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年七二零前的修炼故事(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七日】

童语

一小童四岁,其家四世同堂,全家学大法,家中有师尊的法像、法轮图形挂在墙上敬仰,家人常常诵法。一日,小童指其父曰:“小爸爸。”指其母曰:“小妈妈。”其父母以为戏言,守心无对。小童忽又指其奶曰:“小奶奶。”指其太奶曰:“小老太太。”其奶六十,其太奶九十有三,家人皆惊。

其父想:小小顽童,口出大话,少教。刚欲教训,其奶耐心问小童:“为何这样说?”

小童指师尊法像,伸开两臂、张开双手比划着老大老大的意思,曰:“师父,大佛。”又指法轮图曰:“法轮,大法轮。”用手比着如黄豆般小缝曰:“小爸爸、小妈妈、小奶奶、小老太太。”

家人大悟,小童非戏言。返悟自心,常人之念出,尚有漏,须移。

去的就是你这个心

老张在一次分站辅导员学习时讲了这样一件事:一天,她外出办事,走在路上一个不小心摔了一跤。在她摔下去的瞬间脑子里闪出一念:“哎呀,摔破皮肉不要紧,可别摔碎我那值钱的毛料裤子啊!”

摔过以后当她起身查看时,皮肉哪里也没破也没坏,唯独她为之心疼的毛料裤子却碎了一条大口子,再不能穿了。听的人都会心的笑了,异口同声的说:“去的就是你这个心。”

大火烧了低灵书

有一家老俩口,以前喜欢练气功,家里有很多五花八门的气功书。后来他们改学法轮大法,没几天功夫,家里着了一场火。

正月十五日晚,家家户户忙着过灯节,霹哩叭啦的鞭炮声震的人耳朵根子发颤。老俩口不理会外边的光景,也想不到烟花已将院里的杂物燃着了。当他们发现火情时,大火已窜到二楼窗台,老俩口心里并不惊慌。待火被扑灭时,忽的想起家里还有易燃品,不免有些后怕。走过去一看,装有半桶香蕉水和半桶油漆的筐子已烧了一半了,却没燃烧起来,家里的物品安然无恙。唯独那些乱七八糟的气功书化为灰烬。

事后,这家老太太还做了个死而复生的梦,全身的癌细胞都被高能量物质换掉了。

明明的一段奇缘

六岁的明明自九四年秋跟随爷爷、奶奶修炼法轮佛法至今已有两年多了。

在炼功点上,明明看到一些人小腹内有五颜六色的法轮在旋转,可是有的人肚里却没有法轮。他还告诉爷爷、奶奶他们炼功时有白白的、亮亮的、宽宽的东西在体外走。

九七年四月二十二日这天下午大约四、五点钟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明明跟着奶奶买菜回来,当上楼梯时,冷不防脚下一绊,摔了个大跟头,下巴啃在水泥台阶上,由于奶奶当时被情所动,心里闪出一念:“哎呀!磕死俺孩儿啦!”转念又想:不对,俺是炼功人,不要紧的。可是晚了,孩子的下巴磕破、腮帮被牙咬破,舌头也被咬碎了,鲜血直流。回到家里在水龙管处用自来水好一顿洗。血流的轻了些,就送他去了儿童医院,大夫说:“我们这里设备不行,处理不了这么重的创伤,快去二院吧”。

到了二院医生给做了缝合手术,把舌头缝了四针,并告诉一个星期后去拆线。回到家里已是晚上八、九点钟了,简单的吃了点饭孩子便睡下了。明明睡到夜里12点的时候,奶奶发现他翻来覆去的转了好几个身,之后便沉沉的睡去。

早晨,当明明醒来时,奶奶忙问:“明明,嘴还痛不痛了?”“奶奶,我嘴不痛了”。明明回答说。孩子把嘴张开,奶奶愣住了:“哎?昨天缝的线怎么不见了?”医生也说,“这线怎么缝的这么不结实,叫孩子吞肚里了?”“不是呀,奶奶!”明明忙说:“昨晚我做了个梦,是师父把线给我抽走了”。

听了这话奶奶把脸沉下来说:“明明,你是炼功人,要讲真话,可不许胡说啊!”明明一本正经的说:“是真的呀,奶奶,师父穿着黄色的炼功服,就是坐在莲花上的那个样子。”

“师父说什么了?”奶奶问。“师父来了以后朝我笑,叫我把嘴张开,师父一扣一扣的把线解开抽走了。”明明回答。奶奶再看孩子的嘴时,口内干干净净,伤口已经愈合。

当明明的爸爸、妈妈听说孩子磕伤的消息,赶了一天的路来看望时,发现一夜之间那么重的创伤竟愈合了,感到不可思议。等他们听完奶奶的叙述之后,明明的妈妈说:“这事若不是发生在我儿子身上,若不是我亲眼目睹,说什么我也不会相信的。”

