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化大法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八日】得法至今将近五年,我越发明白自己所做的一切只是本份,只是做自己份内的事。我理解自己是为了同化大法而来到人间,带着救度众生的重责大任而来到人间。兹将自己五年来的修炼心得与同修切磋,由于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不争常人的理

不久前,我才清楚认识到原来自己当初走進大法修炼是为了当一个常人中的好人,难怪我讲真相、发资料,即使对方不接受,我也是从内心高兴,而不是为了他不能得救而难过。我只是想证实自己存在的意义。看看,我在做好事,我是一个好人!

这种想法有其根源:修炼前,我长期处于痛苦之中,内心深处知道这一切痛苦来源于自私,我怀疑自己存在的价值,认为自己是一个坏人。这种坏人的感觉让我迫切想改变自己,但因各种主客观因素一直无法改变。 得法后,我有一阵子常常对着师父的法像,跟师父说:“我要成为一个好生命”。什么是好生命?当时的我以为做好事就是一个好生命,忘记了《转法轮》书上说的:“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 。

我长期高高兴兴的做好事,积极参加各项大法活动,过程中的吃苦也都是高高兴兴的承受。我曾经以为自己修的好,心性高,后来才认识到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 原来做好事而不放下常人心,只能是一个常人中的好人,称不上是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是啊!我常常在争常人的理,跟常人争理,也跟同修争理。

还记的有一回在纽约卖票,我跟几位同修住在一起,我睡门边地上怕冷空气進来,有位同修睡暖气边的床上怕热怕闷,她希望门打开一点,我希望门关小一点,后来折衷,门开的比她希望的小,比我希望的大。有一天我突然想到,我在干什么呢,我是在争常人的理呀!师父要我们凡事先想到对方,我有吗?我为什么不能成全她呢?我自己多穿件衣服或者挪动一下位置,顶多戴个帽子睡不就得了吗?心放下,后来这方面的问题也微妙的消失了。

这件事情带给我很大的启发,我注意到很多矛盾都来自于争常人的理。矛盾发生,当我有谁对谁错的想法时,我就已经在争常人的理了。争常人的理就是常人,能说是个修炼人吗?修炼人应该认识到矛盾的出现不是偶然的,是让我们提高的。修炼是要修去自我的,而争理的过程却是一个强调自我、证实自己的体现。

二、互相配合,形成一个真正的整体

有一次在旧金山讲真相,我与一位同修认识不同,她喜欢在车厢内对着全部的乘客讲真相,而我认为她的做法不适合当时情况,同时也会妨碍一些乘客的权益,所以主张跟身边的乘客讲真相就行。她曾经有几次在讲真相时被一些乘客制止,这更加让我认为自己的认识是对的。我曾经多次跟她交流这个问题,但是效果好象不大。她也说,只有她一个人,身边没有同修,讲真相的效果反而好,有其他同修在,效果反而不好。两年来,每当我想起这件事就会觉的很惭愧,我坚持自己的认识,并将认识强加给同修。在与她交流的时候,我并没有善意理解她,本着真心为她好、为大法负责的态度做交流,我只是执意的想改变她,所以交流的结果当然不理想。在她讲真相时,我并没有正念加持她,她讲真相被制止不是我这颗心造成的吗?

每个人的认识不同,证实法的方式也可能不同,修炼人没有榜样。我目前理解,只要不是破坏大法,每个同修都可以按照他自己的认识去证实大法,而不管同修怎么做,我都应该正念支持他,不足之处默默圆容补足,不能有任何负面的想法。

我想起自己以前在证实法中的超常表现,我的英文说的并不好,但是相较于其他同修能认识几个单字,所以在酷刑展中较常担任开口讲真相的工作。我发现自己的英文总是说的超常的流利,而其他同修也都有很好的表现。师父说过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当大法弟子能善意理解不同的意见,每个人都带着救度众生的愿望,互相配合,不足之处默默圆容,那么每个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场将能连成一片,能量在相互加持,整体能量自然强大无比、无脉无穴、无懈可击。

三、不是执著于某个项目,圆容整体

几年来我经常去香港讲真相,回到台湾却很少到景点讲真相,主要原因是觉的自己迫切希望跟中国人讲真相,而我所在地的台湾景点,中国大陆游客很少。有一天我决定去景点,衣服穿好了,东西都准备好了,可是临出门前那种“去了没什么用”的感觉又强烈的翻了出来,所以后来我又回到电话机旁打起了电话。可是那天打电话效果奇差,很多常人还说了一些很莫名其妙的话。

