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小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六日】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叫叶采曼,今年九岁,已经修炼五年了。四岁的时候,看到阿嬷在客厅放着音乐炼功,我觉的很好玩,常常跟着比划比划。有一天我问阿嬷说:「我能学这个吗?」阿嬷听了很高兴,搂着我说:「好乖!你是大法小弟子了。」从此阿公阿嬷每天教我炼功、读《洪吟》,我就这么走入大法修炼的行列了。

不久,我上幼稚园了!是一家公立幼稚园,只上半天课。我每天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读《洪吟》,没多久我就都会背了。有时候阿嬷没有时间陪我炼功,我就自己放炼功带一个人炼。五套功法中的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我觉的最难,常常两只手臂举着好酸、好酸喔!有时候在房间里炼,炼着炼着就躺着炼法轮桩法,然后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醒来之后我好后悔,我怎么能把站桩变成卧桩了呢?那时我就会觉的很对不起师父。

双盘对我来说很容易,我第一次盘了半个小时,第二次就能盘一个小时了。炼第五套功法时,有好几次感觉手、脚都不见了,身体也不见了,头也不见了,只有一点意念知道自己在炼功,炼完之后觉的浑身舒服极了。

暑假时,阿公、阿嬷会带我到附近的运动公园炼功,炼功点上的阿公阿嬷、阿伯阿姨会说:「你这么早就起的来炼功,好乖、好棒喔!」我炼功时都坐在第一排,早晨运动的人很多,有的人会说:「这么小就能双盘打坐,真厉害!」阿公告诉我到炼功点炼功也是在证实法,所以我每次炼功都很认真,因为我知道师父的法身、众神和常人都在看着呢!

记的大概六岁时,有一次在运动公园炼功,看到师父的法身笑眯眯的帮我调整动作;也有一次炼第二套功法,在「头顶抱轮」时手酸的快受不了,就看见师父用手帮我托着,我就觉的不必用力也能轻松的举着双手了。还有一次,大家的动作很整齐,我看到炼功场的上面有一个透明的罩,罩的上面有一个大法轮,师父就坐在大法轮的上面呢!

寒假到外面炼功很辛苦,冬天的运动公园真的好冷好冷!能够坚持去炼功,对我来说真是一大考验。虽然天气很冷,我还是保持每两天到运动公园炼功一次。去年最冷的两天,都在摄氏十度以下,碰巧都被我遇到了,平常人很多的运动公园,忽然一个人都没有了,参加晨炼的同修也只剩四个人而已。阿嬷不但把我穿的全身鼓鼓的,而且戴手套、戴帽子、又围上围巾,炼功时动作变的很笨拙。阿公说:安逸心是修炼路上最大的障碍,叫我要引以为戒,修炼一定要坚定。听了阿公的话以后,我告诉自己不能怕吃苦。

现在已经小学三年级了,虽然比较没有时间,我还是每天都有炼功,除了在家里炼之外,每星期都会到运动公园炼功一次,寒暑假就每两天到炼功点炼功一次。

在幼稚园的时候,因为不认识字,所以只背熟了《洪吟》和《洪吟二》,可是我一直盼望着能像阿公阿嬷一样学《转法轮》及师父在各地的讲法。为了能早日读法,幼稚园毕业要升小学的暑假期间,我要求阿公教我国字注音符号,暑假结束前,我就学会国字拼音了。我拿注音版的《转法轮》一个字一个字的拼音、一个字一个字的读,费了好大的劲,才读完第一遍《转法轮》。后来我每天认真的读,不久我就不需要注音版了。

我现在《转法轮》已看了几十遍了,《精進要旨》、各地讲法及新经文也都看两轮半了。我要求自己每天至少通读《转法轮》一讲,或是三天看完两本各地讲法。遇到假日就增加到每天看两讲,寒暑假又增加到每天看三讲,我最多的纪录是一天看七讲《转法轮》。

在学法时,我常看到每个字都是五光十色、五彩缤纷,有的时候会看到很多彩色的法轮。每当我用心学法时,会看到《转法轮》相片上的师父好象很开心的样子;当我胡思乱想时,师父的表情就会变的很严肃。还有一次学法的时候,忽然看到天空中有天女在散花,我领悟到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要我好好的修炼。

