,不写就再吊铐,翟凤慈都不记得铐过多少次了。翟凤慈长期被关在又冷又潮的房间里,最后全身大小关节均已变形,有时连路都走不了,被包夹拖着走。一次夏天剥大豆,三十几度的高温,又闷又热,翟凤慈当时心慌气短,恶警把她拖到上床架子上,二十四小时除了上厕所、吃饭外,都不让动,连翻身都不准,汗都把床湿透出个人形。

在这期间,恶人不断的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绝食抗议迫害。翟凤慈的身体已被迫害的成了皮包骨,体质越来越差。恶警竟无赖的对翟凤慈说:“你炼法轮功都炼成这个样子了。”后来给她检查身体,反复验血、做心电图等等。有的恶警还说:“给她下这功夫干啥,拉到沙漠里炼去算了。”

翟凤慈家人来探视时恶警还故意说“劳教所里头是有百分之五的死亡率的”。后来翟凤慈才明白,他们为什么给她反复检查身体,是为日后摘取器官作准备的。

最后,翟凤慈的手脚肿的连铐子都无法戴了,又开始罚站,晚上不让她睡觉,以致被折磨的连拉带吐,不省人事。

翟凤慈的劳教期被恶警无端延长两个多月,最后它们怕她死在里头担责任,才让家人把她接了出来。

二零零三年“七二零”,恶警杨德兰、范怡蓉及天水地区中共恶党政法委等到翟凤慈家进行所谓“回访”,企图将她再绑架去洗脑班洗脑。翟凤慈正告他们说:“善恶有报是宇宙的真理,还是为你们自己留条后路吧。师父教我们自己在遭受迫害时还要给你们讲真相,让你们不要走到毁灭的地步,我们是真心为了你们好才讲真相的。” 他们一个个都溜走了。

翟凤慈的健康至今依然没有真正的恢复。尤其心灵上受到的伤害更是难以弥补的。

劳教所的恶警:田力 杨德兰 范怡蓉
马伟 区灵
天水地区恶人恶警:韩玉虎 尚世明
郭建文
麦积公安分局:冯继堂
秦州区政法委书记:韩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