颂师恩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学员。十多年来,我虽没看见什么,但在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的风风雨雨中,感到师父时时刻刻都在身边呵护、点悟着我。我从一个业力满身的人成了令宇宙众神都注目、羡慕的大法徒,其中倾注了师尊多少心血呀,没有恩师的慈悲呵护,我寸步难行,也就没有今天成熟的我。

同其他同修一样,我的满身病(如严重的风湿、神经衰弱、胆囊炎、甲亢等)修炼后都不治自好。现在说起来轻松,可师父为我拿掉这些业力,得付出多少呢!

我虽然是闭着修的,但是师尊讲的法我都相信。这个信来自法中。所以师尊让做什么我就做好什么。我知道师尊让我们做的都是最好的,给予的也是最好的。师父在讲法中一再强调学法的重要性,师父《在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告诉我们:“其实到现在还有一些学员在学法上很差劲。你们的学法能学得好和不好,那是你们走向圆满的根本保证,那是你们能够脱胎出来的根本保证。一切生命都是这法造就的,包括你们的未来。”“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师尊让我们好好学法,我就好好学。只要有时间就拿起书,每篇经文看了一遍又一遍,从法中悟到了很多法理。

学好法 讲清真相

七二零之后,通过学法我悟到了讲真相救度众生的重要性及助师正法的责任和历史使命,使我的慈悲心越来越大。

迫害开始时,我不愿暴露身份,就散发资料,真相资料不知散发了多少。贴真相及时贴买了一捆又一捆,带上孩子、老公就出去了。经文《快讲》和《在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使我明白了讲真相的紧迫感及面对面讲真相的意义,我就开始讲。尤其是被绑架出来后,见人就讲,逢人就说。给我现在讲“三退”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后来我觉的我地区的真相资料少,就自己去(那时自己很少出门,干扰很大,危险也很大,但救度众生的念很正)买回复印机。建立了自己的小小资料点。不仅自己发,也供给同修,在我们当地救度众生起了很好的作用。为救众生,不知花了多少钱,跑了多少路。 凡是我认识的、能搭上话的(亲戚、朋友、同学、同事)按师尊教导我都把慈悲留给了他们,把福音带给他们,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他们。

为救世人,我天南海北到处走,坐上火车、汽车一路上讲着真相。我的慈悲、我的真心,把他们感化了,正像师尊所说因为我们是用心在做,他们能感受到。只要是救度众生需要,我花多少钱从不心疼。因为我不执著钱。也因为没有了对钱的执著,我在救度世人中所需要的钱师尊都给我补回来,使我为救人从来也没有缺过钱 —— 我家生意一直很好,人们都知道,都说这是大法带来的福份。

为了救人我不怕吃苦,不怕挨骂,从无怨言。有时候很多人在说:你看某某那样,根本就没救了,别费心了。但我是这样悟的:谁也没有权利说他没有救了,只有师父能说,只有到了法正人间那一天才能说。只要有缘份,我就把慈悲留给他。我就用多种方式救他们。我单位里一个同事,我去她家讲真相,去之前还发了正念,到她家我一提法轮功之事,她爸、她老公的难听话就来了,就差把我骂出来了。但我没有怨他们,见面还很热情的和她说话。几天前在商场碰见她,她三退了,大法的真相和美好也接受了,还把福音带给她的家人。临分手时对我说:“姐,你的心真好。”

还有我的一个同学当初我是用电话给她讲真相,她一听“法轮功”三个字就说:“少跟我说这个”,她一听这三个字就和见了魔似的把电话放了。我不放弃,到现在,她一家三口人,两党、一团都退了,大法的美好也接受了。

讲真相走出自己的路,开始觉的很难。刚开始给我们自己的企业员工讲真相,受到的阻力非常大。那时我刚走出来,人们听我讲好象都很害怕。我就一个一个悄悄讲。消息传到丈夫那里,他回家就跟我大闹,你上哪讲都行,非上店里讲?让人告了咋办?这个家早晚得被你毁了。我被丈夫骂的直哭。我女儿很理解我,说:“妈,想想师父你就不觉的难了。”是呀,我不哭了。第二天照样讲。经过很多魔难,现在终于开创了我的那片天,可以自由自在的在我家的各个店里讲,也可以在购物讲,坐火车讲、坐汽车讲、走路讲。现在我讲真相得心应手,救人很多。

