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体悟到了修炼人的“忍”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七日】近些天被困魔干扰的很严重,向内找也一直突破不了,看同修的有关突破困魔的文章,自己有了一些信心,但效果也不大。慈悲的师父看见我在此方面确实想突破,又苦恼无法突破,就又象当初刚得法时那样点我早起炼功,让这个贪睡的弟子浑身发热的醒过来。可是我却在脑中想:这么静--太早了--再睡会儿。

师父在帮我突破困魔的干扰,怎能再贪睡?这再睡会儿的一念是邪恶,清除它。我突然一下坐起,琢磨了一下是先炼功还是先看书学法,还是决定先炼功。在脑子里不断闪现如何更好的学法、发正念,如何更好的讲真相,方案甚多,花样翻新,所以很难入静。从表面看来这些是为了救人,并未脱离开三件事,实质是因执著较多,更深一层的干扰,就象那个更高层的旧势力,出于为私的目地为了保全自己而不惜毁掉它的下一层。

当我努力识破邪恶的一个个花招,否定清除它后,终于达到了入静的状态。

这时报时表报时已是凌晨五点。睡在旁边的母亲听到了报时,闭着眼睛问我:“咱是先炼功还是先学法?”然后睁开眼睛,这时听她小声嘀咕“噢,炼上了。”她先去了厕所,回来又大声的咳痰、擤鼻涕,这个动作已经几年,弄的我已经习惯了,母亲误认为是清理身体所以一直不控制。本以为她会和我一起炼功,谁知她把最亮的灯打开,捧起大法书就坐到我旁边。我一想这功又炼不成了,因为母亲学法有个习惯,必须得读出声来才行,声音虽小,已经使我难以入静了。

我在心里求师父把我的两耳堵上,让我静静的炼一会儿功。可声音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更大了。那种抱怨的心又要往出返,我意识到不对,我是个修炼人不能往外找,这不是帮我提高心性吗!想到这,心就平静了。就在这种平静祥和,伴着母亲的读法声中,我炼完了静功。

虽没达到那种完全入静状态,但我体悟到了修炼人的“忍”--慈悲宽容的美妙意境。我想把灯闭掉,用MP3听法,母亲却突然对我说:“你不用闭灯,看书吧,不影响我炼静功。”

我乐了,原来我提高了母亲也跟着变了,病根儿在我这儿呀。以前母亲帮我提高心性时,我就想你是个炼功人怎么能这样啊?有时对母亲的态度,自己都感觉还不如一个常人,很是惭愧。有时虽表面忍住了,但充满了气恨和委屈,甚至还含着眼泪,不是修炼人那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精進要旨》〈何为忍〉)

我还体悟到时刻把自己当成修炼人的重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