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慈悲的认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四日】常看到明慧有同修谈慈悲的话题,今天我也想和同修交流我对慈悲的再认识。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我一直为自己在与同修发生摩擦时不能宽容、慈悲对同修而苦恼,面对常人与我发生矛盾时我可以达到宽容不计较,但一遇到与同修发生矛盾时这个慈悲就不见了,或者根本生不出慈悲心,甚至还发火。在法理上我也知道自己不对,也想做到师尊要求的那样,也一直在克制它、抑制它,但矛盾一来或者冲击了我的后天观念时还是压不住,过后又很后悔,后悔没有把握好师尊安排的提高机会,后悔对师尊的弟子(未来的觉者)这样不善。就在这种状态下我觉得修的很苦很累但又找不到问题的根。这个状态反反复复持续了大概将近一年。

在今年十月八号这天,我突然出现重感冒症状,全身每一个关节,每一个细胞,每一寸皮肤都在剧烈疼痛,而且还伴有高烧腹泻,脸颊都烧的通红。当时我想:这是邪恶迫害我,一定是旧势力在钻我心性上的空子。我马上发正念,马上向内找;发现自己最近懈怠了,把每天的三件事当任务完成,没有把师尊讲的救度众生,看成是无比神圣的使命,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当我找到了这些原因时,我的症状好了一些,但总觉得还没有找到根。

伟大慈悲的师尊在我第二天学法时在法中点悟了我,当我学到第二讲《有所求的问题》“他那个名利心根本就没有去,根本就生不出慈悲心来。”这时我的心豁然开朗。

我对同修生不出慈悲心来不就是我对同修的名利心还没有放下吗?!对照自己,对同修间的矛盾不是向内找而是指责对方,用自己做到的去要求同修也做到,同修按照我的要求做了我就高兴,不然就数落同修甚至发火;嫌弃同修不讲卫生,絮絮叨叨,抱怨同修。就在帮助同修时也是抱着求名的心,求别人感激我的心。

有一次还向其他同修抱怨说“这些同修不理解我”,这位同修说:“我理解你呀。”我还说:“你理解有啥用,其他人不理解。”看看这求名的心多重,一个人理解还不够还想让更多同修理解,这种好大喜功就是党文化的毒根;再向内找,我还发现有对利益的执著,有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的心,有妒忌心,自我意识强,还有瞧不起不如自己同修的心,哎呀多危险啊!有这么多的人心没有修掉,难怪觉得修起来累,修起来苦,师尊告诫了我们在人中就是苦。而我却一手抓住常人的执着不放,一手抓住神不放,所以才达不到法在不同层次对我的要求。幸好有伟大慈悲的师尊点悟,点悟我及时归正航线,走回到师尊安排的正法路上。

写到这儿我突然回想起我几年前做了一个梦,梦中有很多人在往山上走,但人越走越少。当爬到四分之三的路上时出现了一条岔路,因为这条上山的路比较陡,旁边这条路看起来比较平坦,所以我就往旁边的路走,但走这条岔路要过一条小溪。走过去的时候,我的鞋打湿了。这时同行的人叫我别走那条岔路,说:别走那条路,那条岔路到不了山顶。我听后看看自己的鞋又回到了这条上山的路上继续走。

对照我的修炼之路,师尊早就在梦中提醒了我,修炼不能图安逸,修炼不是走平道,修炼就是来吃苦的,吃苦就能消业,就能让我们快点还业好返上来,好跟师父回家。

我真的无以言表对师尊的敬意,师尊为我们的修炼操尽了心,看到自己修炼中还有那么多不足真有点着急。

这时师尊的法一下打入我脑中“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是啊,没做好的赶快做好。希望与我有类似问题的同修与我一起赶快做好,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