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年得法真修一颗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十日】我是一名退休老师,今年73岁。1997年6月,我有幸与大法结缘,敬读《转法轮》这部法轮佛法,我心情激动,我懂得了高层道理,我记住了师父所说的:“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为了早日功成圆满,我努力去执著心,加速同化真善忍。

修炼的第七天,我在清除不好书籍的同时,发现了一些陈帐,是我过去开小商店时人家欠我的账目。经清点,有四十多张欠据,近千元钱。为了要回这些钱,便开始动脑筋,想办法。结果,想得满脑子都是钱,炼功入不了静。这时我发现要帐里面围绕着钱包含着许多执著心,同时我也悟到这些心正是修炼人应该去的心。于是,我跟老伴(她也炼功)商量,我说:“咱们都是炼功人,修炼就是去除执著心,把这些票据烧了,这帐也不要了。”我老伴也同意,她说:“烧的是欠条,去的是执著心,值得。”自从这些票据焚烧之后,我和老伴的心都平静了。

但是,更大的考验又来了。15年前,我最喜欢的一个儿子因邻里纠纷被一个姓孙的人给钉死。这位姓孙的被判15年徒刑,今年刑满释放。这些年我一直在想着去报杀子之仇,当年之所以没报这个仇,就是因为孩子们太小,我老伴自己撑不起这个家。现在,我年岁已大,拼一次也值得,该报这个仇了。有时为了报仇越想越气,心非常难受,象挖去一块肉一样,这些年一直是这样。修炼法轮佛法之后,我明白了高层次的理,认为我儿子被杀也是有因缘关系的。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再动常人之心,不能再有杀人之念。这颗心放下之后,多年深重的仇怨化解了。家人再提起那位杀子仇人时,我的心态稳定,再没有怨和恨。我女儿说:“爸爸可真变了。”

大的考验过后,小的考验不断。一天,我们正播放师父讲法录像,录放机突然发生故障,需要马上请一位技师修理,要请的这位技师和我有些过节,已断交多年,从不说话。是请他还是不请他呢?这时我悟到这不正是去除我恩怨之心的好机会吗?于是我主动去请那位技师,当说明来意之后,人家欣然而往。可就在这时有人前来告知,录放机故障已排除。我马上明白了,师父在去我这颗心呢!考验是多方面的。

我家东邻也是自盖的小二楼,房顶比我家高一点,有一条排水管自房顶下来后对着我家东围墙,下雨时水往我家院内淌,我就想了一个办法,把水引到他家院内。当时觉得心里很平衡,修炼大法之后心理就觉得不平衡了。用大法衡量这不是争斗之心吗?为了去除这颗心,我主动拆除了引流装置,使他家雨水仍然往我家院子淌,心里倒觉得挺坦然。

另外,我在修炼中生出慈悲心之后竟发生了一件奇迹。我家有块菜园年年虫子成灾,年年喷洒农药灭虫。今年也和往年一样买了一瓶敌敌畏,用水稀释后发现是假药。面对这瓶假药,,我猛然间想起了我是炼功人,修佛之人应以慈悲为怀,怎么能杀生呢?于是我和老伴商量,今年菜园不喷洒农药了,老伴也赞同。结果今年的菜园没闹虫灾,长势喜人,还获得了大丰收,比邻居家喷洒农药的菜园长得还好。

我们老俩口修炼法轮大法之后,尽管时间不长,所有的老毛病、疑难病全好了,身心健康。现在我们一个心眼地修炼法轮佛法。

[此文为1999年迫害发生前的修炼体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