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师恩 加倍努力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

  • 珍贵的回忆

  • 坚定正念 破除旧势力的邪恶安排

  • 不忘师恩 加倍努力

  • “是大法师父给的福份”

  • 拖拉机从身上碾过去 小孙子安然无恙

  • 珍贵的回忆

    文/贵州大法弟子

    一九九三年春天师父第一次来贵阳传功讲法,我有幸见到了师父。当时我正在住院,病情很严重,三、四天都不清醒,后来清醒过来时,原单位的同事来看我,说医院看不好的病,气功大师能看好。说来真是怪,我听了这话后坐了起来。

    第二天我来到贵阳听了师父的讲法。慈悲的师父又给大家清理身体,师父问大家:“好了没有?”我们大家异口同声回答说:“好了!”这时我自己用手按了一下自己的胆部位,不痛了,真神奇,怎么听了一场报告病就好了呢?以前经常住院,一住就是十天、半个月的,我真是有说不出的兴奋。

    我患有结石性的胆囊炎都二十多年了,在病痛时还尿血,还有风湿性的关节炎,肩周炎等满身是病;就听了师父一场讲法,我的病全都好了,从此人精神起来了,工作也不觉的累了,上班后同事和领导见到我都感到惊讶!满面红光哪象病人呀,大家都问我怎么好的这么快?前几天去看你时还不省人事,今天上班来了,都不理解。我告诉他们说:“我听李洪志大师的一场讲法报告会,病就全好了。”大家都觉的神奇。


    坚定正念 破除旧势力的邪恶安排

    我想把两年多前发生的一件事情告诉大家,希望能够对一些同修有所帮助。

    2004年的11月26日,我来例假流血不止。刚开始我以为几天就会过去的,可是一天比一天严重,但心里也没有害怕。可是血流的太多,28天的流血几乎白天晚上没有停过,我变的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了,但我觉的身体一身轻。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周围的同修也都帮我发正念清除这些邪恶的干扰。

    直到第28天完全恢复正常,我闯了过来。记得在第28天的晚上,我在家里给孩子做饭,就看见有一个很高大的“人”跟在我的身后,当时我的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但并不害怕。我就听到这个生命狠狠的对我说:我就是要你死。我并没有怕它,对它说:你说的不算,该死的是你。瞬间它就不见了。

    这时我明白了,这是邪恶在干扰我,在干坏事,想用这种方式夺走我的生命,达到它们的目地。师父在《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说,“我刚才讲了,哪怕在历史上签过什么约,你今天正念很足,不承认它,你就不要那个,你就能够否定它。”

    想起了师父的讲法,我心里想,不管我是哪一种情况,或者旧势力对我進行了怎样的安排,到今天我绝对不再承认;因为我现在有师父,有这部大法,我就要按照正法时期的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圆容好大法,堂堂正正的做一名正法弟子。


    不忘师恩 加倍努力

    我是抚顺农村的一名大法学员,一九九七年得法。我曾在邪恶中共的高压下放弃修炼二年,但从未怀疑过师尊和大法。后来,在一位同修的帮助下,我看到了师父新经文和《明慧周刊》;我知道慈悲伟大的师父不愿丢下一个大法弟子,又给了我一次机会。今天,我想把自己遇到的神奇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一天晚上,我去同修家学功,回来时天特别黑,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一不小心,我掉進了路边壕沟里,沟边是柴禾垛,差点撞到柴禾垛上。就在我左摸右摸,摸不着路的时候,突然间像闪电一样的亮光照亮了我回家的路,于是我顺利的回到家。我知道是师父时刻都在弟子身边看护着,弟子内心充满了感恩。

    我知道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所以平时家中的琐事,我都把它当成提高的机会,所以现在家里环境也好多了。我多么希望那些尚未走出来的同修能赶快走出来,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为了使众生都能得救,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同修们,精進吧。


    “是大法师父给的福份”

    同事来我家讲了这样一件事:她在去年买了一套装修好了的两室一厅二手房,因为不喜欢老式暖气片,就在停止供暖时,请人来安装新式暖气片,接水管走地板下面。

    在切割地板时,刚好是水管尺寸,掀起地板块,把装修人员吓了一身冷汗,差5毫米就切着水管了,那要切上去,家里还不发大水了。又切另一块地板时,装修人员又惊叫起来:“这家大姐可真有福啊,再多切一点点,就把地板下的电线切断了,那就麻烦事了。”

    同事高兴的说:“这是我每天念‘法轮大法好’,相信大法弟子讲的真相,是大法师父给的福份啊!”

    确实是这样,一个常人只要相信了大法,师父都在保护你。


    拖拉机从身上碾过去 小孙子安然无恙

    我大姐(同修)的孙子今年两岁多,有一件事我必须写出来与大家共同分享。

    2006年深秋孩子的父亲(我外甥)开着农用拖拉机(潍坊生产的四轮)到油棉厂去卖棉花,载重1000多斤。外甥媳抱着孩子坐在丈夫的一侧,这种拖拉机无驾驶棚,只坐在车轮的上护罩上。农村的道路不好走,经过一泥坑时,由于车速较快颠簸厉害,刹车不及时,就把外甥媳与孩子一块甩下,外甥媳甩的较远,而孩子正好摔在车下,一刹那拖拉机就从孩子身上轧了过去(竖着轧的)。惊慌失措的父母赶紧停下车抱起奄奄一息的孩子开车奔医院,到医院急诊科一检查,无大碍。接下来透视、做B超、做心电图一切正常,只是孩子受到了惊吓和一些皮外伤。回家后一说,全村人都为之庆幸,也感到不可思议,这时我大姐马上想到这是师父救了孩子的命。通过这件奇事的发生更加坚定了我大姐修好大法的意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