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夫妻双双学大法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四日】我家住湖南,是地地道道的庄稼人。是慈悲的李洪志师父把我和老伴从病魔中解脱出来,给我们新生,并教我们做好人、做比好人更好的人。

修炼法轮大法前,我被疾病缠身,经常头痛、头昏,全身乏力。二零零零年,头痛加剧,恶心、呕吐,中药西药吃了一大堆,不见好转。无奈之下,只好全家商议,凑了点钱,上长沙大医院去检查,看能不能医好这个病。在长沙第二人民医院做了CT检查,诊断为脑瘤。医生说,吃药打针是无济于事,唯一只有开颅做手术,但不做安全保证,医疗费至少要先交三万元。我一听简直吓呆了。天哪!我不知哪辈子造的业,得了这种不治之症!要治还得先交三万元,我这个贫困农妇,一生都没见过这么多钱。这几年,为了医治我的病,家里的积蓄都花光了,该借的也都借遍了,到哪儿去弄这三万元啊!再说,做手术生死都还没把握呢。唉,听天由命吧!一跺脚,回家了。

求生的欲望是人的本能。回家后,从此有病乱投医,到庙里拜佛、请仙娘观仙、画符、化水、送毛人、冲锣驱鬼、送钱送礼……,时间一天天过去,病情却一天天加重。二零零三年,儿子把我从农村接到怀化他家,目地是想在生活上对我多体贴一点。我的头有时痛得不能忍受的时候,就到小诊所开点药,打点针,解除暂时的一点痛苦。后来针也扎不進了,药水都哧出来了。医生摇头叹气的说:“你脑中的瘤子已恶性转化,折腾了好几年,表面都打褶了,再怎么样也无济于事了,还是在家好好休养,想吃什么就吃点什么吧。”

回到家,我痛哭一场,绝望使我更加眷恋人生,看到谁都想哭。我知道自己离撒手人间的时间不远了,见到老伴、儿女们总想多看几眼,每天都是以泪洗面,我多么想在这个世上、这个家中多滞留几年啊!我不敢面对现实,我的精神全面崩溃,彻底病倒了。

正在走投无路闭眼等死的时候,我表弟来看我。他看到我骨瘦如柴、萎靡不振的躺在床上,听了我有气无力的倾诉,泪水刷的流下来了,贴心的对我说:“姐,既然你什么药也吃了,现在连针都扎不進了,那就跟我学‘法轮功’吧,这功特好,只要你诚心相信大法,每天学法炼功,师父就会管你,不论什么不治之症都会好的。而且,今天我给你请来了宝书《转法轮》,你就慢慢看吧,会有起色的。”听表弟说得那么自信、诚恳,我想:我已经是个行将就木的人,既然法轮功这么灵验,那就死马当作活马医,试试看吧。

就这样,我开始看《转法轮》。我只有初小文化,很多字不认识,就让老伴教我认。三讲读完,开始腹泻,但能挺得住,且感觉很舒服,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给我从根本上清除病业。这些法理表弟给我讲了个大概,书上也是这么讲的,因此,我心里有数。我更有信心了。

九讲读完,我能在室内活动,没有了精神压力。头痛、头晕,头面浮肿有明显好转。有时看书看得入迷的时候,看到书上那些字都镶有金边,金光闪闪。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鼓励我,更加强了我学法的信心。几个月下来,一本《转法轮》基本能诵读无阻了。这时,我的身体已完全康复,真的是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体验到了一个真正健康人的幸福滋味。

二零零五年八月,我老伴突然一身震颤,四肢麻木,半身不遂了。到医院检查,诊断为脑血栓。当时,我对老伴说:“你也不必住院打针吃药,就跟我一起修炼‘法轮功’吧。我以前病得那么厉害,生不如死,一只脚已经迈進了地狱之门,全是大法救了我,这些你是知道的。只要修炼大法准没错。老伴在我的启发下,而且他也见证了我的一切,就答应了。从此,他和我一起学炼法轮功,读《转法轮》。短短的几个月,这个世人谈虎色变的脑血栓症状不翼而飞了。

现在,我们全家和睦,身体健康。夫妻双双学大法。

我们也认识了不少老同修,他(她)们都在默默的做着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师父说:“進门不分先后,都是弟子。”(《转法轮》)我们夫妻尽管是新学员,但也不甘落后,每天都在讲清真相,救度世人。请师父放心,我们一定在证实法的路上,更加精進,一定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决不辜负师父的无上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