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是个“大灾星”

解开中国人的“毛××情结”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在中国,有一首流毒甚广的歌曲,叫《东方红》,吹捧毛××是“大救星”。其实,那不过是共产邪党一贯的欺骗宣传,强灌给中国人的迷魂汤。纵观毛××的所作所为,不但没给中国人带来福份,相反,它带给咱中国人的是大灾巨难和浩劫。本文从以下几个方面加以说明:

一、毛××运动不断,杀人如麻,尸积如山,血债滔天

毛××窃政后,发动了各式各样连续不断的运动:土改、镇反、三反五反、工商改造、四清、取缔会道门与镇压宗教、反右、大跃进、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上山下乡、批林批孔、反击右倾翻案风……通过这些运动,整人、冤枉人、杀人、草菅人命。

例如,一九五零年三月,毛××发动“镇反”,并在文件中说,“很多地方畏首畏尾,不敢大张旗鼓地杀反革命”。一九五一年二月,中共中央又指示除浙江和皖南外,“其它杀得少的地区,特别是大、中城市,应当继续放手抓一批,杀一批,不可停得太早。”毛甚至批示说“在农村,杀反革命,一般应超过人口比例千分之一……在城市一般应少于千分之一。”以当时中国六亿人口计算,毛一道“邪旨”就有至少六十万人头落地。

毛××窃政后,死亡最多的运动是“大跃进”导致的大饥荒。长期以来,中共把它说“天灾”,其实是板上钉钉的“毛祸”。红旗出版社一九九四年二月出版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纪实》,书中承认:“一九五九至一九六一年的非正常死亡和减少出生人口数,约四千万人左右。……中国人口减少四千万,这可能是本世纪内世界最大的饥荒。”许多地区发生人吃人惨剧。海内外学者对饿死人数的估计在三千万到四千五百万之间。

……由于中共消息封锁,我们无法确切知道在毛统治期间到底有多少人被迫害死,中共在新疆、西藏、内蒙、云南等地对少数民族的屠杀,相关史料就更难找到。

二、毛××一手发动十年文革,制造了中华民族的空前浩劫

著名作家秦牧这样描写文革:“这真是空前的一场浩劫。多少百万人连坐困顿,多少百万人含恨以终,多少家庭分崩离析,多少少年儿童变成了流氓恶棍,多少书籍被付之一炬,多少名胜古迹横遭破坏,多少先贤坟墓被挖掉,多少罪恶假革命之名以进行。”

文革中,从国家主席刘××开始算起,被活活杀死、逼死、斗死、吓死、踩死、烫死、烧死、自杀、夫妻共同自杀……的政界、军界、史界、科技界、演艺界、书画界、教育界、体育界名人就是长长的一大串名单,中国的一大批精英就这样让毛给“运动”没了。更别说普通百姓命如草芥了。据史学家估计,十年文革中与运动有关的非正常死亡达七百七十三万之众。

让我们来读一读前中共领导人李立三在自杀前写给毛××的这封信,看看中国人在毛的淫威下是如何生不如死——

“主席:

我现在是走上了自杀叛党的道路,没有任何办法来辩护自己的罪行。只有一点,就是我和我的全家决没有做过任何里通外国的罪行。只有这一点,请求中央切实调查和审查并作出实事求是的结论……

李立三  一九六七年六月二十二日”

文革不仅造成数百万生灵涂炭,更是中华民族空前的一场文化浩劫!从“炎帝陵主殿被焚,陵墓被挖”干起,被挖的列祖列宗先贤名士坟墓,被拆被砸被烧的寺庙道观名胜古迹,被焚被毁被盗被抢的古玩字画……也是一大串长长的名单,今天读来,只要你是中华民族的子孙,就不能不为之愤慨和深深的痛惜!

例如,在文革“破四旧”中,多少知识份子珍藏的孤本书和字画被付之一炬,或被打成纸浆。章伯钧家藏书超过一万册,被红卫兵头头用来烤火取暖,剩下的则送往造纸厂打成纸浆。字画裱褙专家洪秋声老人,人称古字画的“神医”,装裱过无数绝世佳作,如宋徽宗的山水、苏东坡的竹子、文征明和唐伯虎的画。几十年间,经他抢救的数百件古代字画,大多属国家一级收藏品。他费尽心血收藏的名字画被付之一炬。

这些中华文化之精华经过数千年的承传积淀,一旦毁去即无法还原。当我们叹息于英法联军焚毁了“万园之园”的圆明园,叹息于那毁于侵略者战火的传世巨著《永乐大典》,殊不知,毛××发动的文革的毁坏要比入侵者更广泛、更持久、更彻底!