学好法,发好正念

法学的好时,自己感觉自身高大起来,正念强大起来,使我在修炼中闯过了一关又一关,一难又一难,否定了旧势力一次次对我的安排,使我渐渐走向成熟。

去年坐火车,在火车上丢了一个包,包里有同修的“严正声明”。我急的要哭,因为声明上面有同修的名字。要是被人告了后果是相当严重的。我听法中听到师尊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我悟到是慈悲的师父在点我,我就说没事,有师在。最后就真的没事。

从我知道了发正念的重要性那天起,我每天只要有时间,每个整点都发正念,从未间断。我每天出去讲真相前都要好好发正念。一般都是下午学一会儿法,发一会儿正念。这样把我的空间场和要救度那些人的空间场都清理了。有时比较顽固的我就连着发几天,有时一坐就是四十分钟,一个小时。这样,每个被救度的众生都包含着师尊的加持及我发正念的付出。正象师尊所说:“付出多少得到多少。”

几年前,由于做大法的事做多了,显示心、欢喜心、证实自我的心都很强。最主要的是一忙着做证实法的事,学法、发正念少,就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师尊多次点悟也没悟到。一次,我们几人去做真相时我的父亲被人抓住又放了,没悟到这是师父的点悟。过后几天,我们出去做真相时,我和我女儿相继摔跤,我摔的最惨。即使这样也没悟到是师尊看护、点悟。没有好好向内找,好好发正念。以至几天后我和我母亲去贴真相时被抓。恶警让我写不修炼“保证”,我坚决不配合邪恶,但是人心的干扰,在不去贴真相的保证上签了字。回家后我非常痛悔,黑手烂鬼又不放过我。单位领导找我让我写不修炼的“保证”,否则送洗脑班。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否定旧势力对我的一切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路。我干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谁也动不了我,连着发正念,最后对我的迫害被解体了。因为被抓,单位扣发我两个月的工资,我抱着救度他们的纯净之心,把单位几个领导都找了,最后扣发的工资都补发了,正念显神威。

两年前我感觉到我的空间场不怎么好,好象怕心很重。师父在梦中点化我,梦到有人被抓把我说出来了,抓我我就跑,最后跑到地里走脱。醒后我连续发正念,即使梦中走脱我也不承认,彻底否定旧势力对我的一切安排。我不停的发正念,直至我空间场清透为止。可是没悟到黑手烂鬼是冲着整体来的。几天后我爸、妈老俩口出去做真相时直说,很害怕,人们都在看他们。没悟到是师父点悟,没有向内找,好好发正念。结果过几天父母双双被抓。

今年春天我做了一个不很清楚的梦,好象是有人被抓,特别模糊,没把师父的点悟放在心上,想起来很是痛心。过了些日子,我们外地的一个同修被抓。我在家不知道,这时,慈悲的师尊用了一个非常清楚的梦点悟我,梦到正集体学法,有人拿着一个条子到我家找我,我也拿着一样东西,就把我们给带走了。别人不知怎么样, 我是凭着非常强大的正念走脱的。追赶我的人无数,最后我说有师父他们看不见我,他们在我眼前走开的,也没看见我我就醒了。这次我悟到是我们整体有漏了,尤其是我。赶紧把我们学法小组的人找来连着学法发正念两天,感觉到黑手烂鬼都被清除了。

前两次我们都没有好好向内找,这次也不知为什么,师尊借同修的嘴点我。我才悟到是因为我们资料工作做多了,干事心越来越强,只图做资料的数量,法学的少,发正念少了,证实自我的心大了。不是为救众生而救众生,只是为干事而干事,所以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这几年证实法中的风风雨雨中切身感到学好法否定旧势力安排的重要性。“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 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鼓掌)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 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

心性在做好三件事中不断的升华

学好法是发正念讲真相的基础。只有学好法才能发好正念,正念才能强,发好正念是讲真相的基础,它们是密不可分的。但是法学的再多,正念发的再多,不实修也不行。我为什么讲真相能救很多人,因为讲真相最能修心了,你修不好讲的再好也不行,“你们修炼人的表现是纯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们的表现就觉的你们就是好。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 一样深入的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这几年助师正法、讲真相的风风雨雨中,对师父的法有深深的领悟。我讲真相不是只简单的让人退了恶党组织就行了,我连“三退”与洪传大法一块做。先讲“三退”,后讲大法好。因为我深深知道大淘汰那天谁装了对大法不好的一念就留不下的严肃性。但是在恶党七年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中,人们都中毒很深,只凭几张嘴说不行。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是证实大法美好的一面镜子,大法的美好就靠我们展现。我们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都要做到为法负责、为众生的得救负责,我们把大法说的再好,他就看你的实际行动,这也是我们实修的重要性。

