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说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本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然而,在大法蒙难之时,我却没能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真是愧对师尊,愧对大法。一年前我才算走出来证实法。这一年对我来说意义确实很大。

就在这一年,我的内心深处生出从未有过的恐惧。看《明慧周刊》的时候,总是把同修遭受的迫害想到自己身上,如同修被打了耳光,我就觉的我被打了;说到谁的阴道被电,被拿牙刷捅,我就不寒而栗―――越想越怕。于是整日陷入恐惧之中不能自拔。楼道里一有走路声,我就想是不是来抓我的。外面有人喊一声我立即浑身哆嗦。于是在家里,看不進去书,整天想的就是如何把大法书藏到安全的地方。完全不能把自己当成是炼功人。终于在师父的法理中,在姐姐的帮助和鼓励下,渐渐的从这种恐惧中走了出来。也开始了自己证实大法之路,并建立了个人资料点。现在想来那种恐惧完全是自己想出来的。全是这颗心在做怪。也就是说当时的想法完全符合了旧势力,所以它给你越演越烈。如不及时找回自己,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好险!

现在的怕恐惧是淡了,但怕还是有。这体现在发真相资料时,或花真相纸币上。做这些时心总不免要咚咚跳几下。有时走在街上,心想,要是发资料时和现在一样自如该多好。我当然知道,怕心是在学法中,在救度众生中,在自己不断加强的正念正信中渐渐去掉的。所以,以后我一定多学法,早日完全从怕中解脱出来,更好的做好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