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军队在迫害法轮功中的作用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二日】中国军队不是国家的军队,也不是人民的军队,而是中共的党卫军,是中共暴政的工具。中共军队从打内战起家,在国家经历外来侵略的抗战时期,躲在远远的大后方发展实力,抗战结束后,就跑出来打内战。中共把其军队称为“人民解放军”,不管平时如何的宣传“军民鱼水情”来欺骗和迷惑老百姓,可是每每在重大关键时刻,都站到人民的对立面,都是中共用来镇压和屠杀中国人民的工具,从新疆屠杀少数民族、文革中在广西公开动用军队镇压老百姓,到八九年“六四”时在北京街头大开杀戒,九九年直接动用军队迫害法轮功。回顾历史,中共军队是其打内战和屠杀中国人民的工具。

中共对军人的洗脑严重,对军人的思想控制严厉。中共对法轮功的大肆造谣、诬陷,使得军人完全不明真相,加上中共军队的流氓化、黑社会化、纳粹化,军队充当了江氏集团系统性地迫害法轮功的得心应手的工具。但由于中共对军队的严密控制以及军队保密等特殊性质,现在外界对中共军队系统在迫害法轮功中的作用了解十分有限,当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人们将会看到中共利用军队迫害手无寸铁的无辜善良民众的全部罪恶。

一、中共军队直接参加迫害法轮功

反观中共的历史,人们就会发现,中共的斗争哲学把人民都视为假想敌人,并且在实践中进行“假敌真打”,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今天打这个,明天斗那个。自掌权以来,中共已经虐杀了多达八千万无辜的中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由于个人的妒嫉,把法轮功视为敌人,发动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全国各地有大批大批的法轮功学员去北京和各省市政府部门上访,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由于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人数众多,警察已经不够用了,于是中共的军队(尤其是武警)直接参与截访和非法抓捕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在北京和许多城市的政府部门,在天安门广场,以及北京附近通往北京的重要路口,大批军人把守路口,截堵和非法抓捕上访的法轮功学员。

中共一直把军队作为其能够耍流氓、虐杀人民的最强力的保证,是中共迷信强权政治的精神支柱,是江氏集团有恃无恐穷凶极恶地迫害法轮功的依靠。从一开始,江泽民就下令中共军队直接参与迫害。如果没有军队的直接加入,那么迫害从一开始就难以继续下去。

中共非法抓捕了大量法轮功学员,把他们非法关押在监狱和劳教所里,这些监狱和劳教所的外围都是由武装警戒的。

中央军委直接制定系统性迫害政策

自中共把法轮功定为头号敌人之后,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六年五月份,中共中央军委开过六次“处理涉外宗教问题”专门性会议,主要就是针对法轮功。

据来自军队系统的“沈阳老军医”指证,省一级政府有权在所辖军区的监管之下设立重刑犯罪分子的“资源再回收”机构,这是中共中央军委在一九六二年就有的文件,而且一直沿袭至今。根据该文件规定,死刑及罪大恶极的重刑犯罪份子可以根据国家及社会主义发展需要进行相应的革命化处理,在文革期间最大的“革命化”处理就是食用,就是用来做食物,其次是建立各种工程及进行生产作业。

根据一九八四年的一项补充规定,重刑犯的器官移植被合法化,许多的地方公检法部门对待该问题基本上要么是直接移植然后火化,要么击伤进行形式死亡仪式后直接移植然后火化。进入一九九二年后,实际上完全公开化了,由于许多行业的发展,人体成为昂贵的工业资源原料,活人甚至死人尸体成为原料。

中共中央军委的文件和由此而做出的补充规定,成为中共系统性地非法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依据”。

二、解放军总参谋部直接参加迫害法轮功

解放军总政治部负责中共给军人洗脑、控制军人的思想,是中共寄生在军队身上的附体,从政治上贯彻执行江氏集团的迫害命令。然而总参谋部作为军队的指挥系统,在迫害法轮功中同样起着极坏的作用,把其拥有的情报、间谍和军事技术用于迫害法轮功,包括收集所谓的“法轮功情报”,监听国际通讯,组织针对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暗杀活动,等等。

情报机构针对法轮功的特务活动

中共的情报系统由军队、国安、公安组成,其中军方水平最高。总参谋部下属的二部(总参二部)是军方的主要情报机构,负责管理内外勤特派人员及驻外各国武官,搞特务活动。这几年来,中共向海外派遣的很多特务,很多是专门针对法轮功,收集所谓的“法轮功情报”,向中共高层提供假情报,欺骗不明真相的人,为迫害制造借口;在海外散布谣言,诬陷法轮功,使得很多人受其蒙骗,以达到孤立法轮功的目的。这些特务中有多少来自国家安全部,多少来自总参谋部目前还不得而知。

