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中见证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九日】看了近几期的《明慧周刊》中刊登同修网上交流会文章以后,深受启发和敬佩。我也把我修炼的过程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我是一九九六年三月八日喜得法轮大法的。在不断学法修心中提高升华,知道做人的准则,能按师父和大法的要求去做,做事先替别人着想,不说些搬弄是非的话,不伤害对方,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等。经过几年的修炼,也是信师信法走过来的。在得法后的修炼中,也遇到一些家庭中的魔难,心性的考验,和(病业)干扰等方方面面的考验,想到师父在法中写到:“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没有向外去找的。”(《转法轮》)想到师父的法,心态平和,把人世间的一切都看的很淡,不再那么执著了。

在心性的过关中,我丈夫脾气不好,动不动就发火,打人、骂人。在二零零三年春季,种地时,我丈夫的弟弟妹妹也去帮忙(丈夫退休在农村买块地)。种完地后,弟弟妹妹要回家了,头天晚上他问我说:“你给老五点钱(老五是他弟弟)。”我说给了,他问我给了多少,我说20元。他当时就火了,说:“你打发要饭的呢?”(在头两天,我已给他弟弟妹妹各30元,没和他说)然后他又说了些不好听的话等,这时我回了一句。这下他当时就炸了,我正背着脸往地桌上放东西,他突然给我个耳光,当时就把我打倒在地。他大拇指就骨折了,嘴里还不住的骂。他弟弟妹妹说是他的不是,赶紧拉他去屯里打车去医院。他们走后我也感到有点委屈,在这时师父的法在我耳边响起,“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都是常人中的状态,谁今天惹你了,谁惹你生气了,谁对你不好了,突然间对你出言不逊了,就看你怎么对待这些问题。”“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因为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保证是这样的。”(《转法轮》)师父的话打开我的心结。

正想着,门开了,他们回来了,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倒在炕上,他嘴里还在不停的骂我。他的弟弟妹妹劝他不要骂了,他象没听见似的,一个劲的骂,不知骂了多久,我都睡着了。第二天早上我去帮他放羊,象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事过不久,他说他遭报了,手疼的不行,我什么也没说。

还有一天,我正在做饭呢,到晚上六点发正念,我把煤气点着,就回屋去发正念,正发着,就听到厨房有动静,我想这要是住平房,还以为屋里進来人了呢?我家是五楼,不可能進来人,不管它,就继续发,一会就听“叮”的一声,我急忙跑出一看,“哎呀”,满厨房全是黑烟,阳台通红,我忙过去一看,排烟罩上大窟窿往出冒火,小小的阳台简直变成了火海。这时我惊呆了,不知从何处下手,我只顾求师父帮忙,师父帮忙,然后才想起关掉煤气,往排烟罩上下浇水,火是浇灭了,可是厨房,阳台一片狼藉,满屋黑烟,可事后一看什么也没有损失,更显大法神奇。

还有一次在农忙时,有位老乡在我家附近,当时天很热,老乡来我家喝水,我一按电钮就从井里打上来凉凉的水让他喝,还装了一暖瓶。这时我马上想到外边我在烧火做饭,炉子旁边我还放了两捆苞米杆,跑出去一看,果然苞米杆倒在烟筒旁,被火燎着了。我马上去屋里端水,和那个老乡把水端来,火已经上屋檐了,(因我家是草房)我连续泼了几盆水,火被浇灭了,但我却吓的出了一身冷汗,当时我就悟到,我要不是学大法,说不定这小房就没了呢?这都是师父在帮我,是大法的神奇,师父的伟大,给我化解这份灾难。

“四二五”和“七二零”后,邪恶开始对大法和大法弟子進行迫害,因自己有怕心,没有去北京证实法,在发真相资料过程中因有漏,被恶人绑架。那是一天中午,我骑车骑到解放大路立交桥,看到一个电线杆很好,正是贴真相的好地方,又显眼。当时人也不多,就把“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贴到电线杆上,很高兴,刚骑上车子走,就听到后面有辆黑面包车拉着警笛,我回头一看是来追我的,我一边往前骑一边发正念。因地形不熟,拐到一楼区死胡同被截住了,当时想:完了,被抓了!马上又想起师父教的正法口诀,心里不停的念,在师父的呵护下,他们也没说什么,就把我给放了。是伟大的师父保护了我。

