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列车上讲清真相劝“三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一日】今天大年初一,同修大君来我家拜年,顺便与我商量一些事,我听他讲了他上个月南下某省城办资料点,来回在火车上讲真相的事。

去时,他发现,在卧铺车厢里一些南方做生意的人说的话,他听不懂,影响他讲真相。于是,他在车厢来回走动,这时,他注意到靠门的铺位,一位衣着整齐,约六十多岁的东北老汉,他一边一耳戴MP3耳机听着什么,一边和对座的广东中年商人争辩着,大君就捡过道座位坐下听他俩争辩。

老汉数落着中共党官贪赃枉法的事,中年商反驳道:哪朝哪代总有当官贪赃枉法的事,这种事不稀奇,别往中共身上扣屎盆子。老汉看大君在边上听,就例举中共高官陈良宇腐败案;海军副司令王守业贪赃与多名情妇腐化闹丑闻之事;山东省常委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大捞奥运投资款为己有的贿赂案;药检局局长郑筱萸受贿乱批药检批号造假药案;……老汉边说边往大君这边瞅瞅,大君予以点头回礼,表示支持,这下老汉更精神了,越说越起劲,那中年商人简直成了录音话筒,只有听的份儿。

这时,大君插话了:中共贪赃枉法的事,不是几个人的贪,而是集团性质的贪赃枉法,谁也没往中共身上扣屎盆子,是中共一贯扣屎盆子往自己身上倒,还要用“伟、光、正”来遮、捂起干出的臭事来,中共现在逆风还臭千里,万里的,连国外人都闻到了!你知中共在抗日战争中种鸦片烟的事吗?……;你知前几年,沈阳公安局为贩毒集团打保护伞的事?近二百名干警卷入这场肮脏的交易中……这位老先生说的都是事实,哥们,做买卖,要讲良心,但光有良心不成,你还得防备假的东西侵蚀毒害你,你想,假若郑筱萸受贿乱批药检批号造出假药,你生病吃了假药中毒倒下了,到时你连掂量这种事稀奇不稀奇的时间都没有啦!中年商人听了也点起头来。

车到终点站,大君对接站的同修希希讲,这位老者在车上讲邪党丑恶事,真棒!

过半个月,大君又返东北,坐在卧铺车厢上大讲真相,半个车铺都轰动了,乘警来了,他改换话题谈宗教;乘务员来了,他照样讲真相,乘务员见了,笑笑而走了;有个在哈尔滨工作的山东大汉从上铺下来说:老哥,你讲的好,我们那地方不让随便讲,这共产(邪)党已经不得人心,该讲,讲垮这个(邪)党!

过会儿,大君对抱头说头痛的女旅伴问:“大妹子,咋的啦?”女伴:“我头痛多年,就是治不好!”大君:“你回家,找你们那的炼法轮功的,他们教你修炼,包你头不痛!”女伴:“真那样?我没听说过!”大君:“我多年前,半身不遂,炼功就好啦!你瞅我上额,一边多皱纹,一边少皱纹,这是中风的痕迹”。女伴信了。

大君回到自己铺位,对放假的大学生乙说,快去排队洗漱,不然没水了。待乙走后,他就对大学生甲讲:我讲那么多,你赶快声明“三退”吧,我帮你用化名退。大学生甲看看大君快喝光装有一箱矿泉水的空纸箱,痛快的说:行,你帮我退团吧!待乙回来,大君对甲说:你也快去排队洗漱吧。待甲走后,大君对乙说:我帮你用化名退团吧。乙说:我是党员呀!大君说:好,我帮你用化名退党!乙说:成,说定了!然后,双方哈哈乐了起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