自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来,法轮功学员在世界各地经常受到中共特务的骚扰、威胁。中共控制的最为严密的两个部门驻外使(领)馆(海外)和“六一零”(国内)中两名被安排负责监控、迫害法轮功的官员陈用林和郝凤军在澳大利亚弃暗投明,站出来揭露中共种种见不得光的迫害法轮功的内幕。

陈用林证实说,澳洲有近千名中共间谍。郝凤军证实了陈的说法,他说中国有强大的间谍网络在海外运作。陈同时揭露中共对当地法轮功的政策有十六字方针,即:“针锋相对、主动出击、争取(澳洲政府)支持、赢得(澳洲公众)同情。”从他们提供的线索可以证实,中共将国家恐怖主义之手从国内伸向海外,实施群体灭绝犯罪。

澳大利亚时代报(The Age)二零零五年六月八日报导,中共大使馆为了破坏法轮功的活动而采用了多种间谍手段,如监视、大规模窃听电话甚至私入学员住宅等。

失败的暗杀阴谋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透露,一九九九年,在江泽民企图用减少五亿美元的贸易顺差为条件引渡法轮功创始人未果后,就由曾庆红向特务部门秘密下达了暗杀令,由国家安全部和总参谋部联合组建了一个特别行动组,专门负责搜集法轮功创始人的行踪,招募、训练杀手,准备暗杀李洪志先生。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江获悉法轮功创始人准备到台湾讲法的消息后,即由曾庆红秘密派人与台湾的黑社会组织秘密接触,以七百万美元重金收买杀手,准备暗杀行动。由于法轮功创始人早已了解他们的动向,最后时刻才宣布改变赴台计划,致使江的暗杀计划落空。

不甘心的江泽民曾庆红恼羞成怒,给特别行动组下了军令状,要求不惜一切代价进行暗杀,密令国家安全部和总参谋部联合组建了一个特别行动组,招募训练一批亡命之徒。这个行动组的宗旨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乃至生命制造事端,栽赃陷害,误导舆论民意去敌视法轮功,并寻机暗杀法轮功创始人。江泽民特批五十万美金招募由妇女组成的“敢死队”,仿效“斯里兰卡猛虎组织”,把她们训练为“人体炸弹”,准备派遣到美国,等法轮功创始人参加学员心得交流会时,装作法轮功学员、靠近法轮功创始人,以身体引爆。

不久,在二零零一年香港法轮功心得交流会前,江、曾得到密报,法轮功学员将在一月十三—十四日在香港举行会议,法轮功创始人将在一月十四日的会议上发表讲话。江泽民立即下达密令,要不惜一切代价抓住这次在中共地盘动手的机会。于是总参谋部、国家安全部及公安部三方联手,立即制定了一个代号为“一一四”的暗杀行动计划,当时东南亚和北美等地的中共海外情报机构都进入特别状态,香港及澳门几乎所有的黑社会集团均被中共威逼利诱而涉入暗杀行动。此计划指定由港澳地区黑社会集团实施直接暗杀,这样就可以避嫌。对此秘密的安排,江泽民自信万无一失。

但一月十四日李洪志先生没有出席会议,暗杀又一次落空。这时,暗杀团才知道李洪志先生已经洞悉刺杀阴谋,江泽民极为得意的这个暗杀计划彻底落空。多次刺杀未果,江的心里开始胆战心惊。江的别动队也一个个莫名其妙接连遭遇车祸等意外事故而最终解体。刺杀阴谋最终不了了之。

监听国内外通讯

总参谋部和国家安全部在国外大搞特务恐怖活动的同时,总参谋部下属的三部(总参三部)利用其先进的军事通讯技术(包括技术侦察,监听、密码破译、无线电侦察等),调用大批人员(据称有十万之众)负责监听所有国际长途电话,特别是监控有关法轮功的通讯。

总参还不断把开发出来的先进军事技术拿出来针对法轮功炼功群众。例如,总参谋部第五十四研究所(属总参谋部四部)开发研制“语音识别系统”。这个“语音识别系统”被利用来识别法轮功学员的声音:先利用电话问询的方式录下法轮功学员的声音,被录音的法轮功学员在以后的通讯中,这个系统都能通过声音识别出来。

在国内法轮功没有任何说话机会的情况下,海外法轮功学员创办了一些合法的网站。中共特务攻击这些海外的网站,非法侵入法轮功学员的私人计算机,植入病毒、木马,窃取所谓的“情报”。迹象表明,这些中共特务使用的网络技术极有可能是来自总参谋部开发和管理的军事技术。

二零零六年五、六月份,中共公安部层层传达文件:对法轮功要不惜一切代价,要用一切可用的科技手段进行监控。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有知情人员向明慧网透露,中共在东海舰队(总部在浙江省宁波市)建立了一个对全国范围内进行监控扫描手机的信号监听塔,对拨打和接听所有手机进行监听,扫描,凡中共感觉敏感的语音,就进行锁定,跟踪,追查。“法轮功”一直是其进行监听的最敏感的词语之一。

三、解放军总后勤部是活摘器官的核心管理机构

在江泽民的对法轮功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密令下,中共军队的医疗系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另一种残忍至极的迫害。

