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东方神韵的当代“丝路”

归航书札之三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三日】

仲明贤弟:

见信好。今天是腊月二十四,不知你们有没有大扫除?

上次你问到西方社会对中华传统文化的了解,其实远离故土的海外华人,一般也都比较珍惜自己的文化传统,当然也希望中华文化为西方主流社会所了解、认可。然而多年以来,正统中华文化在西方社会始终保持神秘的面纱,主流社会对于中华文化的认识,除了中国美食之外,仍然相当有限,往往是或如蜻蜓点水般失于肤浅,或因被误导而曲解。前者如广受喜爱的动画片《木兰》,尽管讲了木兰女扮男装替父从军的故事,却把木兰描绘成性格独立、反叛传统的现代型少女,最后在战场上“找到了自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而木兰替父从军中传诵千古的忠孝两全的文化内涵依旧不为西方所了解;后者如某“名导”按中共要求精心打造、进军西方的几部所谓大片和歌剧,尽管采用了历史题材,却又按政治目的扭曲史实,结果西方人看到的只是动用电光声色打造的大场面、尸横遍野的血腥、勾心斗角的宫廷权谋,夹杂着情欲、乱伦的情节。因为有意的扭曲历史,在这里侠客竟和忠义毫不相干,会忘记亡国之痛、生死朋友之义,为了美色、官禄或某个所谓“一统天下”的虚幻理想而与残民以逞的暴君合作;西方人能看到的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充其量也就是弱肉强食的诡谋权术。所以,中华文化对许多西方人来说,可以说神秘之处依旧神秘,误解之处还在误解。

简言之,限于语言和思维方式的隔阂,西方媒体、艺术界往往不能领悟中华文化深刻的精髓;而掌握着整个国家的文学艺术、教育资源的中共,却因自身本性的原因和政治原因也根本不可能把中华文化的真正内涵呈现给世界。

经过中共几十年刻意安排的“教育”,今天的中国大陆很多人也已不太理解中华正统文化真正的内涵。古人敬畏天地神明的传统,在很多人看来不过是“迷信活动”罢 了,不少人也确实相信中国的历史真不过就是一场场充满奸诈、虚伪的帝王将相争权夺位的斗争史。

事实上,正是因为古人对天地神明的敬畏和信仰,才可能留下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神农尝百草、嫦娥奔月、仓颉造字、唐尧禅让、大禹治水的动人神话和传说,才可能留下黄帝飞升、观音济世、达摩渡江、八仙过海,以及真武大帝、张三丰、济公和尚、邱处机等修炼人的神迹;正是对永恒的天理、天道的信仰,才可能形成中国人以“仁义礼智信”为核心的社会道德规范和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人生价值观,才可能孕育出不屈的苏武、鞠躬尽瘁的诸葛亮、忠义千秋的关公、精忠报国的岳飞、一片丹心的文天祥,才可能造就出文景之治、贞观之治的兴盛、康乾盛世的繁荣,才可能有以轮回报应贯穿始终的《红楼梦》、以修炼得道为主线的《西游记》、以茫茫天数不可违作结的《三国演义》。如果中国的历史仅仅只是那几千年沉淀下来的糟粕,如厚黑的权谋机诈和勾心斗角等,又怎么可能创造出五千年辉煌的文明呢?

希腊人向世界传播自己的神话,美国人把“In God We Trust”印在美钞上,埃及的太阳神庙闻名于世,早在文艺复兴之前的中世纪,欧洲的文学家、艺术家、音乐家就以讴歌神为使命,可是今天,有多少西方人知道中国的盘古、女娲、神农和八仙呢?

古代的丝绸之路曾给西方带来对东方文明的惊叹。今天有一条现代“丝路”也在传播着中华神韵。这就是海外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全球华人新年晚会。以神话传说为主题的晚会,真正把中华正统文化的精粹介绍到西方主流社会。二零零六年在美国纽约著名的无线电音乐城上演的新唐人新年晚会曾被美国主流音乐评论杂志列为全美十大演出之一。二零零六年底在纽约百老汇的圣诞晚会,连演九场,好评如潮,二零零七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至今在旧金山、费城、休斯顿、洛杉矶、华盛顿……加拿大温哥华、渥太华、蒙特利尔、多伦多演出,吸引大批中西观众,几乎每场都人满,成为北美艺术界的空前盛况。

晚会曾经演出的节目既有表现神话和传说的“飞天”、“造像”,也有以历史题材表现传统忠孝价值观的舞蹈“木兰”、“精忠报国”,有以现代题材表现善恶有报的舞剧“归位”,以及展示少数民族风韵的蒙古族“顶碗舞”、藏族舞“雪山白莲”等等。很多中西方观众在现场被感动得落泪。这恰恰是因为演员们以纯正的心演绎出中华正统文化深邃博大的内涵,恰当的节目编排展示了中国人对生命来源、人生目地的探索、对神佛慈悲的理解、对天理天道的信仰。

据说有人因为有些节目以法轮功为题材而有微词。其实历来用艺术的形式表现传统价值观,并不限定就必须采用历史题材,当今现实的题材如能恰到好处的应用,反而更易被观众理解,关键是表演者对所表现的文化内涵的深刻领悟,才可能使文艺演绎达到触动和洗涤人心的效果。

从大批观众的反应来看,晚会的表演很到位,真正让西方人领略到了东方文化的神韵。德国驻美国休斯敦总领馆副总领事Kai-Uwe Spicher看了晚会后表示:“看晚会时,我感到内心很平和、很放松,很珍惜现在所拥有的。因此我联想到,这台晚会不仅仅是一种舞蹈艺术,更是人们生活方式和生存状态的一种指引,那是一种和谐、平和、知足、感恩的心理状态和生活方式。” 渥太华大学教授、诗人、作家、加拿大总督文学奖评委席瑞尔·戴彼第 (Cyril Dabydeen)称晚会“精彩绝伦,精美的舞台艺术、美好的女高音演唱,我非常欣赏这场演出……尽管我研究中国历史多年,在看到演出后,我还是对中国文化有了更好的理解。中华文化是这样的非凡。”

西方主流社会对中华文化如此赞叹,应该是每一个炎黄子孙的骄傲。希望我们都来支持当代的“丝路”,让世界了解博大的中华正统文化。

安顺!

堂兄:振岩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