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的邪恶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一日】我被中共六一零特务组织非法送到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淄博王村女子劳教所)迫害,现在把我所知道的王村劳教所的邪恶内幕说出来,叫更多的人知道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学员是在怎样的被迫害、折磨的,叫人们认清邪党的罪恶。

在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里,坚定的大法学员被罚整天坐板凳,被那些邪悟转化到邪恶一边的人做所谓“转化工作”,不“转化”不让睡觉。因长时间不让睡觉,我实在坚持不了了,被逼“转化”了。

劳教所有个地下室,恶警将那些坚持不“转化”的学员送到地下室关着。一次恶警叫我去打水,我刚开门,看到墙上挂着个大法学员,头被包着只露出了眼睛,当时吓了我一跳。她两眼直看着我,我不知道她是谁。

我刚被非法关押在王村女子劳教所五大队。有一次上厕所,看到一个大法学员被几个医生堵住嘴不能喊,后来听说是她拒绝“转化”,“跳楼”摔坏了。后来不知道哪里去了。

不久我又被关进二大队。在那里看到很多拒绝“转化”的大法学员被折磨。孙玉真因坚信师父,整天喊大法好,恶警把她铐在厕所边上,身穿单衣,把头绑在窗前被北风吹。有一次恶警让我去“转化”她,我一见到她,我俩就抱头痛哭。恶警说这样的场面不能叫我看见。回去后我就和大法学员发正念除恶,让他们把孙玉真放回来。孙宁死不“转化”,到最后已经起不来了,后来也不知到哪去了。

大法学员杨贵丽是个未婚姑娘,因坚信师父,坚决不转化,整天被关在黑暗的地方,最后也是起不来了。不知道哪去了。

还有王晴,因坚信师父,坚决不转化,最后也不知道哪去了。还有个不知道名字的大法学员,她也是坚决不“转化”,绝食,最后起不来了,最后也不知到哪去了。大法学员陈爱云受过很多折磨,因坚信师父不转化,恶警就把她铐在厕所边上让北风吹,冬天地上放上水,鞋子湿了,把她的鞋脱掉光着脚,身穿单衣冻她。我看到后心如刀绞。

王富玲因坚信师父不“转化”,班里劳动完不成,吸毒犯就把她打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

张万霞,也因坚信师父不“转化”,班里安排劳动她不干,吸毒犯就把她打的死去活来,整天关在楼梯里。我听了心里难受,在班里哭了,骂吸毒犯,结果被邪恶犹大告诉了恶警。恶警找我,我哭着说,我们是同修,我心疼。张万霞实在坚持不了,都不想活了,我找机会对她说:“要坚持活着,不要叫师父担心。她说“好”,从那以后她继续坚持着。

淄博王村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每天强制劳动十八个小时,从早四点到晚十点不许休息,给大法学员的身心健康造成严重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