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徐州市睢宁县六一零头目杨书广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一日】杨书广,男,51岁,出生在江苏睢宁县梁集镇王行村、商庄。现住睢城镇后园社区前吴组实小宿舍。曾在汤刘小学、教育局、机关党委、龙集乡工作,一直以来这个拍马溜须左打右压,嫉贤妒能自命不凡的平庸之辈,自恨阴招损才无用武之地。

自从首恶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后,杨书广却“如鱼得水”。在邪党“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灭绝人性的指令下,杨书广坏事做绝,丧尽天良,“名利双收”。

* 捞钱捞名

1999年7.20以后江泽民动用国家大量财力物力迫害法轮功,迫害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人。杨书广认为发财的机会终于到了。其一,充份利用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强行关进邪恶黑窝洗脑(徐州市六一零洗脑班设在睢宁县苏塘乡平楼),省市财政都往这黑窝里拨款之机,做假帐向上骗钱。其二,被关押的每个人每月逼交七百元到二千元生活费,而实际消费不足百元。其三,乱造假发票,到有工作的法轮功学员单位报销。其四,对解除洗脑人员,还要逼交所谓的保证金,保证金少则二千元,多达上万元。七年过去了,还有很多人被种种借口拒绝拿不到钱,即使拿到也是遭到了百般刁难、阻挠。

通过上述手段,这个邪恶之徒财源滚滚,黑心钱使尽。财捞到了,再捞名,那就是极尽恶能的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杨书广被江苏省“六一零”定为“转化专家”(迫害专家)先进人物。知道真相的亲朋好友苦苦相劝杨说:共产党”惯搞“莫须有”罪名、惯搞政治运动,其实质是杀人运动,你应该理智,不能再干缺德事、干大恶事了,为自己留条后路,为子孙积德积福吧。而杨书广却说:我要是不尽快爬到局级,马上就得下来。不捞白不捞,留什么后路?财也发了,名也出了,只要能当上局级?

* 害人夺命

在黑窝里,这个失去人性的家伙,对不愿意放弃“真善忍”信仰的大法弟子的迫害更加疯狂了,他派人到南京女子监狱学习所谓的管理经验,回来后一度把洗脑班早饭的馒头减至不足一两,饭一天不足一斤。就是这样也改变不了这些敢于坚持真理的“修炼”人、敢于揭露真相的学员。杨书广恼羞成怒,雇用社会上的流氓,采用手铐、木棍、橡皮棍、竹坯、电棍等工具,酷刑折磨大法弟子。有的被关进“反省室”反铐在地锚上毒打、有的反铐在铁窗上、铐在床上毒打、有的吊在树上脚不沾地毒打,有的先用木棍敲打手指、脚趾,然后从脚到小腹,接着再用两根电棍夹着电,学员被打的遍体鳞伤,血肉模糊,有的被打的几次昏死过去,打手用水泼醒后继续打,真是惨无人道,惨不忍睹,活脱脱的人间魔窟,罄竹难书啊!就这样杨书广还威胁说要加重迫害,他声嘶力竭的叫喊:你们已经上小册子了,如果还不转化,随时随地都可以把你们送到精神病院去。被关进徐州市精神病院的学员,被它们每天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酚噻嗪类神经阻断剂)强行注射,强行灌药,被他们折磨的目光呆滞,身体极度衰弱,走起路来步态迟缓,弱不禁风,双手极度颤抖,连喝水杯也拿不起来,出现了失忆现象,人也无法站立,学员被药物摧残的时间多达一年多,少则六七个月。

被杨书广操纵迫害的有生活困难的、流离失所的、非法劳教判刑的、致伤、致残的举不胜举,在此举二例被迫害致死的:施忠玲,女、徐州市贾汪区人,关押在黑窝一年半,于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二日离开人世。临终前,医院确诊肋骨被打断两根,肩胛骨疏松,胸部积水,全身多处淤血肿块。朱向和,男、睢宁县官山镇曙光村人,因不放弃“修炼”被关押到黑窝五天,于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日左右被活活毒打致死。据目击者说其手指、脚趾全部发黑,眼睛被挖去,内脏被掏去。还说是自然死亡,真是荒谬。

* 善恶有报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在杨书广不遗余力的迫害大法弟子的同时,自身的罪业也越来越重了,三六九的往医院跑,有时大口的喷血,时不时的还到睢宁人民医院住上一阵子。患上肺结核、气管炎等等疾病,天天喘着半气,靠吃药维持生命。病魔不会无故缠身,灾祸也不会无故降临,是报应,也是天理。包括其亲人都要受牵连,其父亲,哥哥在他作恶多端期间先后患上癌症死亡。不仅如此,就连给杨书广建房子的工人也被砸伤,险些被砸死。

明白真相的人说:此人双手沾满了无数无辜善良人的鲜血和生命,害人害己,报应啊报应!还有的说:迫害人时胆子大如天,现在知道遭报应了,后怕了。他分分秒秒生活在恐惧中,自恨不争气,怎么失去理智了,怎么变疯了?无法对良心、道义和法律交待啊!

七八年来,杨书广迫害睢宁县及徐州市周边地区大法弟子的滔天罪恶,被“明慧网”、“法网恢恢网”、等世界知名网站,和世界媒体曝光。已被登上全球迫害法轮功的恶人榜,同时也被国际追踪调查迫害法轮功组织定为重点调查对象之一。

随着江氏集团对大法和大法弟子所犯下滔天罪行的大曝光,随着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与国际正义力量合作,随着退党浪潮的继续高涨,中共的解体已不可逆转,审判江泽民的条件日益成熟,江泽民必将伏法。那些参与行凶人员难逃罪责。在此,奉劝杨书广悬崖勒马,迷途知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