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酒泉监狱对我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二日】我于二零零三年四月因讲真相救度世人被恶人举报而遭邪恶绑架迫害,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在甘肃省兰州大沙坪监狱受迫害三个月,又转送当地监狱迫害至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又被秘密转送酒泉监狱进一步遭受灭绝人性的迫害。

我们二十多位大法弟子被送到酒泉监狱,被分配到各监区。首先感受到的是这里比任何地方都恐怖、邪恶。当天,晚饭吃了一半时,就被传去进行所谓的“转化”,也就是他们自己所称的“感化”。当伪善的手段未能得逞时,恶警凶相毕露,直接命令刑事犯:要不惜一切代价进行“转化”。一个号室的人不行,全大队的人一起上。

每转化一个“法轮功”,狱方给刑事犯加七十五分,即减刑二十五天。在这种利益的诱惑下,全大队的刑事犯一窝蜂似的一起上,轮番对我们进行暴打。

后来我们大法弟子又被拖到后面的猪圈内,仍然二十四小时轮番遭毒打。恶人有的掐着我的脖子,有的捂着我的嘴,使我长时间不能呼吸。他们把我打的浑身没有一块好地方,脖子肿得比平时大一倍多,满嘴的牙齿都被打松动,根本无法吃东西。就这样我在猪圈里被惨无人道的迫害了四个昼夜,未喝一滴水,未合一次眼,感觉到了生命的极限。由于意志不够坚定,含着泪向邪恶妥协了。从猪圈里出来我已经不能行走,不能吃饭,只能用水泡馍慢慢送进口中。

这些邪恶者还有更恶毒的一招,每当有大法弟子被迫害妥协,他们便召开大会,强迫被迫妥协的大法弟子当众发言表态。当发言者符合他们的要求时,当场给记一个大功,即减刑六个月,另加七十五分。邪恶在零六年元月八日举行了所谓的“全监庆功大会”,全体大法弟子被迫参加,每人后面跟着六个邪恶信任的刑事犯,并强迫每个大法弟子(除不识字者)事先写好 “揭批发言稿”。

恶警一开始找我谈话,让转变思想。我严词拒绝。我说:“是大法祛除了我一身病,使我从一个满身业力的常人,彻底改变了人生观,世界观;更使我明白了,人除了吃饭穿衣之享受人生外,还有更美好的去处,那就是返本归真,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邪恶一看软的不行,就来硬的。邪恶之徒大队长方向,教导员马文相,副大队长宋平操纵、命令刑事犯:不惜一切代价……。刑事犯对我们进行毒打,恶警们是幕后指挥者。恶警时不时的将这些暴徒找去向他们汇报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以便施以进一步迫害。

酒泉监狱最邪恶的数第六监区,最邪恶者有十七分队长于学明(音),十八分队赵福英(音),杨浩军(音)。他们采用的老虎凳,是用一根三角铁做成的板凳,把大法弟子铐在老虎凳上,使角铁棱正顶在屁股沟,双手铐在凳子上,根本动不了。出工时也扛着凳子,到工地上继续坐着。

当我被迫违心妥协后,被调到养殖场。恶警私下里让我们谎报养殖死亡数字,实际上将养殖的动物带回家。当我们每天当着别人报数字,死亡几个几个,他们却邪恶的说:你们怎么不死?

在中国监狱,警察和罪犯们相互利用,狼狈为奸,共同对信仰“真、善、忍”的修炼人进行邪恶的迫害,他们所犯下的滔天大罪是永远都无法偿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