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千家万户劝“三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日】我于九八年六月得法,得法后心情非常激动,心里象开了两扇窗一样,感到师父这部法就是给我讲的,天大的便宜让我捡到了,九年来我步步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从不懈怠。

随着现在正法進程的推進,我自己悟到应该下到农村去,進到陌生人家讲真相、劝“三退”,救度更多的众生。于是从二零零六年秋天开始,我和同修们骑自行车下到周围十里八村,方圆百里,挨家挨户劝“三退”,“三退”人数也由最初一天几十人,到现在一天能退一、二百人。

每次出发前,我和同修都是先给师父合十,求师父加持弟子,救度更多的众生。然后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操控人的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走一路,我们唱一路大法歌。進村后,一般情况下都是两人一组,挨家挨户讲真相。我们是这样做的,两人配合,同修发正念我讲:上你家来有好事,告诉你一个天机,“三退”保平安,现在人太坏了,太腐败了,人治不了天治,有场大瘟疫,天要淘汰人,天要灭中共,这事是定下来了,告诉你个自救的办法,退党、退团、退队,你就得救了。记住法轮大法好,你就有福报,大法是来救度世人的,善良的人都要得救,我们就是来救你来了,就为你而来。

在劝“三退”的过程中,我努力学法,在法上提高,我也曾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提出各种问题,我都能正念对待,站在法上几句话就打开他的心结。

有人说:“你们法轮功就是跟共产党干。”我说:“共产党是你能打倒还是我能打倒?是他自己走到末日了。就象一个人似的,你在你村上好与坏,是你一生自己做的,不是谁给加的,现在它腐败透顶,天要灭它,它罪有应得。咱也没贪着,没受贿,你随它去多犯不上。再给你举个例子,说这个国家象一个房子,贪官们你抽一块砖,他拿一块瓦,房子都要塌了,这屋子里的人不能挺着,得跑出去。现在就是救你来了,从内心一退就保平安。咱不存在跟共产党干,救你是最主要的。”

有人说:“共产党养活咱,共产党给我钱。”我说:“那是你劳动所得,跟谁干都给钱,跟国民党干也给钱,给日本人干也给钱。再说,不是共产党养活咱,是咱老百姓养活共产党,中国人不但养政府官员,还养党务人员,听明白没有,不是它养你,是你养它。为啥咱没钱,不是它腐败贪去了吗?“

有人说:“共产党好,我就不退。”我说:“你说它咋好啊?刘少奇比你坚定,最后咋的了?邓小平几次被打倒,那时你也上台斗他,我也上台斗他,最后呢?那不都是共产党干的吗?你说它咋好呢?咱不管它。我就是告诉你真相,救你命。我举个例子,就象晚上十二点要发生地震,我告诉你了,跑不跑是你的事。”

有人说:“我不相信法轮功的,没钱不行。”我说:“你说的对,没钱不行,那钱是你的物质,但是人得有精神。一天心不顺,干啥都不顺。有多少钱都不顺。所以首先得有命,得有好身体本钱才有用。大法传给人,说是告诉人真、善、忍是啥呀?就是人的精神,他能给人带来福报。你不相信法轮功,我没让你学,也没让你信,就是天理灭坏人了,反对真、善、忍的都是坏人,你不是,你退出就是保平安了。我就是叫你得救。”

有人说:“你别跟我说这个,我也不怕死。”我说:“见面是缘份,我都珍惜你,别说人去死,哪疼都难受,只不过我现在告诉你个好事,‘三退’保平安,你内心一退就等于自救,就得平安。”然后我给他背《洪吟》。我说:“你没听说过鬼哭嚎吧,这回都让你听着;神佛大显,这回都让你看到。但现在你得退呀,不然你上哪去看,你看着了吗?你走过这一段就能看到未来。现在我用化名给你一退,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就完事。”

有人说:“我信神,信基督教,不信大法。”我说:“基督教也是正教,我不反对耶稣,他是一个伟大的神。可共产党讲无神论,它连神都不承认,你不退出能行吗?再说当年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是谁钉的?不是罗马当局钉的吗?这和现在法轮大法遭受迫害有什么两样?迫害法轮功不也是中共当局干的吗?我现在就是救你,神也保你,大法也保你,这不是双保险吗?另外,你看看你模样象西方人吗?耶稣是度西方人的,只有佛能度你。”

有一次和一个同修到乡下讲真相,走進一个小卖店,里面一屋子人在打麻将。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先跟老板娘讲真相。打麻将的人连头都不抬。我想这一屋人都应该得救,我就对打麻将的人讲:“我上你这屋是千年的缘啊!现在人坏透了,人不治天该治了,天要灭中共,有一场大难要淘汰人哪,大家赶快退党、退团、退队,能保平安,我告诉你的是天机呀!”这时有人赶我,说:“去去去,我们不听这个。”我说:“我告诉你的是真的,我是来救你的,赶快‘三退’吧,将来等你得救的那一天,你就会明白那时候有个女人来救过你的命。”这一下屋里的人头都抬起来了,一共十七个人都退了。临走时我说:“大法是来救人的,这是我师父最近写的新经文,新年问候,你看看咋写的,你要珍惜这张传单,能救命,未来他是闪闪发光的。记住法轮大法好就有福报。”屋里人说:“谢谢!谢谢!西边还有两趟街,你去救他们吧!”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多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一次下屯时,遇到两小女孩,一个说:“我妈下不了地,都是共产党给我钱,我不退。”一周后我下屯又遇到这两个小女孩,我边发正念边跟她讲,她还不退,当两个女孩走到前面小桥时,脖子上的红领巾同时飘到桥下,两个女孩惊呆了,这时后面又上来一个孩子:“姨呀,你给我一个护身符。”我上前说:“孩子,这红领巾真得退了,给你一人一个护身符,保平安。”两个女孩接过护身符,都退了。

我悟到,大法真是神奇的,一切都是师父法身的安排。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真正感到,众生都在渴望被救度,都在等待听真相。很多人在听到真相后,发自内心的对我说:“谢谢你!谢谢你!”并且象送亲人一样送到很远。有很多人让亲手给他戴上护身符,对我说:“我相信你说的,你给我戴上吧。”我感到众生真的相信护身符能给人带来福份。大法能给人带来美好。

同修们,师父用最浅白的语言把法给咱讲出来了,咱就用最朴实的话去救人,法是现成的,众生在等待,我在做的过程中体会到,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就是彻底脱咱人的壳,有的时候是自己障碍自己,咱带着慈悲,带着如意真理去讲真相,去救度众生,就是最好的,最正的,因为咱是大法缔造的生命,咱就做最正的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