阖家团圆日 追思心滴血

风雨中无助的法轮功学员遗孤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三日】现在离过年还有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小孩子们似乎都盼过年,因为过年的时候他们可以穿新衣服、自己的很多想法到过年时好象都能得到大人们的满足。然而有这样一些孩子,他们本应象所有孩子一样生活在父母的关爱中,但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法轮功之后,年幼的他们竟然一次又一次的面对与父母的生离死别。每当别的小朋友都和自己的父母举家团圆的时候,他们却追思心滴血,思念不知身在何处的父母、不知何时才能见到他们的至亲。

他们是孤儿,只因为他们的父母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的原则,就被江氏集团残酷的迫害致死,万般不舍的把他(她)们孤零零的留在世上。他们是那样的稚嫩和娇弱,每天在生死存亡线上徘徊。

◎父亲邵慧被迫害致死,母亲穆萍正面临非法审判,邵林垚至今一无所知。

二零零二年八月,桦甸大法弟子邵慧在吉林市被迫害致死,至今邵林垚还不知道爸爸遇害的消息。邵林垚曾一次次经历了警察抓走了他的爸爸妈妈,夺走了他欢乐的童年,使他从三岁就开始饱尝孤独、无助、惊恐、思念……,稚嫩的心灵过早地承受着本不该他这个年龄承受的悲苦。


邵林垚

在劳教所受迫害将近三年的妈妈穆萍被所外就医放回家后,邵林垚寸步不离,生怕再次失去妈妈。晚上妈妈出去多晚回来,他都不睡,坐在那里等着。妈妈告诉他第二天要上学得早点睡,孩子含着眼泪说:我就怕你一出去再被坏人抓走,你不回来我心里总不能平静。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吉林市国安将正在长春上班工作的穆萍绑架,国安恶人还伙同长春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孟家屯派出所的警察非法抄家,并抄走电脑、现金、七万元的存折、大法书籍和真相光盘等。第二天将穆萍非法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六零八室,现已被非法关押三个半月,目前吉林市船营区法院预谋非法开庭审判大法弟子穆萍。

然而这突如其来的一切,11岁的小林垚和他年迈的爷爷、奶奶来说却一无所知。以往穆萍每隔半个多月或一个月就给孩子打个电话,现在已经三个多月过去了,绍林垚没有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就经常蒙着被,偷偷的哭。可是懂事的他当爷爷奶奶说起你妈妈一点信也没有的时候,小林垚就安慰两位老人,奶奶别惦记,现在可能抓人风紧了,我妈妈可能是躲哪了。

小林垚一直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但现在爷爷奶奶的身体一天比一天糟,使得林垚的生活处境艰难。小林垚的爷爷76岁,眼睛因青光眼白内障做了两次手术,由于日夜思念儿子邵慧,眼睛几乎失明。奶奶69岁,近半年来一直有病打针。两位老人没有能力做家务,所以屋子里看上去有些乱,茶几上摆满了各种药,衣服杆上还挂着刚刚打过的吊瓶。

近日来奶奶的身体非常不好,她总担心他们爷孙二人今后怎么办?有一天,奶奶当着绍林垚的面跟他爷爷说:我要是“走了”,你就去托老所。之后又看着绍林垚说:你就去找你姥姥。绍林垚懂事的说:我不去姥姥家,我也跟爷爷去托老所。奶奶说不行啊,咱们的钱不够,你爷爷的钱只够一个人的。绍林垚幼稚的说那么咱们就把现在的房子卖了,我能上学,还能上大学,我以后还能打工。

两位老人到现在还不知道绍慧被迫害致死,更不知道穆萍正面临非法审判。林垚奶奶常说:我们家给迫害的太惨了,绍玲(女儿)被判了12年,绍慧(儿子)也五六年没有消息了。穆萍以前一个月还能往家打个电话问问,现在一点信也没了,一想绍慧心里就翻个,说着说着老人就泪流满面。老人连自己的年岁都记不准了,但却清晰的记得绍玲被非法绑架的日子和绍慧从劳教所正念闯出的日子。他们两个老人现在已经没有照顾自己的能力了,不能做饭洗衣服了,已经无能力照顾绍林垚。

◎奶奶、父亲被迫害致死,母亲如今得了癌症,徐帅不知自己将去向何方?