一次在火车上我劝一个人退队,那个人说,我不听你那套邪教。我说怎么是邪教了?按“真、善、忍”做好人是邪教吗?他说,我看你就不真不善不忍。他把我说愣了,因为我的同学、同事、朋友都说:“就冲你那么好,我们也相信法轮大法好,退出党团队。”这个人我不认识,他怎么这么说我呢?我赶紧向内找,一下明白了:原来刚上车见车上人多,没想到要和别人争位子,就想赶紧在车门口找一个空地放包,好坐在包上。就这一念,没有先他后我,没有先想到别人。悟道后我就改。到北京站下去好多人,有空座我才坐下。接着连讲了四、五个人都很顺利。回程九月底,乘车的人更多。我就把我的座位让大家轮着坐。同时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他们,一路上劝退了八人。其中那最后一个是个小党员,她说:“我信,看你就挺好的,谢谢!”

去掉怕心

我从小就胆子很小,不敢走夜路,不敢自己在家睡觉,不敢过马路,为了去掉怕心,师父一直在点悟我。刚到自家店讲真相时,拿出一个护身符给员工看,一个员工就把这事告到小组长那里,小组长就把员工都叫走了。回家后给我姐打电话,师父借她的嘴点化我,“怕什么,你是在救人,谁干扰谁有罪,找她讲呀。”我一下醒悟了,是呀!我得神起来,我拿起手机正告她:“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干扰我救人要造报应的。”吓的她不敢管了。

去年我回老家讲真相,一路干扰重重。但是师尊的“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一直在我脑中回响,给我勇气,最后我所救之人都明白了真相,该退的都退了,正念显神威,劝退九十多人。

“九评”出来以后贴退党声明,都感到了另外空间的巨大压力,黑手烂鬼、恶党邪灵的垂死挣扎。当时一拿到以后也很害怕,就把它当资料散了。后来我悟到,不行。为什么拿到退党声明就害怕,这是另外空间的假相,他们让你害怕,其实是他们害怕,证明起的作用就越大(指散资料),所以我就好好学法。背《怕啥》,每次出去都好好发正念,刚出去时,还有点怕,越来越不怕了。

越来越坚定正念,信师信法

以前我脾气很急,人心很重,自信心很小,学大法后好些了,但还是不行。尤其是看了师父一篇篇讲真相救度众生的经文,我就有点急,慢慢的随着从法中认识法好多了。但是《九评》发表后我一看,前几年讲真相救了那么多人,要是他们不退出恶党组织那不就都完了么?我难过的直想哭,甚至讲真相都受影响。于是我在家看书、学法、看了三遍《九评》。人的情慢慢的放下了,正念一天天出来了,感觉到能出去救人了。我请师尊加持,先去了我们自家企业与几个员工谈。谈了几个还行,都退了。现在,我人心少多了,正念很强,总是在背诵师父的法。我的慈悲、自信心、正念都来自于对师尊的信,信来自于法,哪次出去讲真相、发正念都请师尊加持我,赐予我最大的智慧和能力,让我神的一面达到最高。

一切都是师尊在做,我们讲真相该救谁是师父安排的,所以我心态很好。今年我回到原来的中学参加校庆,事先就想趁此机会救同学,想好了一大串名单,结果名单上的同学谁也没去,倒是救了几个低年级的同学,我以前认识他们。

一次发好正念要去本地某处讲真相,到了公车站,眼看着一辆车走了。我不急,等下一辆吧。这时过来一个收旧电器的,我就跟他讲“三退”,他退了,对法轮大法好也接受了。就因为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中间来的一辆公交车又走了。我还是没急,又来一辆我上去了。一转身上来一个我以前的同事。我立即就把他叫下车来。只用了一分钟的时间,他就退团了,大法好也接受了,带着幸福走了。有的常人朋友说我:“你充满了自信”。我是很自信。因为有法有师尊,只要有缘的人,我都能救的了。

我们没做什么,恩师仍然把宇宙中最好最高的一切给了我们,我们用人间最美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师尊的感恩,我们惟有精進再精進,才不负师父的期望,众生的期盼,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