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同行,走村串乡遍地开花劝三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二日】我是河南淮阳农村的一名年轻女大法弟子。最近学习了师父《济世》和《开启世间门》两篇新经文,更感到正法时间的紧迫和大法弟子救度众生责任的重大。在正法的最后关键时刻,应该更加精進的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才不辜负师父和众生对我们的希望与期盼。因而我把自己一年多来与妹妹一起(同修)走村串户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以期与同修们互相促進与共勉,更好的践行助师正法的誓约和救度众生的洪愿。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打压大法以来,淮阳大法弟子受到的迫害非常残酷,本村和邻村经常有同修被非法抄家、绑架、罚款、劳教、判刑。我们姐妹俩由于怕心严重,明知大法弟子应该走出来讲清真相,一直不敢堂堂正正的走出来揭露邪恶、证实大法。后来参加了学法小组,和同修交流,静心学习师父的新经文,我们认识到,讲真相劝三退救众生是自己的历史责任,也是提升自己修好自己,去各种执著心的过程,也是实修圆满的必经之路。

认识到了以后,我俩于二零零五年七月从怕心中走出来开始讲真相劝三退。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在第一天讲真相时心跳的很厉害,我就默念师父的经文《怕啥》稳定自己的心态。在地里看到一位老大爷在干活,就和他搭话,拉家常,又帮他干活,才敢给他讲。老大爷明白真相后,当即退出了党团组织。

第一次讲真相旗开得胜,受到很大鼓舞。用这种方法又讲了两次真相也都取得了成功。但觉的速度太慢,跟不上正法進程。我和妹妹商量,每星期用两天时间外出讲真相劝三退,用五天时间在家学法、炼功、发正念,以及干好家务和农活,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在方法采取先面对面讲,再对能接受者赠送真相资料。在区域上则先从本村开始,一个村一个村的铺开,逐步向周边村庄发展。由三里五里的临近村子到十至二十里的周围村庄,再到三十至四十里远的村庄。现在讲到五十至六十里的村庄。我们家住三县交界处,我们姐妹俩就在三个县交界的乡镇、村庄遍地开花。在劝三退人数上由开始的每天十人、八人,到二十、三十人,现在每天能讲退八十、九十人,最多的一天讲退一百多人。

现在回头看看走过的路,在坎坷中越走越稳健,越走越成熟。通过一年来讲真相劝三退,修去了怕心,修去了自我,越讲越敢讲,越讲越会讲,不讲就急的慌。下面是我们讲真相的一些经历和体会。

一、慈悲救世人

讲真相要“心生慈悲”,有很强的耐心,很大的毅力,不气馁,不轻言放弃。因为我们的使命大,其它都是小事,救人最要紧。

一次与妹妹到一个村讲真相劝三退,進村遇到一位老大爷和两个青年妇女,就给他(她)们讲法轮功遭受迫害的真相,讲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江泽民受到十多个国家法庭的起诉,犯下了“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等数款大罪,天要灭共产邪党,劝他(她)们赶快退出邪恶的党、团、队,以保平安。前后劝说一个小时左右,他仍不表态。妹妹焦急的拉着我说:“走吧,别耽误救别人,他(她)们可能就是那种救度不了的人”。我舍不得走,感到他们就处在即将沉没的危船上,如不把他(她)们劝醒,很可能就失去机缘了。下决心继续劝退。可他仍不吭声,我急的几乎掉泪,在妹妹的再三催促下,我一步一回头的看着他(她)们,走了几步,我猛然返回去大声说:“大爷,退了吧!退了就平安了,我真是为你们好啊!”这时老大爷猛的一拍大腿说:“退了!退了!”接着,两位年轻妇女也表态退出恶党的团、队组织。当时我心里像一块石头落了地,也感受到了“心诚石开”这句话的真意。

同村我一位好友信基督,她加入过恶党的少先队和团组织。劝三退开始以后,我曾先后十五、六次给她讲真相,劝她退团退队,每次她都是两手捂住耳朵,咬着牙烦躁的说:“别说了,你再说我就走!”有一次过节,我特意拿一块鲜猪肉送给她家,想用亲情感化她,让她三退。她反而非常恼火,不仅不要肉,几乎是把我赶出了她家。我与同修切磋时曾说过她“就是那种救度不了的人”。二零零六年七月初,她外出打工的头一天到我家说话告别,我不时用眼神看着她,心里想着当前正法时间这样紧迫,恶党不久就要解体,她外出打工,一去最少几个月,如果在此期间中共就解体了,她还没退出来,那不就被销毁了吗?咋办?还得救她。我就再一次劝她说:“把团、队退了吧,出外保平安。”这一次真如师父《济世》经文说的“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唤不回”,她二话没说就面带笑容的表示:“这回听你的,退了,退了。”我悟到这是慈悲的师父安排她来见我,让我救度她。