三、毛××输出革命,为祸他国乃至世界

毛××狂妄自大,要把北京搞成“世界革命中心”,在国家还很贫穷的情况下,对朝鲜、越南、老挝、柬埔寨、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古巴、津巴布韦、坦桑尼亚赞比亚、刚果……给予大量物质援助,用物质拉拢这些难兄难弟。错误地参加由金日成和斯大林挑起的朝鲜战争,在百废待兴的五十年代初,耗费了百亿美元和赔上八十万条人命。

毛××还通过输出革命的方式杀人。红色高棉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

波尔布特的红色高棉在柬埔寨仅仅维持了四年的政权,从一九七五年到一九七八年,这个人口不到八百万的小国却屠杀了二百万人,其中包括二十多万华人。史料显示,波尔布特是毛的绝对崇拜者,曾四次来中国当面聆听毛的教诲。早在一九六五年十一月,波尔布特就曾到中国访问三个月,学习毛“枪杆子里面出政权”、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等理论和经验。回国后,他将原来的党改名为柬埔寨共产党,并仿毛农村包围城市的模式,建立革命根据地。

一九六九年底,柬共军队三千多人,一九七五年攻占金边之前,已成为“装备精良”的近八万人武装力量。这完全得益于中共的扶持。显然,红色高棉杀人没有毛的理论和物质支持是根本办不到的。

四、毛××淫乱、弃妻,跟过他的女人少有善终

毛究竟有多少女人,恐怕很难搞清。与他有夫妻关系的女人有四个:罗小姐、杨开慧、贺子珍和江青。与他超过“同志关系”比较有名的女人有十个左右。毛利用“工作”之便染指糟蹋过的女人更是无从考证。

1、罗小姐。毛十四岁时,与一位年长他六岁的罗氏女子结婚。毛曾对记者说:“我很不喜欢这段婚事,我从来没有和她同居过。”关于罗小姐的一切,坊间书籍没有太多资料,只知道她嫁给毛后第三年就病死了。

2、陶斯咏。毛走出韶山冲后的第一位恋人是陶斯咏,和毛是同学同乡。一九一九年至一九二零年间,毛和陶斯咏在长沙共同开办“文化书店”,二人在此期间热恋。一九二零年夏,陶不堪忍受毛激烈造反及暴力主张,同时发现了毛专横残忍的性格及对杨开慧的移情别恋,愤而离开长沙,一九三二年去世,年仅三十多岁。

3、杨开慧。在湖南长沙第一师范时,毛的老师是清末民初湖南有名的学者杨昌济先生,毛即与杨昌济的女儿杨开慧相识。一九二零年一月十七日,杨昌济先生于北京病逝,杨开慧与母亲返回长沙,其间毛泽东经常去杨家走动,与杨开慧相恋,背叛了陶斯咏,二人于一九二零年结婚,在一九二二年至一九二六年间,杨开慧相继生下了毛岸英和毛岸龙。在毛岸龙出生后不久,毛喜新厌旧,同别人的妻子有染。被杨开慧知道后,与毛大吵一架。一九二七年秋,毛发动秋收暴动,被国民革命军击败后窜入江西井冈山。

4、贺子珍。在杨开慧被国民党逮捕受苦时,毛则在江西与贺子珍结合,当时贺子珍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女,毛不理湖南坐牢的妻儿,也不顾他人的反对,执意要与贺子珍同居,杨开慧被处决后,他俩就以夫妻相称。

贺子珍与毛走南闯北,为他生下许多孩子,但毛在延安依然拈花惹草。贺子珍受不了,终日与毛吵架。不久,中共以“精神病”为由,将她送到莫斯科就医。后郁郁而终。

5、吴广惠。就是那位延安令毛神魂颠倒的女翻译。她毕业于北京大学,漂亮又时髦,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被委派作为翻译员,和毛常有接触。当贺子珍撞破他俩的幽会,马上大吵大闹。当时中共怕影响不好,把贺子珍当作“精神病”送往莫斯科,吴广惠亦被逐出延安。

6、江青。与毛夫妻关系维持最长,共三十五年。江青原名为李云鹤,艺名蓝苹,这个离过三次婚(先后和四位男人同居)的上海滩演员,凭着亮丽的外表,迷倒荒淫的毛××。毛和江青认识后,即邀江青去住处长谈、留饭、留宿,当夜毛和江青同居了。江青曾陪毛出生入死。毛死后,江成为“四人帮”被判重刑,在监狱自缢而死。

