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人人都成为协调人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日】我们地区一直以来就是那么几个协调人,大大小小的事多数都找协调人处理,比如购买耗材、整理材料,动员家属到关押大法弟子的魔窟要人,以及配合家属要人,组织同修配合发正念,负责起草针对某邪恶发正念通知,并去距城市很远的农村進行交流,带动同修整体提高上来,负责联系修理电脑及其它设备,还要帮助准备上网材料找同修打字等等,把协调人忙个团团转,有时达不到同修的需求,同修还加以指责并施加压力,甚至遭到辱骂,说协调人头脑简单,工作没计划,整天瞎忙,还有同修认为整天有啥忙的,揭这揭那的,学好法、发好正念邪恶自然就灭。特别一旦有同修被绑架,学员们就说三道四,指责协调人如何偏激,把同修“协调”到监狱了,协调人应如何如何正等等。有事就找协调人帮助做,出了事说协调人“头脑简单”并加以指责,一旦协调人被邪恶或黑手迫害,有同修说这样就该整到监狱迫害等等,有时压的协调人喘不过气来,就产生不做协调的想法。

有同修主动承担本地区整理材料的责任,文章不出来啥事没有,文章一出就有人说三道四,这不行那不行,同修承受不了这种压力,放弃整理文章,直到被黑手迫害,半身瘫痪。仅举一例:本地有两名同修被绑架,扣留在公安局,同修得知后,有同修配合家属要人,有同修配合发正念,有同修整理材料及时揭露恶人,正告恶人立即释放、写给主管扣押的恶人家属劝善信等等,时间已到腊月二十七,差三天过年,如果不抓紧恶人们马上就放假了,情况紧急。材料出来后,有同修立即反驳,有的说正告词不善,有的说措辞不当,得修改两天,有同修说落款不应写某地全体大法弟子等等,强烈要求不能散发,统统毁掉。后经协调人切磋,换位站在世人角度看这材料对自己有没有伤害,能不能引起反感,同修们一致认为没有,最后决定此材料不毁,可以散发。

由于多数同修忙于过年了,找发正念或近距离发正念的同修也很困难。年三十上午,接到一同修的电话,问:咱家孩子回来过年没有?同修说没回来,并反问,你准备过年了吧!同修说:家人不回来哪有心思过年啊,为他们整理整理东西,你们也别闲着,把东西凉一凉。同修放下电话立即与同修切磋、起草公告内容,正告某某立即放人,说清迫害的原因,并正告恶人是违法行为,否则将把其恶行曝光于世界,呼吁世界正义人士谴责其恶行,同时将申诉状告其执法犯法,同修带着准备打印的公告去了几家有设备的,没人,后来到一同修家,尽管同修认为需要修改出更完美的真相,又花了几个小时修改,但终于在年三十晚上九点拿到此公告并传递给同修,回到家已经十点过去了。

还有的同修认为协调人忙是没安排好,哪里出现问题就应该哪里的同修给予曝光等等。同修啊!我们是一个整体,哪里出现问题都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凡是自己碰到的事情都不能绕开走,就是无条件的做,这才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如果遇事都绕开走或认为是协调人的事,这种状态就已经不对了。

还有同修认为协调人忙是被干扰,被邪恶牵着走,快过年了,同修应该有一个轻松的环境,整天这么忙,不属于正确状态,协调人完全可以摆脱一些事情,能找出各种理由不参与近距离发正念,不动员家属或配合家属要人等等,不是自然就轻松了吗?可是协调人把大法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把魔窟关押的同修当成自己的亲人,正象师父讲法说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如果我们每一位同修都动起来,发挥自己的特长,从自身做起,从自己周围做起,主动做大法工作,如:组织学法小组、组织小型交流、收集善报恶报素材、整理材料上网、配合家属营救同修、近距离发正念等等。大法工作很多很多,只要我们心在法上,动脑思考,自然知道如何去做,比如:同修利用此魔窟所在地有集市,就利用来近距离发正念,回来后,同修琢磨应当把此事上网,让更多同修知道,但又不能直截了当,所以同修上网智慧的在揭露该魔窟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中暗示此事。

同修们,从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非法镇压大法后,特别是零一年——零四年,大法弟子确实需要精進的同修带,协调人大批量印制资料大部份同修接到后進行散发。但是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资料点遍地开花,特别是师父关于揭露当地邪恶的经文发表后,救度众生的真相内容越来越丰富,越来越多的大法工作需要我们大家用心去做,我们人人都要在这过程中成熟起来,人人都成为协调人,整体自然就形成了。

如有不当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