二零零六年二月的一天,我骑着自行车带着资料,到两个村讲真相、劝三退。讲到下午一点钟左右,累的口干舌燥,只有一个人同意退团,还是一个外地做小生意的。当时观念上认为这两个村的人受恶党的毒害太深,太难救度。出村后发正念,清除干扰讲真相、劝三退的邪恶因素,静下心来,查找自身的问题,发现自己的心态不稳,心性关没过好。问题找到后,经过调整心态,顿觉救度众生的慈悲心、责任感出来了,忘记了当时的饥渴和劳累,心净如水,没有一丝杂念,一心想着救人,骑上车子就到前面的村讲真相去了。進村碰到一个老大爷,我问他入过党、入过团没有,他说他是党员。我说:“大爷,天要灭中共了,你把党退了吧,退了就能在大灾来时保平安。”老大爷爽快的表态:“中,中,退,退。”我又把真相资料送给他,让他回家好好看看,一定能益寿延年,幸福吉祥。老大爷退了党团之后,一下午我又跑了三个村,有四十九人退出了邪党的各种组织。一说退出党团保平安,村民们都是二话不说就退了。这使我真正体会到“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的真实内涵。

我和妹妹向见到、接触到的一切人讲真相,劝三退,不放过任何机会。一次,我与妹妹在讲真相的路上和十多个小学生顺路同行。我向他们讲:现在有一本风靡全球的奇书,书名叫《九评共产党》,上面说众神要灭中共恶党。共产党在天上的体现是一条红色恶龙,七头十角,在人间的表现是极力推崇红颜色,如红旗、红帽徽、红袖章、红五星、红领巾等等。共产党在历史上干了无数坏事、丑事、肮脏事,如今神要灭它。凡是入过党、入过团、戴过红领巾的人都得退出,退出神就保护,就有了幸福的未来,不退出就得为恶党殉葬,就会被神淘汰掉。问他们愿意不愿意退,这个说“我退”,那个说“我也退”,十多个小学生都退出了少先队,走到学校大门口,都说说笑笑進院上学去了。有一个女孩又拐回来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问我:“阿姨,你们是神吗?”我笑着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她微笑着点点头走了。

二、坦荡讲真相

下面是我们姐妹俩讲真相、劝三退其中的五个“一天”。

一天,我与妹妹到一个村讲真相,劝三退,街上站了很多人,我心想,这些人都有缘,都在等着听真相呢。搭上话茬以后,我就开始讲天安门自焚是江泽民、罗干一伙政治流氓集团栽赃、诬陷法轮功制造的假案,目地是欺骗、煽动不明真相的民众仇恨法轮功,好以此为借口镇压大法。中共在全国上下利用电台、电视、广播、报纸大肆造谣污蔑,动用公安、武警、特务、军队大批抓捕、关押、劳教、判刑善良的大法学员,毒打、电击等酷刑迫害死三千多人,造成无数大法弟子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时一个穿秋衣的男子大声说:“都别听她的,她说的都是假的。法轮功搞自焚冒黑烟,还杀死亲生父母。”这个人口吐白沫的叫嚷着,还手舞足蹈的,很猖狂,干扰的我无法讲真相。我先发出一念:清除此人背后的一切邪恶。然后我用手指着他,慈悲而又威严的说:“这个穿秋衣的人,你要知道,法轮大法是造就新宇宙的大法,在進入新宇宙时有个明确的标准,谁相信大法,谁就能留下,谁反对大法,谁就要被淘汰。”我的话音一落,他立即不吭气了,耷拉着脑袋,像泄了气的皮球。接着我又讲了大法洪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中共迫害法轮功受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江泽民被十几个国家的法庭起诉。我讲的头头是道,村民们听的津津有味。我悟到是师父在赐予我神通,大法在开启我的智慧,使邪恶的因素顿时解体,使等法的有缘人接受了真相,给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的一天,我带着资料到一个村讲真相时,突然间一个彪形大汉出现在我的面前,猛的上去一把抓住我的自行车把,一手从车筐里拿出全部资料,恶狠狠的说:“这些东西从哪里来的,你是炼法轮功的,我抓起来你!”当时我心态非常平稳,不惊不怕,用眼睛盯住他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和黑手烂鬼,仅有片刻,他的凶像就消失了,改口说:“给你闹着玩的,把传单给我几张看看,我也宣传宣传”。我把资料给他两张,他拿着走了。我悟到,这个人的生命也是为法而来的,他得到了一次了解真相的机会。