在二零零一年晚上出去做真相时,因有漏,又被邪恶旧势力钻了空子,被蹲坑的恶警给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因平时学法不够精進,被常人心带动,被所谓的“帮教”说的话所蒙蔽,以为参与了政治,结果就向邪恶写了所谓的“保证”。事后回想师父的法理,认为不对劲,江氏流氓集团不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们也不用出来做真相,我们是救度众生来了,我们是堂堂正正随师正法来了。看到邪悟者,那些犹大的一些状态根本不对劲,一点修炼人的本性也没有,还互相看管着坚定的大法弟子,发现有经文,有的邪悟者还去报告管教,这怎么是作为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于是我清醒过来,不再听信那些邪说,有机会就向“决裂”的人讲真相,讲外面的正法進程,用师父的法启发她们;我们不能向邪恶“保证”什么,那是不对的,师父为度我们吃了无数的苦,耗费多少苦心,从地狱给我们除了名,捞出来,替我们承受我们生生世世造的业,善解了人世间的恩恩怨怨,简直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解教”后,回到家经过一段时间调整,静心学法炼功,我又溶入了证实法行列。虽然三件事在做,但时不时还有怕心,家庭的矛盾也不断出现。记得去年十月十八日的下午四时左右,我们正在吃饭,这时女儿已吃完饭,准备去上课。我丈夫以为女儿已上课走了,就问我说,女儿的婚事定了没有?我说没定呢,他就有点不高兴,说处对象好几年了还不定!这时女儿在客厅答话,说:什么定不定的,先处着呗。(女儿跟我说过两人经济不稳定,先处一段时间再说)

这时我丈夫还没吃完饭就把碗筷都摔了,弄的棚顶上都是菜汤,碎盘子和碎碗弄了一地,把电话也摔了。还要去摔电视,这时我去拉他,他就把我打倒在地,左一拳右一拳直往我脸上打,我女儿跑到屋里去拉他,他把女儿也打了,顿时把我俩打得鼻青脸肿,头发也拽得乱乱的,又去厨房拿刀,说女儿打了他,要砍女儿。这时我急了,忙把房门打开,邻居跑進来把他拉住。我把女儿推出了房门,我俩跑下楼,去了姐姐家,在姐姐家住了一个月,我俩又租了一个平房准备与他离婚。

事后他表示不能原谅女儿,而我却可以被原谅。十一月八、九号,他突然给妹妹打电话,问我在哪里,回不回家?妹妹接完电话,当时没有跟我说,跟姐姐商量。第二天,姐姐打电话给我,让我去她家有事儿。她就把我丈夫打电话的事告诉我,问我怎么想的?我说按常人讲,把我打成这样,就是不该回去,尤其对打女儿,心里更不平。按修大法的,应该回去,这都是自己的难,自己的业力造成的。我平时也很执著女儿,心想,不管你对我怎么样我都能过去,就是别对女儿不好。姐姐(同修)也指出我修炼的不足,说你对女儿太执著了。如果要不是修炼,我也不能让他把你打成这样。我对姐姐说:什么也别说了,我回去。我告诉女儿我回家的事,女儿当时就不高兴了,哭了,说:不准你回去!你回去后,他打你,把你杀了,我都不知道。我是永远不回这个家了,受够了。看你在这家活的多累,早就应该和他离婚,还回去自找苦吃。我说:妈是修大法的,做事要先替别人着想。你爸在农村一个人也不容易。就这样我就回家了。

女儿在外住一年之久。他们父女之间像仇人似的,谁也不理谁。我极力调和,想让他们和解,都无济于事,心里很烦闷。后来我想可能是我太执著了。我应该看淡这些,也可能是他们之间在解怨,师父会善解的。这样我就不去想那些了,把全身心用在了做三件事上。

在零六年阴历八月初四。我和丈夫说:明天女儿过生日,他说那你就给女儿打电话,让女儿回来吧。我当时很高兴,就给女儿打了一个电话,女儿也同意回来了。女儿回来后,父女俩见面很亲热,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谈到了工作的事等,谈的很投机,也很开心。现在我家听不到往日的吵闹声了。我们一家三口相敬如宾,女儿也和他父亲有说有笑的,日子过的和和美美。我悟到,这都伟大的师父把我们的恩怨给化解了。只有静心学法修炼,师父什么都帮。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以后,我要做好师父要求我们的“三件事”,用大法来衡量自己。修的执著无一漏,别再让旧势力钻空子。给家人减少压力,别替我们担心、害怕。学好法,同化好大法。让师父多一份欣慰,少一分操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