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结束同修遭受的迫害,我们能做些什么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日】这些天总是想起曹东,他一个人远离我们,在西北被关押;想起这么多年来,和他在一起,我总能找到差距,他总是能把证实大法当成最重要的事,虽然刚出狱,他没有安于个人的安稳,当大法形势需要他站出来时,他依然冒着危险,顶着压力,积极接受欧洲议会副主席采访并如实讲述真相。

对比之下,我们北京的有些大法学员历经魔难后,往往还困在过去个人修炼状态中,不能达到法在不同时期对自己的不同要求,不能越到最后越精進。表现在:不愿冒着风险去讲真相,忙于常人之事,泡在常人生活中渐渐麻木,为生存的舒适奔忙,想平平安安地度过正法的最后一段时间,淡忘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与伟大责任;有的虽然也看明慧网,也按时发正念,也学法,也讲真相,但还是与大法隔着什么,隔着的是常人那点私心和观念,死死抓住就是不愿放弃,总是有所保留而不是无私无我的完全溶于法中;有的借口要静心学法,“符合常人社会形式”,其实是掩盖了一颗怕心和“自保”的心,维护的是个人的安逸,消极被动的等待师父和别的大法弟子把人间的环境正过来;还有的人自以为心态平和,当其他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时,去挑别人修炼过程中的毛病和未去掉的人心,无形中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加重而不是减轻、消除同修所承受的巨难。

我想,曹东被迫害事情的发生对我们北京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应该有所触动。正法弟子是被当成一个整体来“考验”的,我们全面否定旧势力安排的所谓“考验”,就必须达到完成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使命的心性标准与境界。曹东大胆突破了在中国大陆直接向国际社会讲真相的禁区,这是需要极大的正念、来自于大法的勇气和对众生的慈悲的。他被非法抓捕审判,与我们北京大法弟子的整体状态密切相关。当听到他被迫害消息的时候,我们每个人是否都应该向内找一找,是自己心性上的什么问题造成了整体上的漏,使同修遭受迫害?身边任何一个同修受到迫害都会给整体带来损失,自己有什么责任?如果我能做的更好,也许同修就不会受到迫害。如果事先知道同修要去讲真相,大家都能精神起来整体配合好,一起学学法,帮他想的周到一些,并且能高密度的持续发正念;如果我们每一个人的心性和状态都到位,真的形成了一个圆容不破、坚强有力的整体,在世间就会形成一个强大的正念之场,邪恶就迫害不了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反而会被我们清除殆尽。

既然迫害已经发生,眼下我们的一思一念都在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为解体同修所遭受的迫害,我们能做些什么呢?首先不能允许自己再沉睡、麻木下去了,不能有与己无关、身在事外的旁观者心态,甚至庆幸自己没被迫害的肮脏心理,更不应该指责、埋怨、挑毛病。北京大法弟子有责任加大力度发正念,清除北京地区空间场的邪恶,不允许国安、610等继续行恶;我们还可以把邪恶迫害曹东的情况及时在网上曝光,及时下载、做成真相资料,用广泛散发真相资料或面对面讲的方式,向北京地区的民众揭露邪恶和呼吁营救。

我们心里要明白,营救一位同修不是我们的最终目地,是要在这一过程中大量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之场,使更多的世人明白真相后得救;同时,营救同修就必须做好协调配合,可以让我们在这一过程中迅速形成整体,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如果我们今天还做不到师父所讲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我们就仍然是旧宇宙为私为我的生命,就会因达不到标准而继续被旧势力钻空子,削弱整体,影响正法進程。

按照邪恶原定的时间表,曹东近期内就要被非法宣判。这种无视天理的审判我们心里根本不能有丝毫的承认,只有彻底解体它!其实,不仅为了曹东,面对被邪党要挟的整个国家机器的压力及其一切流氓手段,昔日我们身边的同修正在承受着他们不该承受的一切。为结束对曹东和无数同修的迫害,我们每个人真该认真想一想:我能为同修做些什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