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次遭迫害的原因有哪些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一些同修遭多次迫害,很令人痛心。前几天,在明慧网上“大陆综合”里,同一天,我看到有三个我在劳教所认识的同修,在不同的时间受到邪恶不同形式的劫持。对此,我有一点认识,和同修切磋,如有错误和不足,请指正。

第一个问题是没有真正静下心来学法。无论什么原因,作为一个修炼者遭到邪恶的绑架,都是有自己的不足造成的,有些还是相当严重的。师父没有给弟子安排遭受迫害的修炼道路。即使是正念闯出魔窟的,也只说明在跌倒后,按师父的要求去做了,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修炼人了。走出魔窟的同修,更应该静下心来学法。但是,这些同修学法,又往往静不下心来。在魔窟中长期接触不到法,学法的愿望也很强,但是一学,思想中不好的物质就会起到严重的障碍作用。而这不好的物质有的是自身本来就有的,有的则是在魔窟中日积月累不知不觉形成的。确实有一些同修走出魔窟后,很快就走入了正法的洪流之中,在网上也经常见到这方面同修的交流文章。可是,相当多的一部份,却不是这样。本来就因为法学的不好出了问题,出来后想一下子投入到学法中去,说一点阻力没有也是不现实的。这需要同修一定要集中念头去学,一定是自己在学。只要主意识强,就一定能突破的。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这些同修真的是信师信法不够。这在学法的问题上也能充份的表现出来。真的从心里相信师尊了吗?相信师尊说的句句都是真机了吗?把自己溶入大法中了吗?我自己就是个例子。我曾常常苦恼自己不是真的发自内心的相信师尊。我怎么才能无条件的信师信法呢?很多时候,我的主意识清楚的知道一定要无条件的信师信法,在信师信法上决不能打一点折扣。可是就是这样,不好的物质还是经常在头脑中出现。我知道,它不是我。在我经常否定自己不能信师信法的因素的时候,我才逐渐的发现,我最大的问题就是不信师信法。这些顽固的人心只要没有去净,就是自己不能完全信师信法的障碍。它是一层厚厚的物质,包围着自己。在学法和证实法中我真的感受到了:相信师父多少,师父就能给我们多少;真的是完全相信了,也就是完全同化法了。没有其它办法,就是学法,就是背法。一出现这不好的思想,要及时的否定,我就是要相信师尊,头脑中任何干扰自己不信师尊的念头,哪怕是一小点,也要及时的清除。学法要学到句句入心,可真是功夫啊。曾被迫害过的同修啊,我们做到了吗?

被多次迫害和有求之心关系也很大。被邪恶迫害过的大法弟子又有谁愿意再次被绑架呢?可是,在魔窟中被邪恶强加的一切又宛如一条条挥之不去的无形的绳索在纠缠着自己。邪恶的旧势力不只是想在魔窟中把大法弟子毁掉,它们就是要把这一切强加给受到迫害的大法弟子身上。魔窟中的一切对于相当一部份同修来说,也被实实在在的压進了大法弟子的记忆中。这是最恶毒的。

在大法弟子走出魔窟后,要想走進正法修炼,就必须彻底的把这一切洗净。可是,谈何容易,那刻骨铭心的迫害,提起都让人不寒而栗,让人不堪回首。我曾在劳教所问过一个曾经受过残酷摧残的同修所受迫害的经历。他满怀痛苦的给我说:“你不要问我这些,我确实不愿回忆所经历的这一切,每一次提起,都痛彻心肺。太痛苦了,你一提,我都心颤。”同修痛苦的伤疤,我不忍提,不想使他再受到这记忆的折磨。可是,修炼啊,是不同于常人中的任何事的。人可以把这一切埋在心里,但是修炼的人哪,这一切是要洗净的啊。残留在心底里的痛苦,不是也要去干净的吗?在以后的工作、生活或者证实法中,这些东西不经意间就在人的大脑里闪现出来,是一种很强的干扰因素。怎么办?

当这种念头出来的时候,要及时的、坚定的清除它。对此否定不彻底的同修,在以后的正法修炼道路上,这种在魔窟中受到的摧残而在心底留下的烙印就如影随形般的不时的在同修头脑中显现。常人有句话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作为修炼的人,这一切不能彻底的否定,时常在心中有一种隐隐的怕,一种不易觉察的担心、恐惧心。一产生怕的思想,如果不能及时的清理,就是对旧势力的默认,说严重一点就是在求了。

对于一些正念闯出魔窟的同修,或一些反迫害表现突出的同修,走出魔窟后,魔窟的残酷也不同成度的在他思想深处存留着,虽然微弱,但还有。这些同修出来后,很容易受到同修的赞扬,要是把握不好,在给同修谈论闯关时的壮举时,显示心和欢喜心都容易出来,不自觉的就证实起自我来。其实在向同修津津乐道和邪恶的较量时,已经在承认邪恶了。如果把握不好,就又是一种对邪恶的变相承认。我自己是这种情况,在劳教所也遇到过好几个这样的同修。当然,正念强、心态稳、理智清的同修也有很多,讲魔窟中的经历是为了证实法和揭露邪恶,不属于这种情况。

真心希望曾被迫害过的同修静下心来,认真查找自身的不足,全面归正,在正法的最后关头迎头赶上,不负师尊和众生的期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