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是个残人,慈悲的师父给了我新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五日】我曾经是个患有多种病的残人,一身的病计有:癫痫病、精神失常、夜游症、痴呆症,同时还有腰椎盘突出、骨质增生、高血脂,伤胳膊加上肩周炎。经过北京、陕西几个大医院治疗,都没治好。然而我学了法轮大法不到两年,一身的疑难杂症全好了。

那是九九年七月的一天,我犯病昏迷不醒,口吐白沫,后竟变成吐血。妹妹到家看护我。妹妹是大法弟子,她在身边给我读《转法轮》。后来她告诉我,那天读了三讲,到晚上我就醒过来了。平常我犯病后都要迷糊二、三天不认人。可那天我醒来不迷糊。

妹妹叫我学大法,我就同意了。那天晚上我就开始看《转法轮》。我那年已五十岁,虽然文化程度是小学,但因犯癫痫病,字早都忘了,看《转法轮》生字很多。可是在师父的点化下,我竟也懂得师父讲的法的大概意思,而且越看越想看。真神奇,以前我根本不能看书,连电视都不能看,看什么都头疼脑胀。而拿着《转法轮》一看,书页都是浅绿色的,眼睛觉的水灵灵的,头也不难受,身上、心里都觉的非常舒服。就这样,我不吃不睡,一直看到第二天,看完了一遍《转法轮》。师父讲的“真善忍”的法理彻底打动了我的心,我决心修炼法轮大法。

那时邪党已开始迫害大法了,我在家自学自炼。开始炼功很难,因我胳膊受过伤,手举不起来,腰痛连平坐都坐不稳,打坐时都躺倒了,丈夫多次把我扶起。

我炼功时,时常觉的师父在我身旁看着我,使我的信心更大了。不到半年时间,我能单盘了。一年后,除了癫痫病不多犯了,其它的病全好了。

二零零零年,六一零恶警听说我在家炼功,就将我弄到洗脑班,逼我骂师父、写“转化”书。我坚决不写,给他们讲我学法后受益的情况,身体的变化,我告诉他们,是大法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决不会骂师父和大法的,我要坚修大法。

恶警见我不“转化”,就开始迫害我,使我多次犯病,但我在犯病时还在叫师父,恶警一怒之下把我关進拘留所非法拘留了一个多月,后勒索家人一千元才放我回家。

之后我又多次被恶徒关入洗脑班,因他们怕我犯癫痫病,逼厂里、家里派人护理。不管邪恶怎么干扰,也动不了我学法信师的心。

二零零一年农历四月初七,一群六一零恶警又到我家非法抄家,抢走了师父新经文,把我拽上车,拉到公安局。恶警逼问我经文的来源,我不说,当晚恶警就把我关入看守所。

在看守所我不停的发正念、炼功,背师父的新经文《心自明》、《实修》。恶警见我不“转化”还炼功,就折磨我,戴手铐脚链,二十多天中午都不给饭,早晚只有多半碗清汤。不管他们怎么折磨,我坚修大法,学法炼功,铐着手铐脚链,我照样单盘立掌,不误发正念。恶警说我顽固不化。从二零零一年四月初七至二零零二年三月初三,我被非法关押近一年,恶徒敲诈我家人一千五百元钱,才放我回家。

从看守所回家后,我的身体竟有了特大的变化,人变的精神了,腰腿也不痛了,胳膊也举起来了,感觉一身轻,犯了多年的癫痫病也彻底好了,师父还给予了我智慧。我从不能弯腰提鞋,胳膊抬不起来,成了身体强壮、理智、身心健康的修炼人。伟大的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

这一切都是千真万确!凡是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炼了法轮功把身体炼好了。我们地区六一零、看守所、拘留所的人都知道,因为他们都亲眼看过我几次被非法拘留,我得法前的身体状况他们都调查过,其实他们也都从内心感到大法的神奇。

因文化有限,不符合大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