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一切机会救度更多世人与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是一名九八年喜得大法的老年弟子。种种原因,时间不长就离开了集体,一人独处。几年来讲真相一直处于单枪匹马、独立作战的状态。直到一年多前才与同修取得联系。

我常常是将有限的资料反复复制或写成小字报张贴或散发。直到零一年学习了师父在《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中讲的“在讲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像。”的法理后,感触很大。从此,再不象以前那样等靠了。一改往日的想法,只要不下雨雪,天天都走出去,全凭自己这张嘴去讲。因我能懂多种方言,又有多种不同性质的工作经历,又走过不少地方甚至国外,就针对不同工作性质、不同方言、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人用不同话题切入,效果比较好。这期间既有过对明白真相后一个生命得救时的喜悦,也有被不信真相的人骂的很沮丧。不过喜悦也好,沮丧也罢,都不是修炼人应有的,都是应该尽快修去的。

当我学习了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中讲到:“你们最主要的、也是现在最大的事情就是救人。如果没有这件事情啊,我跟大家说,你们的修炼早就结束了。”同时师父还讲:“目前大家就是怎么样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我对这段法理的理解是:我们必须突破自身所处的现状,包括满足感与畏难思想,冲破自身与来自各种旧观念的束缚与阻力,抓住一切有利的机会去救更多的人。我最近抓住了两次过去没想到的机会,效果比较好,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次是参加亲家的寿庆。我认为是一次讲真相劝三退的好机会。事先就着手准备了较多的资料。此举遭到女儿、老伴(都是暂未修炼的常人)的极力反对,说什么这种场合做这种事会引起人家的反感,说我不是诚心诚意去给人家庆寿的,而是去讲法轮功真相的,又不知道来的是些什么人,万一……

我认为这是邪恶利用常人的嘴在干扰,我全然没有为此而动。我知道我是去救人,是做宇宙中最神圣、最正的事。同时我也坚信有师在、有大法威力在,一定能成。

头天晚上赶到亲戚家,对先到的客人讲真相、劝退、发护身符与真相资料,特别对农村来的客人有意多给他们一些资料,并要求他们看完后要传给左右邻居与亲朋好友。在進入寿宴大厅前先发正念,清除大厅内外一切邪恶、乱法烂鬼、黑手、共产邪灵的任何干扰破坏,并请师父加持。我進入大厅后,首先将一包资料送到我认识的烟草局长的手里,接着不管认识与不认识、一边讲、一边发,我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总之在这次机会中发出《九评》五本,光盘十二张,护身符二十三张,带去的一袋资料全部发完。

另一次是我自家也有人要做寿。当然要抓住这难得的机会。首先根据来的人数与真相小册子的规格,自制了如数的红包,每个红包内装有真相资料、护身符、回赠礼金(二十元),再根据不同对象装入不同内容的资料。如党、团、队员的就装三退方面的。并将所有红包都编成号,以免到时发错,边往红包里装资料边发正念,一定要救度有缘人。我这一举动遭到全家人一致反对。理由是:人家会说邀请他们的动机不纯,怕受连累,今后不好做人,不好开展工作。同时认为这种自制红包太丢人,没有气派等。经多次协商均未达成共识。最后只同意在亲戚这部份人中发这种红包。至于外来的那些老朋友、老同事、老同学、老上级、特别是商界的朋友一律不要发,否则,只在亲戚中热闹一下算了。其他人一律通知不要来了。

我深知这又是邪恶在利用人干扰破坏。绝不能被邪恶牵着思想走,绝不能放弃这次救人的机会。因为亲戚中大部份已经讲过真相了,重点应放在后部份。我理直气壮的说,如果这样,这个寿就不要做了。我在头天晚上先后发了两次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头脑中的邪恶观念,另外空间共产邪灵对他们的操控、干扰,请师父加持。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钟,女儿走到我跟前,当着部份客人的面说:“今天是喜庆的日子,大家都高兴,为了不扫大家的兴,你今天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我立即意识到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加持所促成的。就在洋溢着一片欢庆的寿宴大厅内,我将所有的红包按编号发到客人手中。还重点的有针对性的讲了真相与三退。这次发出《九评》六本、护身符四十多张、光盘三张、一百一十多份真相资料。

诚然,这种机会不带有普遍性,但只要我们有信师信法的坚定正念。并时刻想到自己肩负的历史使命,就会冲破自身和外在的各种阻力,就会去创造机会、发现机会、利用机会、把握机会去救度更多的众生。

在这正法進程到了最后最后的时刻,在这稍纵即逝的有限的时间里,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要真正把救人的事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改变过去那种按部就班、四平八稳的状态,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救度更多的人,使这场持续了八年多的邪恶迫害尽早结束,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因层次有限,有不在法理上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