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畏惧的人类是可怕的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七日】不再畏惧的人类是可怕的,中共强制推行“天不怕、地不怕”的无神论,目地是使中国人的思想观点发生扭曲,扭曲了的思考问题的方式使人们很难并不愿去接受新的东西,这就使思想禁锢在共产党能够控制的领域里。共产党依靠思想灌输假、恶、斗的理论,将数代善良的中国人玩弄于它的股掌间。

中国共产党的“大无畏精神”是“无神论”的一个很好的体现。“无神论”使很多人放弃了数千年来对神的信仰,远离了最起码的道德的约束,造成了当今社会道德急剧下滑的局面。“我是天王老子,我怕谁!”几乎成了最流行的座右铭。

人不再畏惧,没有了道德与心法约束,人就会无恶不做。世人恐惧爱滋病,其传播途径之一的性传播,在中国由五年前的百分之九的比例增长至目前的百分之二十八。如果这个数据不停的增长,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落入死亡之渊。计划生育,中共的“基本国策”之一,控制中国人口增长。可全世界知道,计生办的工作人员将这一“基本国策”拿来当抵挡法律的盾牌:他们将孕妇折磨直至流产或母子死亡。老百姓不敢告发,法院不敢受理。

大部份吃国库粮的工作人员,吃喝嫖赌,样样都懂。小小地方银行行长,贪污公款两亿元,竟无法查找;小小的局长,家外“二奶”成群;小小科长,公款吃喝,习以为常。现在,人们奉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歪理,都认为做好事的人是“神经病”,是在管闲事。精神方面,许多人想尽办法在背地里诽谤他人来抬高自己。人们像没有眼睛的蚯蚓,只在肮脏的泥潭里寻找“无量前途”。

没有人能阻止历史的车轮,没有人能蒙蔽历史的明眸,尽管中共在篡改历史的档案。我们触及的历史中,竟把巴黎公社这次流氓行为说的无比高尚,竟把列宁这个道德沦丧的人渣说成“革命导师”;竟把共产党的发展史,这极其荒谬、无耻、邪恶的故事装饰的富丽堂皇。中共不敢向天下人说清抗日战争中他们不抗战的现实;不敢向天下人说出张思德烧鸦片累死的实情;不敢向天下人说起“六四”学潮天安门广场发生的惨无人道的屠杀;中共政府不敢向人民大众开放中国档案馆中最机密的“馆中馆”;不敢让国外的人权调查组在中国接触太多的知道它的人权罪恶的人;不敢让实际上网民最多的国家——中国的公民知道它运用世界上最先进的网络监控技术来封锁对它不利的消息和监视人们日常上网的形迹。一百万个“不敢”,不敢记入历史,但历史是神明,她会向世界揭示最后的真相,那将是在不久的将来。

当然,爱国并不等于爱党。我一如既往的爱着自己的祖国,我们的中华民族,世界的中华文明。只是希望人们清醒过来,除掉被灌输给中国人的那种战天斗地“大无畏精神”,重拾道德,回归神州大地原有的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