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谢吉甫在五通桥看守所和德阳监狱受到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五日】四川乐山法轮功学员谢吉甫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七日被绑架到五通桥看守所非法关押,遭受了种种酷刑的迫害;随后于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德阳监狱所被迫害致残,不得已才释放。

谢吉甫,男、53岁,家住四川乐山五通桥桥沟街10组3号,一九九八年七月三十日开始修炼大法。得法前谢吉甫是一个以赌为生,好逸恶劳,和黑社会都有交往的人,在桥沟本地都是小有名气。而且还有一身的病,有胃病、痔疮、脚气等,身体非常的虚弱,常常头晕目眩,上两三层楼都会气喘不停。谢吉甫修炼大法后身心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上六七层楼也不累了。

然而,在恶党江泽民集团一九九九年七月公开迫害法轮功之后,谢吉甫与千百万法轮功学员一样,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

一、在看守所受到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九月底,当地派出所所长周健带着四、五个人半夜私闯民宅,企图绑架谢吉甫,因谢吉甫正好不在家没有得逞,转而威胁谢吉甫的家人,使其家人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七日,谢吉甫在犍为松林山庄背后路上行走,被犍为国安带领二、三十人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张世萱、张伯清、谭素琼、宋有平等十多人,他们分别被绑架到五通桥看守所和犍为看守所。

在五通看守所,当天下午,谢吉甫就遭到看守所里的吸毒杀人犯宋有军等四人的毒打,在恶警的授意下,恶犯王廷福指使这些杀人犯说:这是炼法轮功的,打。第二天谢吉甫就被转到了最邪恶的九号监舍。参与迫害谢吉甫的恶人有:罗培华(杀人犯,花三十几万买了个死缓,外号米花糖)袁涛(盗窃犯)、谭超华、郑坤(都是杀人犯、无期)、彭化明(吸毒犯)。恶警黄利平对牢头说:“这是炼法轮功的,好好收拾他”。牢头一得到恶警指使,就对谢吉甫开始了迫害,用他们的行话叫吃几道菜。

一道菜是“干煸四季豆”就是用牙刷夹在指缝里,把手指尖捏着,牙刷使劲绞,直到绞得流血,肉都绞烂了才罢休。结果谢吉甫的手都全部感染化脓,几十天后才逐渐好了。

还有一道菜叫“滴水观音”即冬天把衣服全扒了用盆子从头往下浇水,一边浇一边用塑料刷子刷,一边用扇子扇(所谓开空调)。冻得谢吉甫发抖还不算,刷了四五十分钟,直到把背刷的冒血珠才停手。

还有“炖蹄花”即人坐直靠墙,然后两人按住肩膀,四五个人穿上皮鞋、胶鞋轮番站在大腿上踩。踩得谢吉甫的两腿全是青紫色。

“白菜汤”即人坐直靠墙,然后两人一人抓一条腿掰成一字型。

还有“考空军”即右手撑地,左手从右手外穿上去,抓住右耳转圈,直至转晕倒地。

“栽三角桩”即头和两脚着地手要飞起来。

“打穿心莲”即背靠墙,用拳头去打左右胸。

“背母鸡”即双手着地成弓型,用肘去打背部,使肾脏受损,以至于尿血尿。谢吉甫尿了五十多天,后又断断续续的又尿了十个月。

谢吉甫不屈服,恶人们就叫谢吉甫骂师父、骂大法。谢吉甫不骂,他们就用烟头烫左右手指、手臂、胸膛。烫了还不服,牢头就说:“你炼法轮功,老子整死你”。然后那五个人又开始暴打,把谢吉甫左脸颊打裂了,流血不止。直到五人打累了,打不动了才住手。

看守所所长楚大成多次指使杀人犯迫害谢吉甫。牢头罗培华(米花糖)不敢打了,是因为他遭到恶报,自上次打了谢吉甫之后全身关节疼痛。他就指使袁涛、谭超华打谢吉甫。四十几天中每天白天只让谢吉甫睡两个小时的觉,晚上不让睡,美名曰“值夜班”。白天还要洗厕所,要提几十桶装几十斤重的水冲,一天下来累得腰都直不起来。

恶犯还抢走了谢吉甫的皮衣、裤子、两件羊毛衫、一双皮鞋、一床双人床单、现金1145元。以至谢吉甫冬天光着脚,只穿一件单衣、一件衬衣。

二、在德阳监狱受到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谢吉甫被非法判刑五年,同年八月一日送到德阳监狱。在德阳监狱,他们天天来强行洗脑转化,没有达到目的。二零零五年他们要谢吉甫照像,谢吉甫说我不照,我没有罪。三月十八日又开始迫害,四监区恶警蒲东说谢吉甫喊冤,严管大队长狱警涂铭、恶警教官陈平对谢吉甫又打又骂又踢。谢吉甫说警察怎么能打人,他们就指使恶犯兰伟等三人把谢吉甫反铐,推往禁闭室严管。恶监区长曾贵福不发被盖,体罚谢跑步,一跑就是二百圈。一天只准吃五两米,八十天中只有三天吃饱了,只准洗了两次澡,一身臭烘烘的。八十天后魔鬼监区二监区的管教周健文问后不后悔,出去还炼不炼,谢吉甫说肯定炼,这么好的法怎能不炼呢。

自从进了德阳监狱,一直就有两个恶人包夹谢吉甫。二零零六年二月八日转到另一魔鬼监区五监区。四月初,五监区恶警李卫东诽谤师父和大法说:“你们炼功是造反,搞政治,反对共产党,整死你是为共产党除害”。他们天天放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录像,又威胁说要打死谢吉甫,整疯谢吉甫。然后新一轮的迫害又开始了。

恶警廖波、肖鹏在恶警李卫东的唆使下对谢吉甫又打头又掐脖。然后四个人轮流监视,七天七夜零六个小时站着不让睡觉,一打瞌睡就打骂,谢吉甫就绝食抗议。也是七天没吃过饭,在那种高压下叫写保证,说写了就算了,以后那些三书四书的就不写了。谢违心的写了一个保证。第二天他们就又叫写诽谤大法的揭批书,谢吉甫不写了,并宣布昨天写的作废。恶党人员说不写就不要想出去,谢吉甫被迫跳楼把腿摔断了,额头也摔了个六七厘米长的口子,不停的流血,整个脸和前胸都是血。医院诊断谢吉甫的左腿膝盖骨粉碎性骨折、右腿胫骨断裂,膝盖骨破裂。后来就穿了钢针。狱医王凯(警号:5127448)、副院长杜某(警号:5127449)检查结果一出来他们就不给谢吉甫治疗了,扔在死人床上自生自灭,只叫两个恶犯给点饭吃,吃喝拉撒全在床上。

六月份的大热天,一双腿肿得老高,也不给治,看谢吉甫实在不行了,残废了,不得已才把谢放了。

德阳监狱相关恶警姓名职务:

监狱长:刘远航
副监狱长:石金华
狱侦科副科长:吴有山
三监区恶警监区长:吴廷海、恶警“谢洪高、张俊、崔卫刚
三监区教官:林钱
二监区副监马成德
二监区管教:周健文
四监区警官:李捷
四监区恶警:蒲东
五监区二分队分队长:赵新志
五监区恶警:李卫东
五监区恶警:廖波、肖鹏
五监区教官:龚蓊(此人尚有一丝良知),请劝善。
狱医王凯(警号:5127448)
副院长杜某(警号:5127449)
恶警教官:陈平
恶监区长:曾贵福
严管大队长狱警:涂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