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刚从监狱回来的同修的一些行为与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八日】我们认识的有这么一位同修,从看守所刚刚回来,不是在家静心学法,而是到处找同修交流。同修不见她,让她在家静心学法,她说同修有怕心不敢见她。到学法小组里来,不是与大家一起学法,而是讲她如何如何在里面“正念正行”的,如何如何“正念闯出”来的,一讲就是几个小时,影响了学法小组。大家都让她静心学法,然后再做事,她说:“我是正念闯出来的,我也没写三书。”

她找到以前与她合作的同修,要她以前用的电脑、打印机和物品。同修说设备已经给同修用了,正在做资料。她说:“不给我设备就给我钱,那套设备是我从哪个区带来的”。隔几天就去一次,找那个同修要设备。她说她看不到《明慧周刊》,同修说给她。她说不要,要自己做。到处找同修要钱,说她给外县同修做书、做资料,要二百、三百就行。她说她学法学不進去。

她的这种行为已经严重的干扰了整体,每当她找到同修要设备、要钱,大家都是在小组学法的时候停下来交流一番,影响了学法。而有的同修一听她要钱做资料就给她。现在用她以前的设备的同修说:把设备给她,以后不再与她接触。

这位同修是一说就“炸”的,听不了别人的意见,大家都对她无可奈何。而修炼没有偶然的事,我们所有听到接触到此事的同修,是不是都站在法的基点上来对待此事的呢?

我们每个同修都是法中的一粒子,不论协调人、负责人都是普通的修炼者,没有权威。受到迫害的同修回来后,应该静心学法,找到受迫害的执著、漏洞。找同修要设备、要钱,这是大法弟子的行为吗?难道非得做资料才是证实法,救度众生吗?师父说:“实在什么都不会的,在街头发资料,威德是一样的,谁都不会因为你做的那件事情在人类社会不是高科技而达不到那么高的修炼境界,这是不可能的。”(《2005年旧金山讲法》)

经过大家交流认为,这位同修今天说给外县做资料需要钱,明天又说看不到《明慧周刊》要设备,自己做。她没有修“真”,是在说谎,是有魔在干扰她,大家应该对此事发正念,帮其清除干扰,理智的修炼,而不只是从人中想如何对待她。

提供给她钱的同修,认为相识十几年了,她张口要了就应该给她,这是不是“人情味”太浓了呢?还是真的对她负责?这里都有很多我们需要修的。

师父说:“一个修炼者所能遇到的一切都会与你们的修炼、圆满有关,否则绝不会有。”(《大法是圆容的》)

我们整体受到干扰了,是我们的场不纯了,我们每个同修都找一找自己,还有什么执著没有放下。修炼是最严肃的,我们的一思一念都要纯正,才能达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

以上只是我们的一点想法和认识,提出问题来,希望大家在此现象面前,抓紧在法理上共同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