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真相传给周围村落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五日】零三年以后,我才渐渐开始明白了什么是修炼,为什么要护法、证实法,这样便开始用实际行动来做讲清真相、证实法的事。

起初,只是自己写标语贴。为了不被恶人发现,打好浆糊晚上从三十里外的村屯一直贴到家,这样可以分散注意力。有时面对面讲,因为怕心较重,只是对较熟悉的人讲,所以讲的人较少。开始时,资料少,给了对方让他们看完后再还回来给别人看。这样传的太慢。后来就想到县城的打字复印处印,可来到复印处附近,却拿不定主意了,怕万一被复印社的人举报怎么办?思考了一会,最后想到为大法的清白豁出去了,当横下心来去做的时候不知不觉也不害怕了。就这样当同修把新的资料传给我后我就去印十多份分给村里的人看。看完再要回给别人看。

零五年刚开春,一位同修送来了一张《风雨天地行》光碟,跟我讲述了同修们证实法的事,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同时我想起了师父讲的“从现在开始,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从此,我开始对附近村屯发放真相资料、救度众生。由一位同修供应我资料,不够时自己再复印一些。

周围有三个小村都是几十户人家,比较偏远,村屯住房分布散乱,情况都不熟悉,只好白天骑自行车去。

我家离A村大约二十多里路,顺公路走翻一个大岭,然后走乡道,还得过河。四月份的东北,乍暖还寒,河水虽已开化,但峡谷边都有两三米宽的余冰尚未化尽。望着冰冷的河水,心里有些发怵,但我知道为了救度众生,再难也得过。当我横下心来趟过去的时候并没觉的太冷。来到村附近放好自行车,发着正念進村发资料,大白天一点干扰也没有。回来时走到河边怕冷的心又冒出来,想找个没冰的地方过,转来转去也没找到,最后只好趟河,可这次和来时不大一样,冰冷刺骨。事后明白去时因自己有决心过河,师父保护了我。

B、C两村也都是骑十七、八里路自行车,然后再行十里左右的山路。都顺利做完。

后来和另外两同修商定在七月末八月初农活不太忙时抽时间去百余里外的偏远山村发真相资料。他俩筹备了一些资料,不太够用,每人再拿出三十元钱又去复印了一些。备齐了资料我们就开三轮出发了。当时正是雨季,途中下起了小雨、我们就发正念,清除阻碍我们救度人生的邪恶,一会雨停了。

来到D村(只有十六、七户)做得比较顺利。下午我们向E村开去。途中和晚上在E村发资料时经历了重重魔难。因道路状况不熟,选错了路线,有许多泥坑、水泡,有的地方误车,有的地方很长距离根本就走不了车,只好从旁边采伐完的山林场里横穿。下半夜我们在E村发完资料准备走时,邪恶操控的两个恶村民跑来打我们,我们三人被打的都很厉害。一同修想起了正念制止恶人,立即发正念让他们打他们自己,这时就听一个恶人说“别打了,打着我了……”。后来又出来一位村民劝我们以后不要再发了。但我们三人谁也没动摇。最后我们在师父的呵护下都回到了家。

以后,我在方圆几十里内的六个村屯,近两千住户中经常循环发放资料。零六年中秋节在一位同修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去F村的路。此村距县城约一百四、五十里,路上要过边防检查站,又不通客车,无车可乘。就搭了去同一个方向拉矿石的车,下午二点下车后步行约二十里路到达目地地。晚上发完资料后,步行往回走约五、六十里路,早晨天放亮了才到达一个通客车的村子,又冷又累。心想能找个好人家要点热水喝就好了。慈悲的师父就引导我找到了一位在这里开劳务点的远房亲属。休息一段时间,吃完了饭乘客车返回县城。筹划了一年的时间,在同修们的共同努力下,终于顺利实现了去所在乡镇的最后一个最偏远的山村的证实法的心愿。

秋后又骑着同修的摩托,到邻近乡镇证实法。而这次遇到了一个稀奇的事情。因道路不熟悉,就选择了一个有月光的夜晚。到村里刚发了几家,就有一个小猫跟上了我,我走它也走,我停它也停,一直跟着我。我就对它说,我知道你也是为法来的,要想得法就转生成人吧,动物是不许修炼的,快回去吧!可是它还跟着,我想它是不是来要真相资料救它的主人呢?于是我就用皮套在它身上捆了一份真相资料,对它说:回去吧,带回去救你家的主人。然后我继续发资料。不一会它又出现在我面前,我仔细看了看,发现它身上的资料要掉下来了,我就又给它重新捆好,对它说:带回去吧,救你的主人。从那以后,再也没看到它。

零六年以来,由于学法没有跟上,我出现了最大的一个心性上的漏:就是把做事当成了修炼,事没少做,可心性上不去,就象《明慧网》上同修交流文章中所说的,威德不是做事做出来的,而是修出来的。希望我们每位同修牢记师父的教诲——修好自己永远是第一位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