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中,用慈悲“解冻”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六日】第一次讲真相的时候,感觉张不开嘴。只好让与我一起的同修讲,我发正念配合她。那次同修在一小时内讲退(指明白后三退)了十二个人。回去后,我下决心下次一定要张嘴讲。

第二次,在同修讲的时候我帮了几句腔,效果也不错,同修借此使劲鼓励我,使我有勇气再试。后来我自己上街的时候,我努力想突破自己,但一遇到有合适机会的时候,心就怦怦跳,费了很大劲也张不开嘴,好不容易讲了一个,竟然讲退了!我很高兴,再试第二个,结果对方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众目睽睽之下,我难堪极了,顿时感到浑身冰凉,好象一下子被“冻”住了。走到一个发廊门口,我進去想整整头发,顺便调整一下自己。理发师很忙,让我等。我坐在椅子上等的时候,来了一个很时髦的姑娘,也坐下在我旁边等,她一坐下就和我搭话,说我的头发很漂亮,问我在哪做的。我心里明白这是有缘人找我来了,可我刚才被“冻”住的感觉还在控制我,我感到有一个壳在紧紧包着我,使我根本没有力量去救度这个姑娘。姑娘和我坐了足有十几分钟,我硬是没有勇气切入正题给她讲。姑娘走后,我心里痛苦极了,既痛恨自己的怯懦又感到对不起那个姑娘,整整一天我都是在自责和不能突破自己的痛苦中度过的。

晚上,恰有几个同修约我一起交流。我向大家讲述了白天的经历,大家都笑了。有一个大姐鼓励我说:“你说话这么好听,一笑就挺招人喜欢的,你一定能讲好的!”另一个同修说:“其实‘张不开嘴’也不是你,它是一种物质嘛!”我一下子如梦方醒!是!是那种不好的物质在起作用,障碍我救度众生啊!我却把它当成自己啦!我一下子明白了。

晚上回去后,我仔细地反思自己,为什么被那种不好的物质给障碍住了?其实是自己带着很多心在做,归根结底就是一个“私”心。我去讲真相的目地就是自私的,想在三件事中提高自己,怕被正法落下,所以硬着头皮去讲的,这么自私的心旧势力看到了,还不跟我捣乱吗?师父讲过“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精進要旨》〈再认识〉)”,其实那个“私”也不是我,是千百年来形成的人的后天观念而已!

我今天所做的是符合“真善忍”宇宙大法的,法构成了宇宙中的一切,无所不包,无所遗漏,我怎么能被那么粗糙的业力和观念所障碍呢?我明白了。于是我立掌发正念:“铲除障碍我讲真相的一切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和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铲除我自身空间场中的‘怕’物质:怕抓,怕被拒绝的面子心,虚荣心和一切障碍我讲真相的邪恶物质!旧势力也不配用这些东西来考验我!任何生命都不许干扰正法!”发完正念,我觉的轻松多了,心也纯净多了。

第二天,我去批发市场买东西,碰到一个人站在马路边上,我什么也没想,上前去就给他讲退了。讲完后来到一个小店门口,看到里面只有一个售货员,我想:我要救度你,我救你来了!在离店门口还有两步的时候,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师父的诗:“带着如意真理来 洒洒脱脱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间道 满载众生法船开”(《洪吟(二)》〈如来〉)我心中升起一种神圣的感觉,那一刻我心里没有自我,只想怎么去救度有缘人,史前他们都曾千叮咛万嘱咐:千万别在人中落下我呀!我的眼眶湿润了。我走進小店,那个店员微张着嘴看着我,似乎就在等我。我感到一种神圣的光辉笼罩着我,感到师父和众神都在看着我。我微笑着和店员搭话,几句话就让他退了。

从那以后,我讲真相顺利一些了,但还会遇到一些考验人心的事情。在一个汽车站牌下,我给两个女孩讲真相时,有一个穿着挺气派的老年人也听到了,表情有点不屑一顾。上车后,我想既然你听到了,那我也给你机会吧。我特意坐到她前边的位子上,问她:“您听到我给她们讲的了吗?我帮您也退了吧!”结果她一下就翻脸了,大骂起我来,还说××党养活了她,她死也跟“党”走。还说中国老百姓活的不好是因为他们没本事,她是教授,出过国,如何如何,还骂我是煽动反动言论。我给她讲了几句,她反而更起劲了,骂我的声音更大了,还问我叫什么名字。车上很多人都回头看我。

我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的:“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我在当常人的时候虚荣心特别强,这么多年的修炼中一直也在修,但此刻我还是觉的真比给我两个嘴巴子还难受,这是冲着我的心来的。我克制住自己想争辩的冲动,心想,我是来救人的,你不得度,我就去救别人。我一边发正念铲除她背后的邪恶因素,一边请师父加持,但愿以后别的同修能救度她,求师父再给她机会。

下车后,我感到一股不好的物质又在往身上涌,腿有点软,那种曾经障碍我的物质又来了,它的理由是:她这么骂你,还要举报你,你没信心了吧,快别讲了!但这次我识破它了,你不是就想冻住我吗?大法弟子有溶化钢铁的慈悲,还能怕这一点点冰吗?我才不会再让它“冻”住我呢!我看了看站台上有三个人,我走过去把他们都讲退了。后来一想,不坐车了,走回去吧,顺便讲真相。从站台走到家附近同修等我的地方,十几分钟之内,我劝退了十个人。

我面对面讲真相起步比较晚,相比做得早,做得好的同修,真是很惭愧,幸有同修们不断地帮助我,讲真相手把手地带我,才使我突破了难关。有时我想,大法弟子当初就有一亿人,按大陆同修五千万能站出来讲的算,一人一天讲退一个人,一天就五千万呀!所以个人提高是一方面,大法弟子整体提高是当务之急呀!如果会讲真相的同修一帮一地带不会讲或一直不能突破开口讲真相的同修,整体的進步应该快一些。只要学好法,正念足,大法弟子都能讲!

个人体悟,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