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湾天国乐团里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六日】师尊好!同修们大家好:

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中提到怎么在互相配合中把事情做好,才是最关键的。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我参加台湾天国乐团的修炼心得,仅就我在其中的修炼心得,与同修互相交流促進,来共同维护我们整体修炼环境。

互相配合、整体提高

天国乐团是必须众多修炼人一起集体证实法的项目,这当中大法弟子间如何互相配合好,就是在乐团里面临的最大一个修炼课题。乐团要呈现出一个好的讲真相效果,除每个粒子乐器本身练习吹奏,看指挥注意拍点外,从前后、左右队伍的对齐排列,行進时列与列之间前后排的距离,转弯时如何走好,到不同乐器间如何和谐的演奏每一首曲目,都体现出互相配合的关键问题。在行進间,每一样细节要同时做到位并不容易,加上参与的每位同修身高或年龄条件上的差异,整体配合起来有一定难度。

一回在游行队伍中,一般左右对齐基准是对齐最右边的同修,因为我左边的同修没有注意对齐右边,整个排面不太整齐,由于已在游行中,不好动作太大去指正,从中我想到了修炼的因素,每个人不要坚持自己,放下自己的坚持去配合身旁的同修,或基于身高腿长,也应替别人着想,体贴身旁的同修,如果每个人都能放下自我,主动去配合整体就会做的很好。

在团练过程中,同修间时不时会因排队等事发生矛盾,或彼此不高兴,不让人说。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明确告诉我们:「大法弟子缺欠的一环、漏下的一个东西,就是互相之间对于批评听不進去这个问题。」我们应该想到师父对我们的要求,修炼人就得努力做到能听不好听的,努力排斥不让人说的心,抑制有不高兴的念头;再者想大家都是为了救度众生,而不是证实自己,被人指正应该不会感到不舒服,因为那是为了你的提高。

有时看到有些同修在证实法工作的时候达不到那么神圣的状态,此时的我总是裹足不前,闷着不敢向同修指出来,一是怕心,知道同修被人说了会不高兴;二是自己的私心,没有对同修真正负起责任。修炼人遇到任何事就有修炼的因素,如何站在法上对待同修,同修或者是还没能认识到,基于对同修负责的立场,我们首先应调整好自己,顺着对方能接受的角度,和善为对方好,为整体好的去说,这是对同修的慈悲,也是对整体修炼环境的负责。

另一方面,同时也得找自己,为什么这事就被你看到了,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说:「那么是不是在这过程当中我们也变的非常执著于他的错误,自己心里头就是过不去?那么你就变成了执著,你就变成了向外找了。你就不能够想一想他的不对为什么叫你看见了?他的不对,为什么你的心里头就那么难受?」学到师父这段法后,我找我有什么人心,发现到我总觉的自己一定要很善、以非常婉转的方式,在对方能接受的情况下去说,往往同修能接受;但一天同修指出那是我有执著名与情的人心,想在同修面前维持和善的形象,执著面子和怕得罪同修,或基于同修是协调人角色不敢指出来,在这些执著于自我的人心中,障碍了我与同修交流,也阻碍了整体提高,因而也会失去更好完成救度众生的机会。

国外证实法

从第一次二零零七年元旦香港声援一千七百万退党游行活动开始,乐团以音乐救度众生的形式参加约四十几次国内外证实法活动。乐团在几次出国活动中,遇到了许多考验,如香港七一遣返事件,印尼游行被迫取消,马来西亚国庆游行被迫取消,这有乐团粒子不足的问题,也有这些国家的现政府为了利益与中共恶党走的比较近等因素。

今年七一是香港回归十年,一如往常我申请香港签证,同修通知我港签没过,也得知很多人港签没过。之后看报导,先行出发的同修被遣返回台湾,我动了人心,觉的是不是修的不好签证没过,同时也因许多同修被遣返心情感到很沉重。然而,一个修炼者遇到任何事情应该是不动心的,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中说:「其实无论旧势力怎么做,在宇宙中的相生相克的关系中就是这样,它无论怎么做都是在替大法弟子做广告。比如说大法弟子搞的很多项目,邪恶一干扰,正的善的力量也随之而来。坏人做的什么事情都一样,只要它一抹黑我们,要干点坏事、捣乱的事的时候,本身就是替我们扩大影响。」我认识到,签证发不下来,这么多同修被无理由遣返,正是揭露邪党恶行,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好机会,叫全世界人更看清恶党邪恶的本质,那不就是件大好事吗?

在印尼雅加达时,原订游行受到邪党领馆阻扰,大家仍整装到达游行现场,过程中来了许多警察阻挡我们游行,我们原地演奏了起来。警察要我们不要演奏,一时吹奏乐音变的又大又急,出现对着干,没有善的体现。当时我体悟修炼人一走一过,留给众生的只能是慈悲,只能是善,除了无可救要的邪恶生命外,修炼人对于人都是要慈悲与爱护的,我想这些警察就是我们此次要救度的众生。之后大家唱着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场面慢慢的转变了过来,怀着跨越千山万水、为着众生而来的心,原本冲突不祥和的场,顿时变成充满慈悲祥和正的场,最后我们还专为警察们演奏了几首乐曲。结束后,我坐在车上,隔着窗,望着警察们在十字路口上上下下的指挥交通,我对着一位正对来往车辆指挥的印尼警察笑了笑,心里只想着,我们有没有把真相、慈悲留给了你们呢?

这些过程,无论是从印尼的警察,到香港入境局奉命行事的官员们,修炼人应该要明白,他们本性是善良的,而且他们多在不明真相、或被迫奉命行事的情形下,做出对大法弟子不好的事,我们知道这样对他们不好,除了应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控人的邪恶外,如果我们在遇事时都以善对待,多替对方着想,多关心他们的辛劳与委屈,我想对方都要掉眼泪的,那有谁不相信法轮大法是正法呢?

正法進程中一个环节

师父在《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中说:「所以你们做的每件事情,哪怕你在常人中平衡好家庭的关系,平衡好在社会上的关系,你在工作单位里的表现,在社会上的表现,不是简简单单的敷衍敷衍就行了的,这一切就是你的修炼形式,是严肃的。」

前不久,乐团参加了在台南举办的台湾全运会的开幕与闭幕活动,这次全运会可说是汇集来自台湾运动界的精英及高层,乐团能到全运会,是可借这次机会让这群运动界人们明白法轮大法的真相,另一方面,大家知道明年六月人权圣火到达台湾,这群人有机会为明年人权圣火全球巡回传递活动而跑、而发声,让他们给自己摆放一个好的位置。

台湾全运会期间,在前来台南的同修及做不同证实法项目的同修们集体共同讲清真相下,明慧网报导,在二零零七年台湾全国运动会园游会上,人权圣火全球巡回传递活动受到许多运动选手的签名支持,在十月二十一、二十二日两天约有六千位选手签名支持,至二十五日全运会结束计七千多人签名,其中有六百多人表示愿意加入明年迎接圣火的行列,一起路跑,这让我体悟到,一个整体不一定都做一样的事情,乐团在其中也只是一个环节,先以音乐拉近世人目光,后头得有同修去发真相资料、讲真相,整体配合,证实法的力量才巨大。

通过学法、修炼,我们知道我们不是什么娱乐性俱乐部,乐团仅是为了救人而存在。我悟到每个人都在做着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我们无法参与每一种证实法项目,但我们都可以正念支持每一个证实法项目,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都是大法中的粒子。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二零零七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