我知道自己做错了。虽然中国人受毒害较深,更需要明白真相,但是台湾人或其它国家的游客就不需要明白真相吗?我应该正视这个问题,而不是执著于某个项目。

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中说:“我经常讲一句话,我说最后结果怎么样我没看重,在正法中完成那都是必然的。正法中无论怎么惊险,结果是必然的,所以我对这个不太注重,因为它是必然成的。我最珍惜的是过程。生命的一切过程才是这个生命的整体。”

我理解正法都是必成的,如果不是为了大法弟子的修炼与众生的救度,迫害早就结束了。所以每个弟子都不应该执着于自己的办法比较好,不应该执着于一定要做哪个项目,事情的成败不是看表面上做的多大、做了多少。就算那个项目救人效率比较高,如果自己的心性不到位,也是救不到人。而且就算做的再好,一个人能起多大作用呢?互相配合圆容,整体上都能起作用才是做的好。

四、以言行证实大法

师父要我们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会形式修炼,在哪里都应该让常人认为我们就是一个好人。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说:“既然大法弟子修炼就是这样一种形式,这个形式能够造就大法弟子,这个形式能够成就将来的巨大果位,离开这个形式,或者是不符合这个形式,对你的修炼都会造成障碍,其实那都是执着造成的。”

修炼至今都快五年了,我才真正认识到自己以前所做的一些看似正念很强的做法恰恰是正念不足的体现,欢喜心、显示心使我在不知不觉中走入了极端,看似证实大法,其实是在证实自己。在香港讲真相期间曾碰到一些管理人员、警察等相关人员的干涉,自己往往把它看成是干扰,就是发正念清除,认为自己即使有漏,邪恶也不能以此为借口阻碍众生得救,却很少思考自己是否太不顾及常人的感觉,太自以为是。

有次在香港,一个常人不让我在他的店门口附近讲真相,还说我们在搞政治,当时我的心被带动了,演变到后来他动手要推我走,我的心更是被带动的很厉害,最后他气的还阻止别人听真相。我一下子清醒了,看到众生因为我修的不好而不得听闻真相,内心懊悔的不得了。不配合邪恶,是对的,但是我对表面的人有做到平和与慈善吗?我有把他当作众生,给他讲真相,救度他吗?我没有。在当时,我只是执着于自己的认识,与对方争对错。就是因为我有这颗争斗心被钻了空子,表面上我站的地方没有问题却出现了问题。另外我想到,自己认为某些做法不会妨碍到常人,常人也是这样认为吗?“妨碍别人”如何界定?有没有可能我认为没有,常人却觉的有呢?

在经历那次不愉快的经验之后在另一个景点,我记取教训,修去争斗心,不坚持自己的看法,先按照管理人员的意思做,善意理解他,尊重他。结果真的很好,他对我很和善,不再限制我的行动,整个场慈悲祥和,在场的众生都明白了真相。

我理解问题发生,我们或许可以找到表面的原因,但通常那不是真正的原因,所以就表面原因来解决问题是解决不了的,退后一步,从自己的心性上着手才是正途。

网上聊天也是一样,一股脑的说道理,常人想聊一些生活上的私事我就不耐烦,所以往往讲不到几句,常人就跑了。现在我渐渐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尽量顺着常人的执着讲。他想聊生活,我就陪他聊,我发现在聊的过程中,我能导正常人很多变异的观念,他们都很感谢我,认为我是一个好人,把我当成一个知心、可信任的朋友,很多人会主动说自己要退,也会介绍别人来退。

曾经有位同修告诉我,说她做梦,梦见师父来找她,师父在梦中是蹲着跟她说话。另一位同修也曾梦见师父弯着身体到很深的地方去捡很脏的东西。这两个梦境都让我很感动,我立刻看到自己的不足。我常常说大道理,给人的感觉是在说教,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我理解师父要我们放下身段、要谦虚、要顾及常人的感受,做一个常人心目中的好人,比好人还要更好的人,让常人喜欢我们、敬佩我们,这样才能证实好大法,才能救度更多的人。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