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炼中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四日】总想写心得体会,可是无从下笔,回想自己的修炼道路,没有值的骄傲的,可同修们的交流文章篇篇敲击着我的心灵.在师尊的慈悲救度下,经过那么多历程,怎么能没有丝毫体会呢?

一、处理好家庭关系

一九九八年八月一日,在对婚姻感到绝望而准备离婚时,早先得法修炼的母亲再次劝阻我,先听师父讲法吧,也许你们的缘份没有了结,不能这么不负责任。我由于不想放弃家庭,就跟随母亲去了学法点,听了九天师父讲法。

其实自得法后,为了得到美满幸福的家庭这一根本执著也伴随了我很久,在痛苦中忍着,没有感到师尊的浩荡佛恩,也曾经怀疑过大法,怀疑过师父,觉着我怎么就没感到修炼中的快乐和乐趣呢.随着修炼的成熟,执著心的不断去掉,逐渐的离婚的想法淡了,每天坚持去炼功点炼功,尤其四二五之后,潜意识中总是感到时间的紧迫,能参加的集体洪法活动也尽力参与,只是当时孩子小从没参加过集体学法,非常遗憾。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几天,我县二十多位同修一起突破道路封锁来到了北京,下车后陆续被便衣警察带走。我和母亲与其他大法弟子分散了,我们被带到北京丰台体育场,看到那么多好同修流着泪向武警诉说着大法的美好,我感到震惊,但由于学法少,悟性差,只是机械的动着,悟不到法理,我和母亲返回到去天安门的路上看到许多同修被抓被搜,有位穿着漂亮白纱裙的年轻妈妈,推着婴儿车被武警拦下,从婴儿身上搜出了大法书,不知道被带向哪里……我和母亲露宿街头,在没有足够的费用的情况下返回家中。

单位上下,家里,立即对我们展开了各种形式的游说及训斥。从来不反对大法的丈夫对我不理不看,也不回家。我独自承担着一切家务,还要接送、照顾孩子。单位剥夺了我的休息及自由,并有专人看管我们,晚上回家很清冷、孤寂,委屈等等一切,常人情全出来了,我更不能原谅丈夫的一切行为:他的自私、放任、赌博、不负责任,夜不归宿;加上同事朋友的冷漠,我感到压力太大了,但心中只有一念:大法是好的,恶党的宣传是谎言!

我从小多愁善感,在父亲的暴力下长大,本希望有一个如意的家庭,可命运却不是这么安排的,加上我个性倔强,追求完美,不能容忍丈夫的任何缺点,用变异的人心对待与他的感情,只想得到不想付出。后来修炼了,对他讲真相时用大法的法理去要求他,希望他变好。长时间根本执著没有去掉,只想从大法中得到好处,以至于长时间现状没有丝毫改变。我还时时在想,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一定会受益的。这样一直带着有求之心在修炼。直至招致色魔干扰,家庭不和持续几年时间。

在巨大的魔难及各种压力下,我修炼的不很轻松,感到困惑,曾经执著着想要找一个能够倾诉的对象,所以离婚的念头时不时的冒出来。虽然不断学习师父的新经文,心性有所提高,但这时现实生活中同时有三位异性闯進了我的生活中,我深陷泥滩不能自拔,自己也意识是色魔疯狂的干扰我,想拖我掉下去,但没有明确的用法理作指导,许多事情顺水推舟,我离大法越来越远。我不敢与任何人交流,觉的不齿开口,但又无奈的消极的去享受着他们的关心、爱护,当有一天母亲告诉我她梦中梦到我被魔抽了一大管鲜红的血后我惊出一身冷汗!我是大法弟子呀,怎么放纵自己呢?我要修炼!当我念正了,不断归正自己的言行,排除干扰,不长时间一切烟消云散,他们自动退出了。

二零零三年丈夫几个月不回家,去北京找朋友混日子,我警觉了,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呀!我在起主导作用,我要救他,我不救他谁救他?当生出这一念时,我感到心性升华了,师父管我呢,我要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呀,于是不断发正念,清理利用亲情干扰自己的一切邪恶因素,一定要让他回来。二个月后他回家了,象脱胎换骨似的,逐渐的有责任感了,对孩子也有爱心了,戒掉了赌博恶习,直到现在他越变越好,大法书籍他都看,尤其爱看《正见周刊》。工作也有了着落(以前单位倒闭),每天忙忙碌碌,有了事业心。当《九评》发表后,我第一个就给他看,并且郑重其事的向他提出退团,他高兴的答应了。