一天下午给人讲真相时,一个年轻人气势汹汹的说:“法轮功说不反对党,为什么还宣传退党?你要再讲,我打电话让派出所来抓你。”我说:“派出所来我也不怕,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善恶有报是天理,共产党干坏事多啦,天要灭它,声明退出来就能保平安,这是为乡亲们办好事,怎么是反党呢?俺不要乡亲们一分钱,给大家送福音,俺为的啥?你叫派出所抓俺又为的啥?俺叫你平安不好吗?你就不愿意平安幸福吗?人无灾无难不好吗?”说的他哑口无言,面带愧意。我的劝三退又接着正常進行了。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的一天,我和妹妹走到一所学校门口,正赶上学校放学,我俩就告诉学生说:“共产党马上就有大灾啦,退出少先队就平安啦,”一会退了三十多人。这时,一个教师问我“干啥的”,我说“救人的”。他一看是劝学生退队的,就撵我们走。我们继续向学生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用手机跟派出所打电话,说“这儿有两个炼法轮功的”。我不惊不惧,心态祥和坦然,从容的拿出一本《九评》递给他,对他说:“好好看看吧,看看保证有好处”。然后我们又進村讲真相去了。这一天,我们讲了五个村,退党退团六十多人。

一天我与妹妹讲真相,在一个南北向的桥上,碰到三个老大爷在唠嗑。妹妹就劝靠北边的两个老人退出邪党组织。他俩听到天灭中共,退出就能保平安,一说就退了。我劝靠南边的那个老大爷三退,他说:“我当了几十年大队书记,共产党好坏我能不清楚?现在经济发展啦,群众手里有钱啦,也富啦,日子比过去好过啦。我六个儿子,孙子、孙女、外孙女八个人都是大学生,叫我退党,没门儿!”咋劝也不退。妹妹给他讲你们老一代的都清楚,历史上共产党搞了几十次运动,如反右、文革、六四、镇压法轮功等等,手段残忍,罪大恶极,罪不可赦,如今普天众神定下要灭它这个邪灵,谁退出来就是和它划清了界限,就能平安幸福,不退就得陪这个恶党去殉葬。他说:“就是叫我立刻去死,我也不能退党。”我说:“手里钱再多,家里大学生再多,不从恶党的贼船上跳下来,灾难来了也躲不过。我们劝你退党是等于是免费给你入个保险,让你灾难来了保平安”。他说:“我就是不退,今天看你俩能有啥办法”。我与妹妹对着他默默的齐发正念,清楚他背后的共产邪灵,这时他表现出很烦躁,推着自行车就走。我们同时对着他的背影继续发出强大的正念,只见他走了一段路又转身返回来,这是态度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诚恳的问道:“你们说吧,退党咋个退法?”我说你当众表态退了,神就保护你了知道了。或者用你的真名,或者我给你起个化名,在海外大纪元网上登个退党声明,不冒一点风险,就换个平安,就买个最大的保险单。他爽快的说“退!退!你替我起个名,上上网”。又一个生命得到救度了,我姐妹俩真为他感到高兴。

我不但自己讲真相,还想办法帮助不敢讲、不会讲的同修走出去讲真相、劝三退。

一天,我带一位同修到几个村讲真相。我感到这一次是我讲真相以来心态最正的一次,讲的最到位的一次,也是效果最好的一次,我最满意的一次。整个过程心里一丝杂念都没有,一心只想着救人。我们進村后,碰到一个小姑娘。我就问她“戴过红领巾没有”?她说“戴过”。我说“共产党马上就要灭亡了,戴过红领巾、入过党的人都有大灾,退出来就平安了”。她什么问题都没问,随口就说“退了呗”。我又随手递给他一份资料让她回去再看看。往前走,又碰到一个女孩,是个中学生,我问她“在学校入过团吗”?她说“团、队都入啦”。我说:“告诉你一个天机,天要灭掉中共,入过中共党、团、队的人都面临危险,你表个态,把团、队退了吧,退了就平安啦。”她说:“可以,退了。”就这样没费什么劲儿,一上午退出四十多人。上午十二点发完正念,吃点东西,就到另外几个村去了。進村后好象事先安排好似的,碰到的人大多数是党员、团员、队员,一说就退。越这样越不想走,一心想着多救一些人。直到晚上六点,发过正念,一数三退人数正好九十人。后来学了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才认识到是师父法身、正神和大法在世间布下的巨大的场,把有缘人、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种环境弄到我们大法弟子跟前,给他们提供了解真相的机会。

