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同修的修炼日记两则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以下为一名北京大法老年同修以日记形式记录自己的修炼经历,节选其中两则。

车爆胎之后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五日,这是我永远难以忘怀的日子。

那天,我开车到五棵松去办事,就在西四环上由北往南过了定慧寺,我先是看见一个筐样的东西在我的车前面飞快的横滚过公路,好吓人呢!惊的我只差没离座而起。就听得右副座下面“砰!”的一声巨响,我初被吓一跳:是我的轮胎爆胎了!可是一百迈的车依然平稳的开着。真的是爆胎了吗?我仔细的感觉了一下,很平稳,没有任何迹象。真要是爆胎,轻则跑偏,重则…少说你的车把也拿不稳了。可是不对呀!那么大的声音就象是爆胎,我就又感觉了一下,还是很平稳。这次我确定了下来:不是我车的轮胎爆胎了。这样一想心也就踏实了。以至到了五棵松,把车停在停车场都没有说再去看看到底情况如何,匆匆办完事,又是一百迈的速度开回来。直到第二天我再上路时才想起这件事,下车一看,哇!车轮扁扁的趴在地上。

真是爆胎了呀!修车时里面是一把捧不了的沙子样的东西,轮胎都被碾碎了。

感谢师父!师父救了我的命!

发正念与现世现报

二零零五年,有人到单位向“六一零”举报我,说我炼法轮功,就是想让他们抓我。可是当时我并不知道告我的是谁,我马上就开始发正念:“清除邪恶!让告发我的恶人现世现报”。

第二天我去我的亲弟弟家的时候,弟妹说头疼。我要给她买点止疼药,她说家里有。以后持续一个星期,越来越疼,疼的她躺在床上起不来,她说“受不了,头都要裂了。”但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是我的亲弟弟和弟妹举报了我。我还在继续发着正念。

在这段时间中,经过多方面的分析,我确定告我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亲弟弟和弟妹他们俩。因为当时我们为了照顾半身不遂的母亲,我们两家同时搬到了一个远离故地的地方。那里是平房,自家一个小院,挺好。那里的人对我们都不熟悉,而原来的人与我们接触的又很少。我有电脑、打印机这事别说此地人,就是以前也是只有几个人知道。此外,只有我的家人才知道。

我每天都要给师父上香,给母亲读书,给家里人和来家的人洪法,所以他们对我的情况一清二楚。很明显,反映到上面的情况很多与他们都可以对号入座。而我这样全心全意的照顾母亲,因为她不仅是我母亲,而且也是大法弟子,我必须帮助她,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可是我弟弟他们就理解歪了。他们还以为我要与他争夺财产呢,以至我都书面写明了“放弃父母房屋继承权”的字据,他都不相信。还真是师父说的“为利者六亲不识”(《洪吟》)啊!

那段时间他们对我始终没好气,大眼斜小眼瞪。我还真没往别处想:就只当是给我的修炼机会吧。不过时间久了也真是难耐,我要把母亲接到我那去住,他是一百个不答应,怕我有理由跟他打官司。

后来我知道、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这些都是邪恶因素闹的,否则,事情绝不会是这种情况。弟弟也挺可怜的,自己都不是自己了,让别的东西控制着成这个样子。有一次,因为什么事我还给了他一个“灿烂的微笑”,以至他都有些惊愕。

我要求自己发正念时,心一定要正,只说事不说人,老天会给我个正确的回答的。

一个星期后,弟妹就住院了,说是血压高一百八十。我明白这正是对她的报应,但也并无其它过多的想法,心里很平静,还带了东西去看她。

在弟妹住院第二个星期,突然说要做胆囊切除手术,说过去就有胆结石,不如趁现在住院做了,以后就省事了。我还挺着急:“别!别!人身上的器官都是有用的,摘了就没了。现在这胆切除手术不是办法,这事以后再想其它办法。”然而没人听我的,终于眼睁睁的摘掉了。

其实,当我听到弟妹要做胆囊摘除手术以后,心中一下子就恍然大明白了,后悔不迭。然而,也正是因为她的胆子太大了,才把胆摘了的呀!她告的可是大法弟子啊!如今她真的没这个胆了……

当然,弟妹告也是白告,上面也下来人了,后来不了了之了。哪能听她的呀?!别看她有背后的邪恶因素指使,最后不还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作自受吗?

是呀,我悟到:谁说了也不算,只有师父说了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