7、孙维世。周恩来养女。一九四九年十二月,毛率包括周恩来在内的中共代表团,赴莫斯科拜会斯大林,孙维世担当毛的俄语教员。一天晚上,毛反锁车厢,学完几句俄语,大谈跟江青不合,之后便奸污了孙维世。从苏联回来后,毛曾考虑休了江青,跟孙维世结婚,但周恩来没同意。一九六六年文革,江青将孙维世监禁在北京一所监狱。孙被剥的一丝不挂,打得遍体鳞伤,后来周恩来签署了处死孙维世的命令,孙的头部被钉进了一颗钉子,时年三十八岁。

五、走出毛×ד建国”的认识误区

需要特别明辨的是,许多中国人对毛××所谓的“建国”充满感激,认为是它领导打败日本,实现了中华民族的独立统一,谓之“开国”。其实,这也是共产邪党欺骗宣传的恶果。

海内外史学家(包括中共内部史学家)研究的大量史实证明:领导中国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是中国国民党。中国抗战中中国抗战中,国民革命军担负了全部正面战场的抗敌任务,面对面战死在抗日前线的将军二百零六位,组织对日大型会战二十二次,阵亡士兵数百万人,空军损失飞机数千架,海军基本拼光。现在北京有佟麟阁路、张自忠路、赵登禹路,这都是为纪念抗日阵亡的国民党将军而命名的。抗日战争结束后,代表中国受降在停战协议上签字的是国民党的何应钦将军。

相反,抗战期间,共产党躲在敌后大量收编地方抗日武装,发展壮大自己。指挥平型关战役和发动百团大战的彭德怀,都被认为是违背中共当局旨意的。

如果没有毛××按照马列的歪理邪说所谓的“开国”,不搞骗人的“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在当时的中国合法政府——国民政府领导下,按照孙中山先生的民主革命道路走下去,顺应世界潮流,发展资本主义,就象战后的日本、南朝鲜和国民党统治下的台湾,一心一意恢复经济,休养生息,中国早就发展起来了,哪有被共产党把中国折腾够了,再回过头来搞改革往资本主义路上靠的份呢?人家已经跑出去好几十年了,我们才在人家屁股后头撵!而且改革来改革去,实际是披着社会主义的外衣,内里装着象资本主义却又比正常的资本主义差之千里的“中国特色”或曰“中共流氓特色”。现今中国,红色资本、官僚资本或官僚背景资本大行其道,平民百姓在经济的夹缝和边沿爬行挣扎以求生。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时至今日的全部历史已经证明,共产主义是骗人的鬼话,社会主义早已彻底变味儿,是死路一条,共产党组织只剩下一张臭皮囊。前苏联搞了七十多年社会主义,现在跳槽搞资本主义了;前东德搞社会主义,现在与西德合并一块搞资本主义了;北朝鲜搞社会主义,搞出一座人间地狱,现在还在饿死人;中国、古巴、越南搞社会主义,结果穷的叮当响……

再横向比比。战后的日本比中国打得更惨,日本人口密度是中国的三倍,资源短缺。日本搞资本主义,搞民主政治,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南韩跟北韩同时起步,南韩搞资本主义,北韩搞社会主义,一个是亚洲四小龙,一个是人间地狱;台湾跟大陆同祖同宗,台湾搞资本主义,大陆搞社会主义,台湾是亚洲四小龙,比大陆发达几十年。

那么,毛××所谓的社会主义“开国”,不就是把中国开上了一条最大的邪路黑路苦路吗?今天回头看看毛××到底开的什么国:认马列歪理邪说、毁中华祖宗废优秀传统之国,战天斗地阶级斗争——反天反地反人之国,独裁暴政运动杀人饿死人之国,贪污腐败贫富悬殊之国;国家领导人上台钦定、黑箱操作之国,宪法空置人大如橡皮图章之国,官匪黑同流合污之国,特权帮派裙带大行其道之国,共党官员吃喝嫖赌没够还大叫“三个代表”之国;人人自危自保见死不救之国,亿万农民几十年不得不做二等国民之国,中国人到西方到日本到处让人瞧不起之国;道德沦丧之国,冤狱遍地之国,冤魂飘零之国,假话横行之国,贫穷落后之国,娼妓臭街之国……这哪里是什么“开国”,分明是误国之重、害国之深!

在本文的结尾,请允许我仿《东方红》歌词反其意而书之——

东方凶,
血旗升,
中国出了个毛灾东,
它把人民杀又整,
它是人民“大灾星!”

(注:共产邪党的旗帜是用人血染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