三、智慧劝三退

这里仅举三个事例。

一次讲真相、劝三退中,我问一个老大爷说:“大爷,你入过党吗?”他说:“我入过团和少先队。”我劝他退团队时,他改口说“我不是团员,也不是少先队”。咋办呢?我看他和我父亲年龄差不多,就灵机一动说:“大爷,别撒谎啦,上学时你和我爸爸都是队员、团员。”我这样一说,他以为我知道他的底细,也不再否定了。我又跟他说:“大法不重表面,只看人心。你在心里不承认自己是邪党的成员,在心里退出邪党的组织,别人不知道,只有神知道,灾难来了就能保你平安,你有什么怕的呢?”这样一说,他就表态退出了。

一次讲真相时很多人在听,有一个人问我说:“共产党要消灭法轮功,你们宣传法轮功好,到底法轮功好在哪里?”我说:“法轮功提倡人心向善,提升人的思想道德,遇事先为别人着想,在个人利益上不与人争斗,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尊老爱幼,家庭和睦,处处做个好人,同时祛病健身有神效,修炼法轮功的人无病无灾,不用吃药打针,既不遭痛苦,又减轻了家庭经济负担,对社会、对任何人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法轮功的核心是真、善、忍,而共产党的核心是假、恶、斗,正好和法轮功截然相反。共产党是靠说假话起家的,如果人人都讲真话,它就没有生存的空间了,它就立即得垮台完蛋。共产党靠残酷斗争和独裁专制掌权,如果人人都讲善,它的暴政就无法施展,它的权力就会土崩瓦解。如果人人都讲忍,共产党和小丑江泽民的一切整人的阴谋和害人的手段就会失灵。所以,共产党、江泽民才穷凶极恶的要迫害法轮功。为什么天要灭中共邪党?因为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我们师父传宇宙大法是为了挽救世人与众生。中共和江丑与大法为敌,反对的是宇宙大法,毒害的是广大民众,是犯了天条,罪不可赦,所以天要灭它,只有退出邪教共产党的一切组织,才能保命,才会有幸福的明天。”这个人听了连连点头,说我说的“有道理,就是这么回事”。

二零零六年七月的一天,我与妹妹讲真相走到一个学校门口,正赶上小学生到校上学,妹妹在学校门口劝学生退队,赠护身符,我進学校去给老师讲真相,劝三退。刚到校门口,碰到一位教师推着车子往外走,我问他“担任哪个班的课”,他说“担两个班的课”。我问他在不在党、团、队组织,他说他是党员。我说:“你把党退了吧,天要灭共产党,党的末日马上就要到了,你只要表态退出来,就免灾了,就平安了。”他说“这是个好事,退了呗。你再到里边看看。”進到校园里,看到一个女学生,我问她:“你们老师呢?”她用小手一指说“那个就是校长”。我到他跟前问“你是校长吗”?他说“是的”。我问他是不是党团员,他说“都入了”。我说:“告诉你一个天机,共产党坏事做尽,马上就要解体。神佛慈悲众生,要救度明白人。你表个态把党团退了吧,退了就平安了。”他说:“既然退了能保平安,那就帮我退了吧。”接着又有两个教师也退出了团队。这时打铃上课了。我和校长说,你是校长,你的态度影响着全校师生的命运,小学生都是少先队员,还有很多人没有退出来,你动员他们都退出来,不能让这些可爱的生命陪着恶党去殉葬。校长诚意的答复:“一定办到。”我们离开学校進村去讲真相,下午到高速公路给修路工人讲真相时,看到高速公路上停着五、六部高级小轿车,我心头一亮:这是机缘,得救小车里的有缘人。我们两个马上过去,一辆车一辆车的跟他们讲,劝他们三退,他们听的很认真,态度很友好,听完后几乎没什么犹豫,叫退就退,他们清一色都是邪党的党员。有一个人可能是个大一点的“官”,怕同行知道他退党,就下车躲到没人的地方,我们就跟过去继续劝退,他担心如果有人知道他退党,对他没有好处。我说:“你不退,大难来时就是被淘汰的目标,那不是更没有好处吗?大法不重形式,只看人心。你当着我们俩表个态,我们不知道你什么名字,也不可能往外说,你自己更不会往外说,这事有利无弊、万无一失的大好事,还犹豫、害怕什么呢?”他终于下定了决心,说:“退了吧。”这一天,是我姐妹俩劝退最多的一天,整整退了一百一十人。

一年多来风雨无阻的讲真相、劝三退,有不少经验教训。我们姐妹越来越清醒的认识到,讲真相、推《九评》、劝三退、救众生的整个过程,也是自己修去执著、提高升华、建立威德、回报师恩的过程。如今整个宇宙正法已面临最后结束,每一秒钟都值千金、万金,法对我们弟子的要求也更高更严。全世界的大法同修是一个整体,让我们在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上整体配合,互相圆容,灭尽邪恶,广度众生,以更加勇猛精進来迎接法正人间的到来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