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消除间隔、圆容整体的一点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大家都知道在同修之间往来都是有一个“圈子”,但由于我长年来在内心深处隐藏着一些固有的顽疾和执著没有及时去掉,所以造成了与“圈子”内同修形成了一些不必要的间隔。

在与同修交流沟通时,总认为他们对正法的认识和在三件事上做的不好,经常评头论足,说三道四,欲想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别人,结果造成交流不到一起。这时我的思想中就认为这部份同修已经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没有跟上正法進程。

在交流时抱着指责对方和固守自己的认识不放,常常是不欢而散,事后再和与自己认识相同的同修交流大谈对方如何如何不对,似乎找到了“知音”一倾而尽,觉的挺痛快,同时还为别人惋惜,尽管认为这种状态不对,可是总突破不了。

每当想起这个问题时,我的理由一大堆,如有时想,我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人家呢?如果不修炼,我能与他们在心里结下怨气和不平的“结”吗?怎么我连常人都不如呢?然而,这能怨我吗?他们确实太差劲呀!……实际上都是人的理和观念。多少次想放弃总是放不下,似乎有个“根”——每当想起他们时,心里总有点不舒服,而见面时又装出一副很随和溶洽的样子,脸上的表情和笑似乎是装出来的,就这样,几年里在这个问题上的境界一直没有升华。

有几天,我常常冷静的问自己:同修真的错了吗?即便是错了你真的用善心帮助过他们吗?没有!那么为什么看不上别人呢?是因为别人三件事没有你做的精進吗?可法中并没有说精進弟子就可去管不精進的弟子呀!为什么在一次次交流中自己总是摆出一副比别人强的样子,说“你们应该这样,你们应该如何等等”,别人没说完就“抢话”,看着那些默默听自己讲话和赞许的目光心里很舒服,认为自己比别人做的好,是带动别人跟上正法進程,再挖下去,看到这一切的表现都紧紧的和“我”连在一起。

我悟到,这正是我要突破的地方,神不看你讲的多好,而看在别人做的不好时你的心怎么动,尽管同修有一些不足,尽管心里认为同修曾经一次次的伤害过我,可这正是瞬息万变境界突破的关口。如果眼睛死死盯着同修缺点不放,那永远不能升华。师父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中讲:“那么作为大法弟子来讲,那就是尽量的去抑制这些常人的心,尽量的使它不发挥作用,尽量的走正自己的路,尽量的在一切环境中,在一切发生的事情中,能够做的堂堂正正的,宽容大度,能够理解别人,能够尽量的全面思考问题,那么我想很多事情可能都会做的很好。”

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中一再苦口婆心的让我们“找自己,向内修”和“圆容整体”,我看了五遍,有些地方酸酸的,真想流泪。我似乎感到师父正紧紧拉着我的手,心急而又耐心的告诫我这个任性的孩子,好好走!就要到家了。我很有触动的感到和同修形成长时间间隔这个问题,是该到彻底消除的时候了,如果错过了这最后的机缘,那将给千万年的等待留下无法弥补的巨大而永远的遗憾!我觉的,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下狠心,要多学法,向内修,找自己,彻底转变观念。

发正念时我加上一念:彻底解体我与同修的间隔。意念中想着我以往那些形成间隔的事和反映出的不好念头。我觉的这样做的时候,那些物质在淡化,在淡化……很快,这种物质就没了。当这种物质没了之后,我再想到同修或见面时,心里便没有了那种不舒服的感觉。相反的,我看到谁都感到亲切!遇事也能为他们着想,这是因去掉的这部份空间场被慈悲代替了。

一次,我和几个同修一起发正念,在这之前其中有一个同修由于工作疲劳睡过去了,发正念时我很想叫醒他。但又一想他太累了,让他睡一会儿吧,我多干点。当发正念快结束时,我突然想到,应该叫醒他,不能让同修失去一次除恶树立威德的机会,而事后我又想……,但不管怎么想,我都是在为了别人着想,这在过去是不可能的,我觉的这是同化大法中的一个進步。

回头看,去掉这个间隔很简单,而我却拖了几年啊?去掉后我的感受里看对方的基点完全变了,当同修做的不好时,我不再是议论和指责,心想他一定会做好,不给对方加不好的物质。当同修过病业关或出现不好状态时,我会默默发正念帮助清理,当同修与我意见不一样时,我没有了争论和维护自我的心,而能够在真诚谈出自己的看法之后放下自我。

我悟到这个破除间隔形成整体是每一个大法弟子最后必修而必须结业的课。同修们,努力吧!

个人所悟,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