一天我上晚班,走之前我把《修心断欲》藏在柜子里,怕他不理解不准备让他看了,第二天早上下班回家后他看到我就笑了,说我怎么看那本书中的人象我呀?每天累的回家倒头就睡,什么想法也没有了,是不是你写的文章呀?我明白了,他看了那本书了,我不知他的想法就没说话,他说你怎么悟的?我说你看我的行为让你满意吗?他说还行,我以后配合你吧,直到现在我们夫妻相处非常和谐。当然有许多具体的证实法的工作我是完全回避他的,这是对他负责。

写到这里我要说的是:修炼是无求而自得,真正的得到是放弃。那么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每个人的修炼路不同,放下常人观念,一定要站在法中走出自己的道路来,凡事要严肃对待,认真去悟,我按师父的要求去做了吗?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是宇宙的保卫者,我一定要对自己的修炼负责呀!

感谢师父挽救了我的家庭!

二、建立资料点

我县县城人口不多,地域集中,一家办喜事,半县人都知道。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后,有位同修承担了全县资料的接送任务,可是经验不足,许多同修都去她家拿资料,怕心少的多拿,怕心大的只拿周刊及经文,剩多剩少她自己做,出出進進,街坊邻居都知道。不长时间,这位同修被迫害,劳教三年。突然失去了资料来源,同修都很着急,看到出事同修家人眼中怨恨的神情,我感到愧疚,如果我们同修站在安全的角度考虑问题,为整体负责,多为同修分担一些,单线联系,就不是这样了,我怎么就不去分担呢?后来送资料的同修找到我,希望能接替这份任务,开头有些犹豫,但还是答应了。随着怕心不断去掉,在做的过程中发现并去掉了许多不易察觉的执著及人心,以前不懂得怎么从法理上去悟,总是母亲说什么我听着。随着修炼境界的提高,在接送资料与同修的联系过程中,我有了自己的见解和悟性,与同修配合了一段时间,许多事情能够用正念去对待了,有一次发正念感觉邪恶气急败坏,伤不了我却把我家院墙外瓷砖击碎一块。

但是邪恶不断的迫害着大法,当我们筹建自己的资料点时,同修送到机器设备的第二天被绑架了,我和几位同修自己摸索,互相鼓励,由开始复印,到最后有外地同修不辞辛苦往返数次来教会上网、下载、打印、装订,直到完全掌握,我也学会了几项操作。

有同修提出我不适合做资料,那么我们先安排适合的人选,在配合的过程中,有时也生出了人心,曾经与同修有了矛盾,在与其他同修诉说时差点掉了眼泪,可是这是自己在修啊!怎么能向外推呢?找到执著自我的心,去掉它!我们做的事关系到全县大法弟子这个整体呀!我一定要修好自己,圆容整体。

我县辅导站站长被迫害判刑四年。以前有需要协调,作决定时总想和他说说,也就是有个依靠。他被迫害后很长时间我害怕听同修对我提出协调的事情,排斥协调人的称呼,后来悟到是自己为私的想法占了大的比重,认为自己年轻,做事决定时害怕出错被人误解,但修炼不能停下,也许这就是需要我去做的,我有这个能力吧。这样根据同修的各自特点,我协调了一些事情,同修都积极配合。

想提到的是一位七二零后得法的年轻同修,正念足,在同修的鼓励下接了做资料的工作,每天工作很忙,但尽量不耽误资料的及时提供,资金上还要提供一些,很少有闲话,我俩是单线联系,交流时我会善意的提醒她的不足,现在是越来越成熟了,凡事能够以法为指导。

最近看了《法轮大法—对澳洲学员讲法》光盘后,更体会到师尊提到的圆容整体及配合好的法理,向内找是法宝,把一切坏事看成好事的道理。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凡事要站在整体角度去考虑,归正自己的一切言行,用神的思路去理解大法,不要给任何人的任何表现下带有负面性质的定论,每个人都是可贵的,值得救度的,都在大法中,都要去摆放位置的。时至今日,我也拥有了家庭电脑,邪恶是阻挡不了我们遍地开花的。

三、带好小弟子

女儿今年十四岁,小时候她经常发高烧,我走上修炼道路后她的病业症状越来越少,一年到头很少有不正确状态,偶尔小来小去的她都会表现的很坚定:妈妈,我是大法小弟子,没事的!

