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人心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九日】

一、抛弃「习惯」 溶入集体学法

过去一直有参加集体学法,只是都是小型的几个同修的交流,虽然也想参加比较大型的集体学法,但因离家远,时间又不能配合,所以就这样一直拖着。直到认识一位住在外岛的同修,她说她住的地方只有她一个大法弟子,几年下来,在没有同修交流的情况下,她误以为炼炼功就算修炼了。后来到台湾住了一年,参加集体学法,才知道原来大法弟子还要学好法、发好正念、讲清真相。她在离开台湾前夕,语重心长的告诉大家要珍惜这么好的修炼环境,这让我很触动。想想如果把我放在只有一个大法弟子的环境中,我将如何自处?台湾到处有炼功点,到处可以找到学法组,而我竟这么不知珍惜!还给自己找了一堆借口:要离家近,又要时间能配合的才要去。

自从修炼之后,近视度数就逐年减轻,有一次带小孩去做视力检查时,自己也顺便检查度数,发现又减轻了,从原本的三百二十五度变成三百度,医生让我试戴新的镜片。结果怎么看都感觉看不清楚,医生这才发现,虽然度数只剩三百度,但眼睛已长期习惯三百二十五度镜片,所以只得戴回旧的镜片。医生若有所思的说:「都已经变成习惯了啊。」我领悟是师尊借他之口来点化:凡事不能变成习惯,否则习惯成自然,就麻木不知精進了。几年下来习惯了小型学法组,交流的同修不多,长期下来,心性的提高较有限。小型学法组中断时,有时根本是独修状态。不知不觉已习惯这种状态了,所以也没想突破。其实,「环境」是很可贵的。往往越多人的集体学法交流,有越多同修在法上去谈体会,去圆容那个场,个人思想受到启发的深度和广度也更大。

悟到这一点,于是开始寻求突破。我决定去参加一个以前认为「不合适」的一个大型学法组。集体学法当天,明明开车直走半小时就可以到的地方,我却迷了路。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不怕迷路,这条路我认准了、悟到了,就一定会努力走下去。没多久,我就绕出了那个迷途,找到了学法组。

二、「硬着头皮」打电话

自己参与比较多的证实法项目是幕后的、间接的讲真相工作。幕后工作做久了,容易对救众生缺乏紧迫感。有一回,跟电话组的同修一起吃饭,他们都是打电话很多年了、很坚持讲真相的精進同修。我说我这几年不是没打电话,但都断断续续的不能坚持,只要一中断,再拿起电话时,就倍感困难,几乎都是硬着头皮去打的。

想不到其中一位同修却说:「很正常啊。我现在也还是每天『硬着头皮』在打电话。」我很讶异,不敢相信每天都在打电话的同修也会有这样的感觉。我说:「真的吗?」他说:「是啊。不过,我觉的『硬着头皮』的感觉很好,都是在去自己的执著心。」那天回家,整晚都睡不着,一直想着这句话。为什么我把「硬着头皮」打电话视为畏途,而人家却可以把同样这么不舒服的感觉当作是考验心性、提高层次的大好机会。这差距不是太大了吗?那一晚,我几乎是睁着眼等天亮,心里想:等天亮之后,我一定要赶快打电话,不再逃避!

从那以后,我开始打电话。旧势力对我打电话的干扰也是时不时的会出现。记的有一次手机讲到没电了,我走到柜子前准备要充电,一看吓了一跳:家中五支手机的充电器全不翼而飞,柜子上空荡荡的!怎么想也想不透这是怎么回事?冷静下来,悟到是旧势力在干扰,也可能是在考验我打电话的决心,心想:不让我用手机讲,我就用家用电话讲。虽然电话费比较贵,仍然坚持把剩下的电话号码都拨完。晚上,先生回来告诉我,他早上临出门把充电器都带去上班地方充电了。我一听就觉的这不合逻辑,充电器机型都不一样,他的手机根本不适用我的充电器啊。我没对先生说什么,只是更加清楚自己要更加大正念、更坚持的打电话。

我一般是利用白天在学校时的课余时间打电话,有一回,下载了几个电话号码,打到最后一通,一看手表,已快要放学了,心想要不要继续打?放学时全校会广播、放音乐,加上小学生放学很吵,这些杂音会使我很难听讲电话。但如果现在不打呢,又怕他错过听真相的机会,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说:“大法弟子几乎已经成了人类在各个地区唯一的希望了。”考虑之后,决定继续打!电话一拨通,对方接了电话,为了赶在放学广播之前让他退党,我很快的把真相说了一遍,然后就切入关键点说:「如果您曾经入过党、团、队,我现在在退党网站就可以帮你起个小名退出,可以吗?」他没出声。我有点着急,连问了几次:「可以吗?可以吗?」他还是没回话。这时候,全校开始广播,接着又是放学的音乐,声音之大,我已经无法听到对方的声音,不知道他到底说了还是没说。内心挣扎:要不要挂掉电话,等音乐变小之后再打呢?最终我没有挂掉电话。反正已经听不到对方的反应了,就当作自言自语吧,反复的把真相稿讲了两次。就在这时,热闹的放学音乐中,一小节和一小节之间突然出现低落的声音空档,我抓住机会赶快说:「刚刚那些您听明白了吗?请问可以帮您退党吗?可以吗?」宁静的几秒过后,一个低沉的声音回答说:「好啦」。之后,马上又是闹哄哄的音乐上场。那两个字让我眼泪都快掉下来。在那样的环境冲撞中,如果我稍有一点放弃的念头,对我来说,只是挂掉电话与拿着话筒的差别,但是对于电话的另一端,我挂掉电话就等于放弃了他的未来,放弃了他被救度的机会,就这么重大!从那一刻开始,我不再为自己一天能退几个而高兴,而是真正发自内心的为对方退出恶党、免被淘汰感到由衷的欣慰。

每天「硬着头皮」打电话,不再逃避。而「硬着头皮」那种感觉也越来越轻,怕心一天比一天少。我知道自己打电话讲真相起步太慢,但就象师尊在《北美巡回讲法》说的:「正法这件事情没有结束,对大家来讲都还有从新做好的机会。是啊,只要迫害一天没结束,那一天就是机会」,以前一直觉的自己的悟性还不错,现在看来是悟性太差了,几年前就该做好的事,却一直没悟到、没做好。这次是师尊的慈悲,再给予弟子机会做好。所以,真的要走出人来,抛弃越多人的观念,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