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宽容、圆容整体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一日】从亲身经历的两件小事说起:

第一件小事,二零零四年底,我在散发真相资料的时候被恶人举报。当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之后,在恶警不断的被反复追问我资料来源以及和谁联系的那些问题未果的情况下,那里有一个恶警,恼羞成怒对我说:“我要告诉外边的法轮功,告诉他们,你把他们都说出来了,让他们都不理你。”

他说的这句话事后我没有深入的找自己,认为,当时头脑里想的就是绝对不能再让任何一位同修落到他们手里,不能再有人被迫害到,这样想没错呀!

但是在后来被绑架到劳教队的一次家属接见时,孩子和我说了一句话,对我的震动极大,大意是说,自从我被绑架后,家里再也没有同修来过了(之前因为我是做资料的,家里经常有同修来),只有一位大娘(同修)在菜市场碰到我的孩子,对孩子说:师父惩罚你妈妈等等。听到孩子说这些话后,我真是痛苦极了,(我的心动了),当时脑子里一直只有一句话:“怎么是这样?怎么是这样?”后来渐渐的冷静下来,痛定思痛,反复背诵着师父的《洪吟二》,默默的鼓励自己,“了却人心恶自败”!通过反思,追找着自己的执著,看到了在自己身上的很多人心和执著:我还在乎同修怎么看我,有求名的心,虽不计较人中的名,可是却在乎同修怎么看我;长期以来,由于自己做资料,听周围的赞扬的话越来越多,忘记了师父的告诫,逐渐的滋长了欢喜心和执著于自我的心;潜意识中甚至是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证实自己的东西在魔我。

第二件小事,因在劳教队里不配合邪恶,由一个包夹看着,遭受着折磨。恶警让那些人来轮番的妄图给我洗脑,以致后来变本加厉,就连同包夹一起也受着各种折磨。自己的心里越来越不好受。当时也知道它们是在利用大法弟子的善心瓦解我的意志,可是,还是人心、人情作怪,也暴露出了自身圆滑的东西,心想搞个文字游戏,就做了作为一个修炼人绝对不应该做的错事。一念之差,真是痛不欲生!之后很快的清醒过来,正念和自己心中的那些保护自己的私心较量着(现在想来,其实当时还是念不够正,那些为私为己的东西本不是先天纯真的我,那不是真我。)我想,不能这样出去,不能明知道做错了,还要等到出去以后再发声明宣布作废,那还是有保护自己的私,现在就改过来!不能在我的身上再发生对大法起负面作用的事情!马上弥补过来!于是在恶人们所谓的“转化验收”之前的谈话中明确的正告那个恶警:“法轮大法是正法,李洪志大师是我的师父。”我的话刚刚说完,恶警奇怪的掉头跑出屋子,半天才回来。(当时我很奇怪,她怎么把我一个人留在屋子里?后来回家后,看到师父二零零五年上半年的讲法,才明白和亲身体会到,邪恶在听到大法弟子的正念的话后是怎么“掉头逃走”的。)等了好半天,她才回来,回来后,她态度不象原来那样嚣张了,就对我说:“反正你写的东西就是不还给你”,我也正告她:“一切都没用,那些东西什么都不是了。”

在谈话结束时,她气恼的对我说:“我让所有的人都恨你。”于是就在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以各种琐事为题目,演化出不少的纠纷,包括与各类人的矛盾。我都知道这些假相的背后是什么。过程中找自己的执著,同时也看到了有些曾经得到大法的人,在里面转化着别人,也卷在其中陷在是非里面纠缠不清。

通过以上两件事情,我有一个反思:怎么样来破除邪恶给我们形成的间隔?消除同修之间不应发生的误解?我也应该问问自己,我善待同修了吗?我自己做的怎么样?所以,举出以上两件我亲身经历的事,想以此从另外的角度谈谈自己的一点想法: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找自己的同时,还要站在证实大法的基点上圆容整体。我是这样看的:旧势力、邪恶生命在迫害大法弟子的同时,可能想达到多重的结果,有直接针对大法弟子的部份,也有指向其他修炼人的人心的。修炼人之间猜疑、排斥,形成的间隔不是小事情,没有偶然的事情发生,我们之间的间隔师尊看了不会高兴,只有魔看了才高兴,邪恶会利用我们还没有修去的人心,比如疑心、妒嫉心、分别心、执著自己的心等等间隔大法弟子,使我们在救度世人这件大事情上分神。

当然,我们不求人中的一团和气,我们要修的是更高的境界,理解、宽容,互相补充,相互圆容。常人中各种计策里面还有一个离间计,我们修炼人是明法理的,要看到表面是那些人在做这些事情,其实背后都有邪恶的因素在控制着,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的光盘我们也都看了,不仅是国外,大陆也有近似的情况,师父在帮助我们解决这些事情,我们也要明法理,并尽我们的能力破除它。

我们不能陷在矛盾中去解决矛盾,因为是由于执著心导致的矛盾,矛盾的发生暴露了我们的执著心,千万不要陷在矛盾里纠缠不清,因果倒置。要向内找,修去执著才能化解矛盾。我身边有一个同修谈自己的体会说,修炼其实很容易,把住一门修,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不断的去执著心就行;可是,修炼又太不容易,在这条路上,有各种诱惑和干扰,象枝枝杈杈一样让你走入岔道。所以就要学法,学法,还是学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