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世凤自述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五日】我是九六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大法之前,我在人生途中不知做人的真正目的和道德标准,为名、为利、为气而活着,给自己身心造成了多种疾病和痛苦。九六年喜得大法以后,才懂得了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做人的目的是返本归真。慈悲伟大师父给我净化了身心,身体多种疾病消失。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以江罗为首的邪恶集团造谣诬蔑大法,迫害大法弟子,长城派出所操控指使恶人和居委会闲杂人员经常上我家骚扰。二零零零年三月和七月我曾分别两次被非法拘留七天、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我到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北京天安门恶警抓捕。送回当地后,当地恶党人员对我实行了名誉搞臭、经济搞垮的邪恶政策,当众挂黑牌宣布劳教一年,开除公职,扣发工资,强盗式的多次抄家,抢走我家劳动所得的现金八千五百元,至今还有四千二百元被他们侵吞未归还。参与迫害和抄家的恶人有长城派出所邹家朝、李祥忠,郝川疆、吴向阳、张俊、韩卫宇、潘某等等。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和几个同修到边远山区发真相资料被恶党毒害的坏人举报,被北川县“六一零”恶徒非法审问。我不配合邪恶,被栽赃诬陷非法判劳教一年零六个月,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他们送我到劳教所医院检查身体,查出我“高血压”和心电图严重不正常,被黑窝医院敲诈一百五十元医药费。当时我就说身体不合格就不应该收,送我回去。送我的六一零恶徒和失去良知的医生互相勾结,强行把我送進黑窝五中队。参加迫害的恶徒有北川政法委刘果、黄兰、还有几个不知道名字。
  
到五中队以后,被几个吸毒犯流氓搜身,被助纣为虐的帮教轮番轰炸,二十四小时吸毒犯轮换看管,晚上二、三点钟才准睡觉,用邪教的歪理说强盗逻辑洗脑,施行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毁。 这时,我由于怕心和各种各样的人心,向邪恶妥协了,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迫害我的恶警有五中队罗莉、马某、邹某等。
  
一个月以后,从五中队转到八中队,又進一步遭受残暴迫害。所有大法弟子每天都要干十六——二十小时的超负荷高强度的奴役劳动,还要逼迫看诽谤大法和师父的电视,灌输邪恶的歪理邪说,恶警们找借口说赶急货,二十四小时不准休息连续劳动,而这些大法弟子绝大多数都是五十到六十岁的老人。恶警是人性全无的摧残大法弟子赚黑心钱。

新送来的大法弟子,关小间、不准睡觉,不准洗漱,白天只许一次大小便,强行用歪理邪说洗脑“转化”,不转化者,操控几个吸毒犯拳脚相加暴力“转化”,并逼迫当奴工。

以上都是我两次在劳教所被迫害的亲身经历和亲眼看所见。恶党集团那种灭绝人性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残暴行为,还有很多很多。

参与迫害的恶警:
教育科长李自强,
八中队队长:李琪、
副队长:岳莉,徐霞
管教:李霞、廖小玲等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四日回家以后,六月二十八日早上八点三十分左右江油市长城派出所六一零头目,李祥忠,张小波,操控四个恶人妄图骗我到洗脑班迫害。当时我的第一念就是:我是大法弟子,他们不配叫我这样那样,坚决不上邪恶的圈套。他们只有溜走。十分钟以后六一零邪恶头目李祥忠、张小波、韩卫宇、吴向阳四个恶警亲自上阵威胁加欺骗,妄图绑架我到洗脑班迫害。面对他们我发出强大的正念:今天我说了算,我说不去就不去,谁也动不了我。与他们面对面,大声揭露这几年迫害大法和对大法弟子所犯下的罪恶和一切邪恶手段,目地是让我的邻居都听见,最后在师父的点化下,用智慧战胜了邪恶,四个恶徒心惊胆战逃之夭夭。
  
二零零六年六月几号,恶党邪恶集团阴谋策划,指使利用居委会人员上门欺骗加恐吓,妄图将我骗进洗脑班迫害。居委会的人员为眼前的一点小利正邪不分,善恶不明,迫害大法弟子,对大法犯罪,既害自己又害他人。参加迫害的有:郝川疆、李兴友、赵玉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