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不要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三日】从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至今,已经走过八个年头了。到了今天,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还是不断从各地传来有同修被迫害的消息,我对此感到无比痛心。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师父在《转法轮》〈炼功招魔〉一节中这样讲:“但是我们确实看到有魔在干扰,不让你炼功,这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不是无缘无故的,无缘无故的也不允许它这样。”我们要从根本上破除邪恶的干扰,必须先从法理上明白。我发现邪恶的迫害往往是针对同修迷糊、法理不清的地方下手。

许许多多的现象,可以说明这一点:如邪恶迫害同修时,将同修铐起来,不叫上厕所,把师父的法像放在同修身体下面,邪恶的说什么“你要拉要尿,就拉在你师父的法像上吧!”还有的同修不肯转化,邪恶将师父的法像偷偷塞進同修的鞋垫下,甚至塞進同修内裤里。有的同修因不忍见师父法像被如此糟蹋,在那么多酷刑面前都不曾屈服,这时却哭着“转化”了。

大家想没想过,这些事情为什么会发生?邪恶是针对我们的什么心来的?

修炼这条路上没有任何怕的,只要是漏,就得正视,只有正视才能去掉。我的同修啊,对家人的情可以放下,对师父的人情就不可以放下吗?师父不要我们用人情对待师父。我们对师父坚定的正信,是佛性的体现,而非人的情啊!

还有同修被剥光衣服,饱受羞辱,是不是人的羞耻心、羞愧心在起作用呢?师父说“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放弃此心又会如何?生死都置之度外了,正气就会上来,邪恶就会胆寒!

我在这里要说的是:为什么在外面的时候认识不到此心而去掉它,而非要進了邪恶黑窝被其迫害呢?说到底,无非是个“怕”字。在外面比较安逸的时候,许多心即使暴露出来,也认为是人的“正常观念”,思想深处以为是对的东西,不敢破除它。要知道人的观念再“正常”,也是人的观念,而我们是要走出人的,不管是何种观念都应该用法衡量衡量,符不符合法,是不是执著和观念?

如果是执著或观念就该破除,没有框框的。如果自己不敢破除,不敢正视,不只自己提高不了,而且还可能被邪恶钻空子,给大法造成损失。师父在《和时间的对话》中明确指出:“他们总是和人比,和他们自己的过去比,而却不能跟法的各个层次的要求来衡量自己。”同修啊,要知道谁都不是标准,法才是唯一标准。其实,这种“怕”是体现在方方面面的。

比如有同修讲自己被邪恶绑架后,如何找自己的漏,正念闯出魔窟。可是有的同修在相同情形下也找自己,却为什么出不来呢?是不是有为了执著出去,怕被迫害而去找自己执著的心呢?我们是给邪恶修的吗?是为了迫害而修的吗?

师父谈到迫害初期有的学员的表现时说:“在迫害很严重的时候啊,特别是二零零零年,中国大陆的学员在揭露邪恶对师父的造谣宣传时,有个学员讲的一段话给我的印象很深,而且也是必须纠正的认识。大魔头与中共对学员造谣说你们的老师怎么怎么有钱、在北京与长春住什么什么样的豪宅、生活怎么奢侈。那时在中国传法时我的生活是很简单的。中国大陆的一个学员讲,说我们师父是最好的,不会那样,如果我们师父要那样的话那我可不干。我当时心里很不好受,我更加体谅过去下世度人的神当年的苦。修炼是修自己,为什么要看别人呢?”

其实,不管邪恶如何折腾,我们就坚定自己的心,知道自己是为众生、为法而来,岿然不动。不管你邪恶怎么猖狂,我就坚定我要走的路,我就不把你邪恶放在眼里,我看你还能如何?

师父说过“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如果大法弟子都能清醒理智,在大难面前岿然不动,看邪恶还能掀起什么风浪来呢?要知道即使是旧的生命也是法所造就的,同样被法所制约,它们是想“无法无天”,可是它们却在法的制约下,法是对一切生命都有要求,而非只对大法弟子有要求。它们能来要求我们,它们要不符合法,我们也一样可以清理它们。

其实邪恶所干的一切,早已为大法所否定,大法的慈悲与威严同在,它们也同样得接受惩罚。所以,同修啊,我们还有什么可怕的呢?大法造就了无量众生,包括与旧势力同等层次和高于它层次的无量众生,旧势力在大法面前是不值一提的,如果不是师父和大法慈悲于它们,多次给其改过的机会,它可能早就被灭尽了。

现在回头再看看这一切,一切只不过是过程中的展现,迫害初期大法弟子多次到政府部门上访、写真相信、打条幅也是大法慈悲于那些旧的生命的一种形式啊。随着那些败坏的生命的不可饶恕的犯罪,已被定下了被淘汰的下场。大法弟子走的路无论看上去多么艰险,但是“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实际上这条路也就是上天的路。

同修啊,不要怕,不管世间表现如何,我们一定不要被这种假相迷惑,我们要跳出来,看其实质,它想以此来吓住大法弟子是绝对不可能的!

现阶段所悟,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