幼稚园时我当小老师,上了小学又当了班长,我的同学大多数都很皮,也不守规矩,有的不按时缴交作业,有的甚至还撒谎、偷东西。班长有责任维持秩序,难免会得罪一些同学,有的同学为了报复我管的太严,会陷害我,跟老师说一些我根本没有做的事。记的有一次,班上有一位女同学向老师告状说:我偷翻别人的书包和柜子。老师听了以后把我骂了一顿,我告诉老师:「我不可能做这种事。」但是老师却认为:有人讲就一定有,不然的话别人不会讲。

当时我觉的很委屈、也很难过,可是又想起师父说:「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转法轮》)这种事情经常发生,我就提醒自己:我是大法小弟子,应该高标准要求自己,不能象常人一样去争去斗。后来如果受了委屈,不被人理解的时候,我就很少再去争辩了。

我有一个四岁的弟弟,长的又可爱又聪明,平常我很疼他,也什么都让他,可是当他抢我心爱的布娃娃时,我就会守不住心性,大声的骂他!事后又觉的自己一点也不象个修炼人。还有我看到好吃的东西眼睛就会发亮,而且不知不觉就吃的肚子鼓鼓的,有时候想控制,但是常常控制不住。另一个问题是:我很爱看卡通影片,常被大人说眼睛都「黏」在电视上了!我也知道这样不好,但忍不住就想看。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每次要参加比较没有把握的考试,比如英文测验、游泳测验……,我都会感到很紧张,几天前就时常不自觉的眨眼睛。阿公告诉我:「考试只不过是检验你这段时间,对这个学科学习的成果,考的不好以后要加强,如此而已。你就向内找一找……。是不是有争第一的心?求名的心?争斗心?显示心?这些不都是修炼人要去的执著心吗?」听了阿公这一些话以后,才知道原来「荣誉感」的背后,也隐藏了这么多的执著心。

阿公阿嬷有时候会带我出去洪法炼功,记的幼稚园及小学一年级的那几次,我都是在最前排,路过的行人、游客有的会停下来看我炼功,有的会帮我拍照,有的人还会说我好棒!有时我会帮忙发简介或真相材料,当路过的阿公阿嬷、叔叔阿姨从我手上接过简介时,我都会点头对他们说声:「谢谢!」

还有,只要有时间我都会发正念,每天晚上六点、九点我都有发,早上六点能发也都尽量发。发正念时,经常看到许多奇奇怪怪的邪恶生命,那时我会发出法轮或黄色旋转的圈圈将它们铲除。如果实在没办法,我会请师父加持,结果邪恶很快就灭掉了。有一次发正念,精神不好、正念也不强,邪恶就拿针刺我的手和脚,那时手被刺的好痛,几乎都没有办法发正念了。我意识到自己被邪恶钻空子了,于是振作起精神,邪恶就被除掉了。

小学一年级,我就开始跟着阿嬷学论坛讲真相了。刚开始的时候,对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概念还很模糊,只是阿公阿嬷说很重要,我就跟着做。现在我对法理的认识渐渐深入了,知道救度众生的重要,所以今年暑假我每天会抽出大约两个小时来做论坛;平时无论功课再多,我也会抽时间去维护我负责的论坛。

阿公见我讲真相这么认真,今年五月送我一部电脑,然后告诉我说:「这是给你看修炼文章和讲真相、救度众生用的,他是你的法器,你要好好珍惜哦!」我用这一部电脑上明慧网,看到许多大陆的大法弟子正遭受共产党的迫害,有的家破人亡,有的被关押在劳教所,我觉的很难过。为了不让恶党再迫害我们的同修,为了让更多的大陆民众了解真相,我要努力救度更多的众生。

每个星期都会有新的真相材料,出来时往往都是在半夜一、两点,因为第二天刚好都是假日,所以我每次都要阿公叫我起床。往往夜深人静时,我和阿公、阿嬷三个人都会坐在电脑前认真的发送,希望能在第一时间将第一手的资料,传送给那些等待真相的众生。

做论坛时,有时候遇到网速很慢或“无法显示网页”时,我就会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干扰,正念强的时候,电脑很快就会恢复正常;正念不足或胡思乱想,效果就不好。有的时候网路塞车、跑的很慢,我就会利用等待的时间来读《洪吟》,那时常常会看到字里发出闪闪的金光。

今年七月二十九日,我跟着阿公、阿嬷到台中参加交流会,全省的同修齐聚一堂,热烈的交流着如何救度更多的众生。虽然大家从来都没见过面,可是在那个场中可以感受到很祥和的气氛,而且还看到我胸前的法轮章在旋转,并且发出五彩的颜色。能经常看到这么殊胜的景象,我觉的很高兴,也提醒自己要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零七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