大法弟子徐卫东的遗孤:徐帅

徐帅今年16岁了,得法前,他母亲徐桂英就因家境贫寒,离开了他们,改嫁给别人。所以小徐帅就与奶奶、父亲相依为命。6岁他跟随奶奶、父亲修炼法轮大法,他还经常到学法小组参加集体学法,交流,还到炼功点炼功。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法轮功之后,警察、街道人员的经常上门骚扰、抓捕、拘留、劳教,都给他幼小的心灵留下了难以抚平的创伤。

更让小徐帅痛苦的是,七年的对法轮功的镇压、迫害,使他失去了爷爷、奶奶、大爷、父亲。现只有老叔、姑姑照顾他,但叔叔经济收入微薄,已无力照顾他,姑姑家只有一室,现在姑夫已经不同意徐帅留在他家。原本学习成绩很好的他,现在由于担心自己的生活,学习成绩下降。

◎ 母亲被迫害致死,朴永鹤七十多岁的姥姥为了供小鹤上学,每天工作11个小时。

吉林市大法弟子崔正淑曾被两次非法劳教,在黑嘴子劳教所恶警竟指使恶人在30多天里不许崔正淑休息,在33天内仅睡了22个小时(明慧网曾报导)。由于被迫害严重,劳教所见她进食困难,生活不能自理,身体极度虚弱,怕她死在劳教所里承担责任,于2003年4月18日把崔正淑以保外就医为名送回家。2003年8月初,崔正淑身体状况进一步恶化,于2003年8月12日上午含冤离开了人世。

13岁的朴永鹤失去了这世界上最疼爱他的妈妈,成了遗孤,由姥姥照顾他。为了家里的生活,73岁的姥姥给人打工, 每天工作11个小时,一个月四百元钱,姥姥没有更多的时间照顾小鹤,常常把他一个人留在家。


朴永鹤和姥姥的合影

◎王子林失踪六年多,女儿的美好愿望:有一天最疼爱她的爸爸出现在她的面前!


王子林

王子林,吉林市江北林场工人。1997年5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2000年11月19日离家赴北京和平上访,再也没有回家,至今杳无音信,家人两次进京寻找王子林下落,仍无结果。

王子林的女儿莉莉十六、七岁,非常懂事,知道妈妈身体不好,经常安慰妈妈。妈妈给人干临时工一个月四百元,有腰椎间盘突出的病,为了不丢这个工作,有时甚至腰后面带着钢板去上班。每当想起王子林失踪加之各种困难堆积在一起的时候,母女俩常常抱头痛哭。孩子对来看望她的大法弟子说:我看到你们就象看到了我爸爸。之后就伤心的哭起来。在她心里一直有个美好的愿望:有一天最疼爱她的爸爸能够出现在她的面前!

◎ 母亲穆春梅被非法关押,15岁的刘忠浩还要照顾年迈的奶奶。

大法弟子穆春梅二零零六年三月在大连被邪恶绑架,后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期间遭受各种迫害。家属几次要求见人,都遭到马三家劳教所管教的拒绝。她的儿子刘忠浩,今年15岁,长得非常可爱,但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到无名的忧郁。以前爷爷活着的时候,那时候靠爷爷的工资还能勉强度日。就在三个月前爷爷突然去世,孩子失去了唯一的依靠。有一次刘忠浩想爷爷和妈妈竟然跑到离家几十里远的山上爷爷的坟地里哭。

现在刘忠浩和奶奶生活在一起,奶奶风湿性关节炎走不了路,他负责照顾奶奶和干家务,目前只靠爷爷留下的十个月的抚恤金生活。这个钱花了,不知道以后的生活怎么过?他想到马三家劳教所去看妈妈,又担心奶奶在家没人照顾,当提到妈妈时,孩子用手捂着脸,呜呜的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