从这天起,明明的爸爸、妈妈还有他的姥姥一同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之门。

是师父的神通法力救了我

王老太今年七十有四,修炼法轮大法后容光焕发,一天比一天精神。

这天早晨刚刚五点,王老太就起身向劳动公园炼功点走去。大街上行人很少,车辆也不多。王老太迈着小脚慢慢穿过马路。没料想,走到马路中间时,远处的一辆小轿车刹那间到了跟前,车速太快,躲已经来不及了,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旋风般的将王老太从车头扭到车的右侧,她身体后仰,站不住,一下坐在了地上。小车刹住了,这一、二秒钟之内发生的事,把王老太弄蒙了,眼前什么也看不见,可心里念叨着:“我是个炼功人,有李洪志师父保护,没有事。”忽听耳边有人说话:“大娘,站起来看看,伤着哪里没有。”她慢慢睁开眼,司机是个小伙儿,正在扶她。王老太只觉的腰痛,随口说:“腰不好了。”再低头一看,怎么光着两只脚,鞋哪去了?一双白袜被扯了两个大口子,可皮却一点没破。司机从车底下勾出一只鞋,只是从鞋面到鞋尖全部开了瓢!老人说:“这不是我的鞋。”又一只鞋从车底下勾了出来,也压扁了,但还能看出鞋的模样。老人说:“这是我的鞋。”一只鞋怎么穿?司机去商店买来了一双圆口布鞋,老人反而过意不去,要给司机付鞋钱。围观的人上来了,七嘴八舌的。司机对老人说:“上哪个医院去?”老人说:“回女儿家吧!”“回家?”司机说:“我可不敢,你那女儿、女婿还不把我给吃了!”老人坚持不上医院,说:“你只管送我回女儿家,我那女儿可通情达理了。”无奈,司机开着车,拉着王老太去了新起屯。

女儿是法轮大法炼功点的辅导员,一早炼完功回来,见楼下停一车小轿车,看母亲从车里走出来,感到奇怪,母亲才回哥哥家,怎么又回来了。上楼以后,司机从兜里掏出一叠人民币,内疚的说:“这是我一晚上的收入,留给老人养身子吧!”女儿急忙对司机说:“我是个修炼大法的人,没有事!你放心走吧,以后开车注意些就是了。”司机的心被震颤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走了。

女儿安置母亲坐下,打开母亲随身小包,小包里那老花镜早被压碎了,镜片碎成了细细的粉末。女儿想,如果不修大法,母亲这一难定会造成多处骨折。这时王老太面对着李洪志师父的法像,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她说:“今天是我修炼的第二十六天,没想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我的业大啊,是师父的神通法力救了我。”

儿子回来了,一看妈妈被车撞了,催着要上医院,又嚷着司机的不是,老人婉言解释了半天,儿子才走了。过了两天,老人感觉腰还痛,下不了地,就坐在床上炼功。儿子又回来了,还催着上医院,老人在床上打坐,未予理睬。

一天晚上,老人做了一个梦,两个女的来看望她,给她送来一碗中药汤,煎的,老人没有喝。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腰痛全好了。王老太高高兴兴又去炼功点炼功了。

一跤跌淡了情字

流年似水,劳作几十年的老季已经六十五岁了。老季上了年纪后竟有一种孤独感,喜欢儿女孙孙承欢膝下。自从修炼大法后,方知岁月不饶人,时间不等人,炼功倒也肯吃苦,就是儿女之情放不下。

大女儿工作太忙,一个月没来家团聚了,赶紧打电话问长问短,并定好九月二十四日来家看看。到了这天,老季就沉不住气了,刚参加完集体学法就急速往家奔跑,由于看女儿心切,一会儿就跑的气喘吁吁。当他跑到天府可乐厂东边的单行道时,迎面过来两位老人。他站在不足半米宽的石台上,双手扶在石台外面的大墙上给老人让路。待老人过去后,他两手刚一离墙就“扑”的跌了一跤,摔的可够狠的,左脚蜷在右腿下石台上,怎么也起不来。这时后边又来了一个人,把老季拖了起来。老季发现自己的脚尖已扭向后面,整个脚全错位了。当时不知痛,心中马上想到:“我能行,没有事。”恰逢同修赶来,扶他走了一里多路。

当他心急火燎赶回家后,大女儿却来电话说不回来了,因为临时有任务。老季望着肿起来的脚,仿佛惊醒了许多,嘴里喃喃自语着:“随缘,随缘吧。”心里那浓浓的情字被这一跤跌淡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