不经同意在法轮功学员身上做“人体试验”

著名英国科学杂志《自然》于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二日以“中国临床试验:不需患者同意”为题,发表实地考查文章,指出中国临床医学研究的道德严重失控,中国的研究员和医疗专家对医疗道德规章和患者“知情同意书”了解甚少;一些伦理审查委员会(IRB)人员,却总期望走捷径。

中国地方上的医院做人体试验都不征求患者同意,中共的部队医院就更加肆无忌惮了,在没有得到受试验人的同意下,在活体上进行药物人体试验,其中许多受害者是被强制试验的法轮功学员。

据内部透露,中共在一些被监禁在医院里的法轮功学员身上做了不少试验,有的人被注射了不明药物,痛苦到满地爬、撞墙,最后在极度煎熬中死去,并立即被火化。

伪造文件 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可以对“死刑犯”、“重刑犯”进行“革命化处理”的指令,由公安、法院、监狱、医院串通一气,中共非法活体摘取器官很早就开始了,其中医院部份早期主要是军警系统的医院(军队医院、武警医院和公安医院),地方医院后来也大规模地参加了。

法轮功被中共“假敌真打”、定为“阶级敌人”后,中共中央军委的“革命化处理”就应用到法轮功学员身上。于是法轮功学员成了中共非法摘取器官的活体库。

器官移植的管理系统是军队,该类事情的管理及机构的核心是军事系统,具体就是解放军总后勤部。总后勤部管理全军的医疗卫生,下面还设有一个卫生部。军队有一百五十多家医院,绝大部份都开展了器官移植,在非法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中起主要的作用。

经过近半年的继续深入调查,二零零七年一月三十一日,加拿大调查员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公布了调查报告的增补版,并且也证实中国军方广泛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四、其它

特别军事监管管理区(特别军管区,即集中营)

军事设施是指直接用于军事目的建筑、场地和设备,它们是军事禁区或军事管理区。很多军事设施都是绝密的,不为外界所知。中共用一些军事禁区大规模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这些军事禁区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据知情人根据自己了解的情况透露,这类集中营在全国有三十六个。

中国国土七分是山,在群山环抱的山脉里,有许多军事用途的山洞,许多重要军事设施、国防仓库转入地下深处。这些山里的军事设施大多都是绝密的,都能够装许多人,小的都可以装一个团的人(千人以上)。

除了军事禁区之外,在毛的“深挖洞”时期,在许多城市修建了四通八达的地道网。这些早期人防工事,后来和经济发展与城市建设相结合,得到进一步发展,现在全国已构筑大量各类防空工程。例如,在一九七九年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因资金困难停止延伸建设的一项防空工程,该工程埋深二十一米,高六米,宽七点三米,建成总面积十一万一千八百平方米,全长九点五公里,全部钢筋混凝土结构。全国有多少类似这样的人防工程?这样的人防工程能够藏很多人。

被非法关押在集中营里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做苦力,也成为器官移植活体库的重要组成部份。二零零六年三月,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被揭露出来后,中共为了掩盖罪恶,对许多法轮功学员进行转移。例如,一些法轮功学员被转移到所谓“大后方”的重庆附近(万州)的防空工程洞里。

军队走私活人贩卖活体器官

中共军队极其腐败,走私历史久远,早在延安时期就种植鸦片,走私毒品。江泽民掌权时期,中国道德开始全面沦陷,军队武装走私越演越烈,陆海空三军相互勾结从事走私,为新崛起的超级走私集团。其中海军利用其优越的条件,向境外走私。据分析指出,中共军队走私物品包罗万象,如石油、电器、汽车、钢材、香烟、通讯器材、黄金、武器、毒品等等。总之,只要差价大的,军队都敢走私。

中共对法轮功进行其“革命化处理”,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就成为中共非法攫取暴利的商品。据“沈阳老军医”透露,中共向境外走私出口活体供器官移植,其中大多数是法轮功学员。据海外媒体报道,中共海军利用得天独厚的条件和优势,进行活人出口/走私法轮功学员。由于中共对信息的严密封锁,目前还无法直接证实。

地方武装(民兵)

除了军队、武警直接参加迫害法轮功之外,地方“六一零”、公安等和地方武装部勾结,利用地方民兵迫害法轮功学员,用民兵、警察和其它闲杂人员巡逻、蹲坑,跟踪、抓捕法轮功学员。

五、结语:强权战胜不了人性

中共军队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来攫取暴利,这种地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令天地震怒。中共疯狂到了头,已经恶贯满盈,这也就是天灭中共之时。良知尚存的军人应该退出中共,不要与恶党为伍,为其陪葬。

中共迷信强权和武力,把其党政军的力量都用来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民间修炼团体,可见其疯狂和邪恶。然而暴力是改变不了人心的,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都以失败告终,中共貌似强大的军队在佛法面前也是渺小的,迫害是注定要失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