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论语》洪法记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日】近三个月来我经常为有缘人恭读《论语》,过程中深深感受到佛法无边及师父的慈悲,每位听闻佛法、同沐佛恩的人都受到了极大的触动。

吴老师是位卓越的教育工作者,常被推选为绩优教师接受表扬。她平素仰慕大法,普受学生、同事及社区家长的爱戴。前天她问道:于修炼上自己是否悟性不足、机缘未到?我便兴起为她读法的念头。我虔敬的读了两遍《论语》,当读至第二段“那么'佛法'到底是什么呢?”时,她眼中的泪水如溃堤般,涔涔而下,朗朗的读法声中她有着巨大的感动。她不解的问我:为什么会这样?“应该是明白的一面被触动吧!”我肃然的答着。

张校长是一所完全中学的校长,国中部、高中部与社区大学的校务相当繁重,兼又进修博士班课程,因此身心俱疲,一个月前他罹患了“颜面神经麻痹症”。前数日于电话中我为他读法时,他感觉法轮旋转,全身发热、冒汗。于是在三天后的会议中场休息时间,我再度帮他诵读《论语》。他结印端坐聆听着佛法,近五十分钟的时间里,能量流一直在他身上强劲的转着。最后,他惊叹不已的睁开眼睛、双手合十恭敬的说:“谢谢李洪志老师。”当晚我拨了通问候的电话,他欣喜的告诉我:“麻痹的脸颊会动了……。”

萧所长是一国立大学研究所的主管,其谘商专业望重士林,十余年来,长期兼任本县训辅工作辅导团的督导,对半数辅导团团员修炼法轮大法感到新奇,也和团员常有修炼上的对话。某日,上午讲座课程结束,见他略感疲累,我遂与另位学员邀其至谘商室听读佛法。二人甫读至“人类的科学再发达,也只是宇宙奥秘的局部”句,萧所长已怡然睡着,二十分钟后始悠悠醒来,他耸着肩膀惊奇的说:“奇怪,怎么就睡着了?僵硬的脖子好象松了!”

张、李、苏三位校长及林、王两位主任均为旧友,因访视工作而于张校长办公室小聚。午休时间谈及大法修炼,我也准备读法。修行某法门茹素多年的张校长不拟错过,要求等他从洗手间回来再开始,此念头相当珍贵。听了三遍《论语》,五人体验各有不同。李校长觉的周围能量转动,身体舒适。苏校长身心松弛,飘然欲睡。王主任有免疫系统失调的问题,感到背部发热,双颊潮红及感觉颊部冷热快速转换。林主任则一扫疲态,精神焕发。张校长眼前分别出现草原房舍、海洋及空中俯瞰大地的壮阔景象。我深知五人皆与大法有缘。

吴督学是一心性极佳,甫走入修炼行列的学员。某次会议间谈及肩膀僵硬的问题。我帮他读法时,《论语》二字一出,他描述说有一股能量迎面而来,身体也因能量绕转而前后微微晃动着。稍后,僵硬感消失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