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区出监的大法弟子应该主动揭露迫害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六日】全北京最大的黑窝就是北京女监、男监及劳教所了。最近通过看明慧网发现,已出监的北京学员对北京监狱邪恶的曝光并不充份详实,和外地一些做的好的地区比起来有较大差距。尤其自二零零一年以来北京女监、男监都出监了很多大法学员,但对男监、女监的邪恶曝光很少。

原因有很多:有的曾深受迫害,却由于怕心不能及时站出来揭露自己在监狱所受迫害真相;有的监狱里时受邪悟蒙蔽或由于个人的软弱,参与了迫害虐待其他大法弟子,甚至亲自殴打虐待、折磨同修,干了大法弟子绝对不该干的事,出监后清醒过来,没有脸面对同修。

师父讲过:“失去这万古机缘与来世上的真正目地,比没脸见人的执著更可怕”(《走出死关》),对这些人来说,弥补过失的唯一办法是全面讲出真相。其实,这些学员自己也是受迫害者,被迫害得没有正信;有的人外表附和邪恶,自认“心中有法”,挑剔坚定大法弟子的毛病及修炼过程中的不足,自认自己是“做好人”,“没有争斗心”云云,其实已经被邪恶的旧势力牢牢控制,不自觉充当了迫害帮凶。旧势力不就是要检验大法弟子吗?符合了它们的想法,走了它们安排的路,脱离了正法,不仅不可能做好人,而且它们最终是要你连人都做不成,只能成为地狱里的鬼,直至毁灭。

还有人对监狱用伪善進行的精神灭绝没有严肃清醒的认识,患了不同程度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觉的北京监狱打人、酷刑不厉害,没有外地那么邪恶,还以为自己在“慈悲”、“善解”,其实,这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和所谓“慈悲做好人”就是被旧势力利用,在包庇、认同邪恶对其他同修的迫害了。

北京是个特殊的地方,是中共政权的中心,与国际接触面多,各种问题相对敏感,邪恶也要有所顾忌,因而更加隐蔽狡猾伪善。但是,北京更是邪恶的中心,在表面缓和的假相下面隐藏的迫害手段更加阴毒,对正信者的精神摧残更加严酷惨烈,其破坏的深度和面积也更大。所以,建议每个曾在北京被判刑关押的大法学员都把受迫害真相写出来,写出自己的亲身亲历,耳闻目睹。充份利用自身的条件,全面收集这几年来各类监狱信息,并一定要经过理智、冷静的确认,将自己知道的汇总到明慧。

建议在以下方面重点收集和揭露迫害真相:

一、有关大法学员被迫害的更详尽事实。比如,北京女监对董翠、袁林、龚瑞平、周孜、李丽、许那、赵志生、张国兰、雷晓婷、刘雪宾、杜鹃、和同鹃、路淑敏等的迫害事实。尤其女监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九日迫害董翠致死案,详细情节尚需补充,以备国际追查组织的深入追查。建议每个人根据自己所了解的情况進行核实,不要担心消息不全面,只要可靠,都应及时的通报明慧。收集信息时应特别注意收集事件参与者和现场目击者的姓名、住址、亲友情况及联系方式。

二、那些参与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监狱头头,如女监的周英、李瑞华、齐秀山、尉迟尉庆、高云启、张国芳等,分监区长田风清、黄清华、郑玉梅、刘迎春、李晓娜,席学会、陈静、牛娜、肖蕊等干警及靳红卫、李小兵、李小妹、朱宝莲、黄孝红、郑燕萍、吴月平等“帮教”、包夹的情况。其中包括职权范围、工作生活特点和具体触犯《刑法》、《监狱法》的详细事实,如,时间、地点、受害人、迫害方法手段特点及因迫害法轮功而受奖励升迁状况及联系方式。

如果更多出监的大法弟子能够有针对性的曝光邪恶,监狱邪恶迫害的真相就会越来越清楚,就能抑制、清除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势力,解体了被邪恶利用来参与迫害的干警、包夹及“帮教”思想里的邪恶因素,让他们少对大法犯罪;就解救了仍在那里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帮助他们升起强大的正念;在大法弟子不畏高压、不惧危险的付出中,世人就会越来越了解北京女监、北京男监的邪恶真相,救度了监狱内外被蒙蔽的众生。在千夫所指,众目睽睽之下,真正的罪恶者最终无路可逃,不再有藏身之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