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解除病痛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五日】

病痛

在企业埋头苦干的我,40多岁就患上胃下垂,胃炎,神经性头疼,腰间盘突出,肩周炎等多种疾病。胃经常疼痛,吃凉了疼,吃多了疼,饿了疼,着点急也疼,头疼时,疼的心慌,恶心,犯腰间盘突出时,连翻身都不能,我才40多啊,不知以后的日子怎么过,更何况还有父母,公婆需我们照顾。

得法

在饱受病疼折磨,常年服药疗效甚微的情况下,经同事介绍,于一九九七年得法,看完一遍《转法轮》,紧接着听师父济南讲法录音,听师父的声音,倍感亲切、悦耳,一天半时间,听完了第一遍,没听够,坐在床上继续听第二遍,第二遍的第二盘刚换上,我聚精会神的听着,突然小腹部位开始蠕动,不停的蠕动,我清楚的知道,是师父给我下了法轮,是惊喜,是感激、是幸福,我身不敢动,气不敢喘、眼不敢眨,静静的感悟着、体会着,随后,心急速的跳,泪不停的流。从那时起,我坚定的信师信法从没动摇过。

第二天凌晨,我三点多起床,去炼功点学动作。

净化身体

得法大概半月左右,一天早晨,在炼功点上正在抱轮,突然,我心慌,恶心、两腿发颤、全身无力,我马上原地蹲下,片刻,艰难推着自行车缓步回家,進门一头扎在床上,动弹不得,想解大便,强起身,扶着墙到洗手间,在坐便器刚坐下,哗哗排的全是水。我心里明白,是师父在为我清理肠胃,趴在浴池边上,心慌,全身无力、眼睁不开,但心里充满对师父的无限感激。

一次,胃疼的厉害,从来没疼那么厉害过,躺在地板上,腿蹬在墙上、沙发上,手乱抓起东西抱在怀里,疼傻了,丈夫同修站在旁边看我痛苦的样子,说“怎么办?咱上医院吗?”我笑了,他也笑了。我说“师父,弟子不担心,没动摇,但是疼的太厉害了,我有点受不了啦。”半小时后就轻多了。

消业最厉害的一次,是全身浮肿,腿肿的一摁一个大坑,能放進一个大枣去,脚脖子肿的穿不上袜子,连袜口、秋裤都剪开了,而且浑身奇痒,用手抓不能解痒,用带铁丝的刷子刷,刷轻了不管用,刷重了出血,出血的地方疼,不出血的地方照样奇痒,那个难受劲是无法用语言说清的。一直过了二十多天,才消肿,才好转,消肿后,我躺在浴池里泡,用手轻轻一搓,全身掉了一层皮,我觉得,这次整个死了一个业力人,自己多大的业力吧,如不是得了大法,如不是慈悲的师父,自己现在不知会成什么样子,对慈悲的师父是用“感激”能表达的了的吗?

那次后,所有病全部痊愈。

洪法

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我,深感三生有幸,我迫不及待把这无比珍贵的高德大法,传给我的亲朋好友,我七十多岁的母亲,八十多岁的姑父,我的姐姐、哥哥、弟妹、妯娌、表姐、表妹等多名亲人相继得法。

魔难

九九年七月大法受冤,大法弟子遭难,我们全家及修炼中的亲人和所有大法弟子一样,都遭到了非法抄家、拘留、劳教、开除、罚款、软禁、進洗脑班等不同程度的迫害。

证实大法

大法受迫害八年中,受邪党宣传欺骗和指使的单位、街道和派出所人员,多次到我家進行骚扰,凡是来过我家的各路人员,都听过我讲真相。有的初来时很凶,听真相后对法轮功受迫害表示同情,有的后来还退出了邪党,亲人遭绑架时,我曾去派出所讲真相,并写了劝善信,亲手交给他们,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天理,劝他们为了自己的未来,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我现在走到哪,真相讲到哪,时刻牢记自己的使命。

我和我修炼中的亲人,在八年受迫害中无人动摇,我们相互搀扶,相互鼓励,坚定的信师信法,并按师父的要求,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救度着世人,努力做着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