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孔子向老子请教说起

神传文化漫谈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四日】(明慧评论)中华正统文化博大精深,内中有修炼文化,也有针对不修炼人的“常人文化”。老子和孔子分别是这两方面正统文化的代表人物。

两千五百年前,孔子曾经到洛阳向老子请教。从他们的对话中,可以看出他们之间(也是修炼文化和常人文化之间)的境界差异。对这种差异的了解会有助于了解中华正统文化,也有助于认清法轮功的真相。

在他们的会谈过程中,老子指出孔子有“骄气和过多的欲望”,劝孔子去掉这些东西,“因为这些东西对你没有一点好处”。在他们谈论了各自对“仁义”的认识之后,老子问孔子,“你已经得道了吧?”孔子说:“我求了二十七年,仍然没有得到啊。”老子说:“如果道是一种有形的东西可以拿来献人,那人们会争着拿它献给君王。如果道可以送人,人们就会拿它送给亲人。如果道可以说得清楚,人们都会把它告诉自己的兄弟。如果道可以传给别人,那人们都会争着传给自己的子女了。然而上面说的那些都是不可能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一个人心里没有正确的对道的认识,那道就绝不会来到他心中的。”

对于孔子念念不忘和忿忿不平的东西,老子认为都只是为名利所困的自寻烦恼。孔子从老子那儿回家之后,三天没有说话。

孔子的学生子贡觉的很奇怪,就问是怎么回事。孔子说:“鸟,我知道他会飞,鱼会游,兽会跑。跑的可以用陷阱制服,游的可以用网捕捉,飞的可以用箭射落。而龙有时在云端,有时在天上,我不知道怎么办。老子就是龙啊!他的思想境界就象遨游在太虚中的龙,使我干张嘴说不出话,舌头伸出来也缩不回去,我心神不定,我已找不着自己了。”

孔子研究的是常人中做人的伦理。老子讲的是他的修炼之道,比常人的境界高很多,所以孔子并不能完全听懂老子在讲什么。

老子在《道德经》中说:“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老子非常清楚孔子宣讲的“仁义”的来龙去脉,而孔子却不能体悟老子讲的“道”。同时代的孔子与老子间的差距说明了一个理,修炼之道超越世间的一切学问。修炼人能洞彻世间一切,但不为世间的利欲所动,而不修炼的常人却迷于世间表象,往往把修炼看得神秘而难于理解。

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其实就是老子指出的:“那就是一个人心里没有正确的对道的认识,那道就绝不会来到他心中的。”换句话说,是否纯心向道,敢舍世间名利情,是能否了悟修炼之道的根本。

佛教传入中土后,又大大的丰富了修炼文化,让人们认识到还有其它的修炼形式,进而中国修炼文化繁荣出了佛道两大家,这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中华正统文化内涵深广,所包含的深厚修炼文化是为当今世人能够认识大法修炼作准备的。

从孔子向老子问《礼》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得到一些启示。常人中即使最伟大的学者、思想家也很难体悟修炼人的高境界,这在当今人们对法轮功的认识上表现尤为突出。人们总是习惯用很强的观念来看待法轮功修炼,总是用人世间的是是非非去评论法轮功修炼。

我们知道,老子在《道德经》中讲了许多治国的道理,但是作为修炼人他没有任何政治抱负之心,所以没有人说老子搞政治。倒是孔子心怀“复周礼”的抱负,周游列国。这也是修炼文化和常人文化的另一个重大差别,即真正的修炼者能够看清世间的一切,但对世间政治没有任何兴趣。

有人抵触法轮功真相,说法轮功在“搞政治”。这一方面是受中共对法轮功的造谣、诬陷的影响,另一方面也是现代人对修炼缺乏了解所致。当人们对中华正统文化中的修炼文化有了比较深刻的了解后,就会明白法轮功修炼者在被迫害中讲真相,传《九评》、劝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也就是让人们认清法轮功无辜受迫害、中共的本质以及与它为伍的危害,法轮功本身没有任何政治抱负和目的,跟政治是没有关系的。为了权力和欲望而争夺的政治活动是自寻烦恼,完全不是修炼人所追求的。

中华民族有五千年的辉煌历史,对于博大精深的真正中华文化,只有真正放下名利情的修炼人才能够彻悟其本,而常人中即使最伟大的学者也只能是知其表而不能真正的明其里。明白了这关键一点,那么就会比较容易认识中国的正统文化——与修炼息息相关的博大内涵。

这几年来,海外的法轮功修炼者在世界各地弘扬中华正统文化,深受欢迎。新唐人新年晚会传递没有变异党文化的真正中华神传文化,那么由以“真善忍”为修炼原则的法轮功修炼者来展示就最具意义。在中华正统文化被中共摧毁的今天,也只有法轮功修炼者才能展示出真正中华文化的深厚内涵。真正中华文化和人生命的最深处紧密相连。新唐人新年晚会的艺术精品让人耳目一新,观众强烈的感受到真正中华文化的精髓,从内心深处深受震动。

如果您对真正中华文化感兴趣,真正的想了解它,那么就应该好好了解法轮功的真相,好好观看新唐人新年晚会。作为炎黄子孙,更应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