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穴市冯银秀等四位大法弟子被迫害死因揭秘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八日】曾几何时,在湖北省武穴市城乡,是凡认识冯银秀、赵治丹、郭茂全、梅中全的人,只要谈起几位大法弟子的死因,很多人都误以为他们是病死的。其实他们是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发动镇压法轮功之后被中共迫害死的。在此,特将这五位大法弟子的死因公诸于世。以正本清源,使因此而对大法存有不好念头的人们能端正认识,认识大法,退党自救,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冯银秀,女,三十岁,武穴市龙坪镇花园村人。未修炼前,一场大火使她脸上留下了疤痕,生产、生活难以自理。得大法修炼后,使她歪着的脖子正了过来,勾着的手指也能伸直了,生产、生活的能力也都恢复了,只是脸上留了些疤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中共诽谤,二零零零年初,冯银秀进京上访,为法轮大法说公道话,被公安带回武穴拘留所非法关押,龙坪派出所恶警(姓名不详)在提审她时,硬要他交三千元罚款,她交不出,恶警扇她两耳光。自此冯银秀回监号后由于家无经济来源,巨大的思想压力导致她精神失常。释放回家以后,龙坪恶警仍不放过,恶警徐锦标(据说现在有所好转)伙同花园村恶人几乎天天上门逼要三千元罚款,冯银秀家贫如洗,三百元都拿不出,哪来三千元钱交罚款?在百般无奈之下,加上精神失常,终于导致冯银秀跳江自尽。就这样,好端端一个修炼“真善忍”的良家女子硬是活活被逼走上了绝路。

在冯银秀死后没几天。有人看到江上一棵树上勾着一具尸体,赶忙报案,龙坪派出所派员到现场,看见冯银秀的尸体,佯装不知,随之来到冯银秀家以示“济贫”,还在社会上造谣说“冯银秀是炼法轮功炼疯了”,妄图以此粉饰他们的丑恶嘴脸,掩盖他们的犯罪行径。

赵治舟,男,五十岁,龙坪朱河村梅林垸人。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进京为大法说公道话,遭恶警绑架武穴拘留所,遭上反背铐等酷刑迫害,致使他原有萎缩性胃炎病情加剧。一天夜里,在监号内上厕所时,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头栽倒在地,昏死过去。送医院抢救回家以后,当地恶人仍不放过。村副书记陈大汉(在迫害赵治舟以后遭恶报死亡)。村治保主任黎辉玉带人上门逼要送赵治舟到医院抢救时的所谓“欠款”,赵交不出。副书记陈大汉和村治保主任黎辉玉竟将赵治舟原来投资三万元建成的锯板厂内的机械等东西全部变卖,做三千元“抵债”。厂被邪恶党徒搞垮了,没有了生活来源。由于贫病交加,自此赵治舟身体渐渐变差。一年以后,含冤离世。

郭茂全,男,五十余岁,武穴市刊江办事处郭金盘垸人。提起郭茂全,武穴江家林一带很多人都知道,他在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炼前后一直身体很好。就只因为二零零零年末被武穴刊江派出所恶警蔡汉军(现已遭恶报判刑五年,据说由于他作恶多端,现在狱中被折断腿)带到刊江派出所附近塞进麻袋毒打后劳教,在武汉狮子山劳教所再遭吸毒犯包夹胡文杰(班长),汪超刚(打手)用拳头和手肘猛击前胸,随又将他按跪在地,用皮鞋跟猛蹬他后背使肺部严重受损,导致回家以后创口溃烂致死的,并非真正病死的。

梅中全(俗称梅和尚),男,六十多岁,原为武穴市刊江办事处团山一寺庙住持。武穴市太平乡梅大垸人。一九九六年得法以后原有多种病症多已好转,使他深知法轮大法是真正的佛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迫害前后,他多次赴安徽,广州和江西南昌,景德镇等地玄游宏法,讲真相,救世人。二零零一年初,在他刚刚回庙没几天,国安警察就将他绑架武穴拘留所非法关押。为反迫害,他绝食二十六天。在他生命垂危之时,武穴公安怕担责任,将他送回,没多少天含冤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