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教授不再忧郁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四日】樊教授任教于技术学院,从读大学开始即苦于忧郁症的纠缠,二十余年来一直是某法门的修行者,其正式接受身心科治疗服用药物也有八、九年的时间。发病时最难忍受的是左脸颊的紧绷感,其痛彻颜面的紧绷感箍住整个脑袋而造成严重失眠与情绪低落问题。在他准备辞去大学教职、自杀念头强烈的最危急时刻,樊教授幸运的遇见了“法轮大法”。

去年农历年大年初三,樊教授的同事特别将他推介给我,想寻求咨商的协助。但是我深知咨商与心理治疗的局限性,即使投了目前治疗忧郁症的第一线药物,另外再配合咨商的服务,也不见得能完整疗愈顽固的忧郁症。而我见证了多位长年被忧郁症、躁郁症病业牢牢捆绑的患者,因为修炼了大法而快速的走出生命幽谷,迎向新生。

协谈一个钟头后,我与两位大法弟子一起,向樊教授介绍了大法,隔天的九天班课程也邀请他参加。玄妙的因缘、神奇的改变就由此刻开始。

两位大法学员与樊教授及樊太太一起聆听李洪志师父的讲法。此前樊教授还清理了数百册不同法门的书籍。

在听师父讲法时,樊教授显的焦虑难安,忍到第一堂讲法结束后,两位大法学员见其有些痛苦,于是决定陪其夫妇回家。

在大法学员发正念后,樊教授忽然安定了下来,并道出他当下所看到的离奇场景:“前面挂着一层层的瀑布,溪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坐着一个男子,两眼恶狠狠的瞪着他,诡异的是,中年男子的左边嘴角流着血……”

樊教授接着说:“大法师父出现了,并且走向前慈悲的握着该男子的手,似乎在跟他说些什么话……”,樊教授稍许又说:“师父隐去,画面不见了!”

令人惊叹的是,樊教授左脸颊的紧绷感被瞬间拔除,失眠一周来,当晚难得的睡了个安稳的觉。翌日,他精神焕发的开车载着妻小回老家探望高龄祖母。这一幕被小姨子瞧见了,难以想象的,昨日尚且病恹恹的姊夫竟在一夕之间变了一个人,这也促成了大姨子、小姨子及岳父岳母后来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樊教授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目前仍继续教书,并悟到了左嘴角流血的男子与自己左脸颊的紧绷感之业报因果关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