我想说的是:虽然学法炼功不能保证象大人一样精進,但孩子的念非常正,时时刻刻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来要求自己,这是我们作为父母提醒自己身边小弟子们非常重要的一点。

在她小学四年级时,邪恶还很猖狂,老师安排了诽谤大法的作文,回家后孩子跟我诉说该怎么办?我说必须去跟老师讲真相了。于是我和她班里另一位同学的妈妈来到老师家里,最后老师给孩子安排了别的作文题目。但第二天,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问她:你妈炼法轮功,你炼不炼?女儿毫不犹豫的说“炼”,课后,同学们讥讽她,她说炼怎么样,不炼怎么样?一句坚定的话再没有同学说什么了。再后来,她单薄的身体背着大袋资料帮我分送,肩膀上的负重使她的胳膊得用力向前撑,骑着她的小车欢快的远去。

升入初中后,每天回家和我诉说学校里同学之间发生的事情,每次我都耐心倾听,之后我俩共同从法理上决定怎样做的更好,对于学习,我说那是你的工作要尽力做好,每堂课上的内容当天掌握,现在她的学习很轻松。以前我对她考试名次很执著,现在有了正确的认识,并已提高,对于同学的恶意攻击,孩子能够善待并原谅他。每次周一升血旗时,我提前提醒她发正念,上学期后来连续升不上去,或放不出音乐,或被风卷住,再后来就不升了,新学期开始到现在一次也没升过。

在一次假期中,有同修提出和孩子们学法,期间遇到了干扰,她摔倒在床沿上,把耳朵碰扯一个大口子,去医院缝了八九针,当我流着泪抽泣时,女儿却安慰我说:妈妈,我不痛,你坚强点儿。

现在女儿也在走向成熟,有许多同学做了三退,明了真相,得到了救度。

四、讲真相、劝三退

单位同事在迫害初期对我不放弃大法很不理解,比我年龄小的还要数落一番,我开始也不辩解,用行动去证实着大法,工作精益求精,尽自己所能干好每一件事情,不争,不斗,时刻用大法的标准衡量自己,用善心去对待每一个人。在合适的时间我向她们讲述着大法的美好,讲着邪党的迫害。在几年不断的讲真相中她们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她们称我是健康的化身,美丽的金莲花。到目前为止,现有科室人员全部三退,全单位人在我与其他大法弟子的配合下有多数退出了邪党组织,有多名常人走入修炼。

我是一名儿科医务工作者,科室的性质决定了我们的工作要求更高,服务态度必须到位,还得细心、耐心、有爱心,能够接触到很多人也不是偶然的,对于病人和家属我带着救人的心愿和他们接缘,忙的情况下我对着他们发正念,看到小婴儿纯洁的眼睛跟他们沟通,心中让他们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闲时,能讲真相就讲,但有时也会懈怠,几年中也碰到许多有缘人,大都明白了真相,许多人做了三退。一次夜班,一名七岁的小男孩急腹症来就诊,全胸腹胀的跟钢板似的,家属很急,我帮着抱着孩子往检查室走,路上在孩子耳边说:念法轮大法好,你就会好的,听话,阿姨帮你把少先队退了吧,行吗?孩子不假思索就说;行,法轮大法好。我说你叫什么名字:“他说叫云飞”。家属上来把孩子接去检查,不一会儿回来说:结果出来说没事全是胀气,我安排他们在病房里住下,灌好热水瓶给孩子热敷,几小时后胀气全部排出,孩子欢蹦乱跳的没事了。

五、小结

修炼九年多,体会与心得太多了,由于种种障碍自己的观念从来也没写过文章,现在想来真是一大损失呀,许多事情模糊了,淡忘了,不清晰了,所以今天写出的心得比较浮,自己也不太满意,但我还是拿起笔,一天一夜完成全稿。如有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修炼不是儿戏,修去人心与执着的过程是心性的升华,层次的提高。我们得到的一切都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力。在法中修出的是平稳的心态,智慧的头脑,温和的神情,善良的本性,真诚的言谈。现在的时间过得飞快,那么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我将和大法弟子们共同做好三件事,更加精進,救度更多的人,圆满完成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