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起诉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七日】师尊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谈到用中国大陆现行法律起诉指使迫害的中共当局或参与迫害的凶手问题时,谈到“容易遭到迫害”的问题。

个人认为,目前在中国大陆,以大法学员的身份進行或参与起诉,确实容易遭到迫害。从河北石家庄营救王博一家和武汉营救张伟杰学员两案来看,结果非常相似。七月七日,明慧网曾登载一篇学员文章,谈到参与营救同修的基点问题和自身修炼的问题,是参与营救同修被迫害的主要原因,这是从修炼角度進行切磋。

本文想从另外一个角度進行交流。实际上,从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角度看,这两案都起到了正面、广泛而又积极的作用。

从另一方面看,同修被迫害看上去形式上一样,但实质上有很大差异。有的是因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所起到的作用大、影响面广而使得邪恶气急败坏、咬牙切齿、歇斯底里的不遗余力的進行迫害,只要能找到一点同修的执著,就死死抓住不放,疯狂的迫害。但也有是在证实法的过程中,没有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或在色欲、钱财、或在讲真相中不考虑世人的接受能力等问题上犯了大错而又不知悔改的,也被旧势力抓住不放,遭到迫害。

不论是何种原因造成了迫害,我们要做的不是营救本身,而是如何通过营救,更广泛的让世人认清邪党的邪恶本质和大法真相,救度世人。这个过程本身是个修炼,而大法弟子也是在救度世人的过程中越来越成熟并走向圆满。

仅就营救本身而言,确实存在一个整体环境是否形成且成熟的问题。而真正形成一个成熟而又金刚不破的整体,决不是形式上的大家共同在做某件证实法的事,而是真正整体、每个参与其中粒子都能处于一种神的状态,没有自我,从整体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角度和层面看这个事情的效果,再相互配合圆容,各自做好应负责、承担和配合的工作。可能河北和武汉两案都存在整体问题。

如果人人都能够设身处地的想想,如果我处于主要参与营救的同修的位置,我会怎样做?如果我处于配合参与营救同修的位置,我应该如何做?如果这个过程中有各种心性上的摩擦或配合上的问题出现,怎样做到自己向内找?整体向内找?整体或某个同修出现了问题,我有没有责任?是仅仅没有指出同修的问题,还是真正意识到是自己的什么心或执著造成了整体的不和谐、不协调、或产生间隔、使证实法的工作无法進展?

如果真能做到,在大陆以大法弟子的身份、以大陆现行法律起诉邪恶的环境真的就成熟了。

我们不怕被迫害,但是我们也不能被任意迫害,更不能承认这种迫害。

以上为个人认识,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