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成都同修谈协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五日】近来,成都地区在协调人之间发生的一些事,使同修之间造成了很大的间隔。矛盾出现了不是找自己,而是互相指责,在同修之间传闲话,说这个人想当协调人,那个人有什么问题,搞的沸沸扬扬。表现的已不象一个大法弟子的行为了。我想谈谈个人对如何看待大法修炼中的协调人的认识。

大法修炼大道无形,人人都是协调人,人人都是修炼人。

想当协调人并不是坏事,但是我们是以什么样的心态来看待看似有形,实又无形的协调工作。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们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不求名,不求利,只是默默的付出。过程是无形中就起到了一种协调的作用。

比如我身边就有很多在上班,工作较忙的同修:有的懂电脑技术,有的会编辑,有的会制作VCD,等等。由于他们都能与明慧网保持联系,就是每天上明慧网,就明白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责任是什么,踏踏实实的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比如:

1、一个偶然的机会与同修见面,交流中他了解到我对学电脑还有障碍,就鼓励我突破障碍。并帮助我建立了家庭资料点,这是不是无形中起到了一种协调作用呢?

2、了解到某同修仍在监狱受迫害,就主动利用自己的一技之长,编辑迫害同修的真相资料,没有谁告诉他这样做。其实真修弟子都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这是不是无形中也起到了一种协调作用呢?

3、有一次我写了一篇文章想发表,我当时不会电脑,同修熬夜帮我修改并发表,是不是也起到了一种协调作用?

4、还有一同修网络技术较好,利用发电子邮件传播《九评》和破网方法,他把此方法发到网上去,让更多会电脑的同修都有机会掌握这种利用网络技术讲真相的方法,同时与有缘认识的同修传播这种方法,那么他们所做的一切是不是无形中都起到了一种协调作用?

5、还有的同修为了建资料点默默的跑遍了省内的各郊县。他们都不是协调人,正是因为他们能及时的上明慧网,跟上正法進程,都在默默的付出。他们所做的是不是也起到了协调的作用?

那么我们有愿望为大家付出协调整体提高的同修,是不是对我们的要求就更高,心性的容量就要更大。因为电脑已成为我们目前讲真相,揭露邪恶的重要法器,邪恶对我们的资料点虎视眈眈,那么我们整体的配合就更重要。当今最重要的几件事:

1、资料点独立遍地开花;2、同修被绑架是否及时的找到同修家属帮助他们消除障碍,揭露当地邪恶、营救家人;3、营救狱中同修;4、找回昔日的同修;5、与至今还走不出来的同修交流;6、建立学法小组,并了解学法小组有没有走形式的现象。在这些方面与其它地区相比,成都的确没跟上。

在同修提出好的建议时,我们是放下自我,互相圆容来达到我们的共同目地呢?还是在下面传小道消息?在我们中形成间隔内耗?大家在一起不是切磋修炼和做好三件事,而是你错我对的。

我想,我们有愿望为大家付出、协调整体提高的同修,是不是应在以上方面踏踏实实的做一下?你所接触的同修,不会电脑的你是否帮他消除障碍,建立家庭资料点?你是否揭露了你所居住的派出所,居委会,街道办事处的邪恶行为?在当地此工作还没有开展起来时,你是否带一个头从自己做起?你每天是否下载了每日文章了解当地情况?同修被绑架是否及时的找到同修家属帮助他们消除障碍,揭露当地邪恶营救同修,以及及时营救狱中同修?对至今仍然邪悟和还走不出来的同修找过他们吗?深入到学法小组去了解跟上正法進程了吗?我们大家在这方面多用点心,有了切身的体会,处处用法来衡量自己,讲出来的话会更有能量。

我们都是大法弟子,正法已走到了最后,千万不要太执著自我。师父看见我们会高兴吗?只有魔才会高兴。有了慈悲和宽容我们才能更好的形成整体,救度更多的有缘人。所以,我觉的如果我们什么事情都能先向内找,修去自己的各种人心,另外做事都能先想到别人,就象师父在《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讲到“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那么我们怎么能协调不好呢?因为协调直接关系到我们的救度众生。

作为一个有志为大家做真相资料的同修,也不要执著自己的真相资料被不被同修采用。如果的确做的很好,相信同修会找到你、问你要的。如果能在明慧网上发出来,我想受益的同修会更多。明慧网没发表,也不要太执著自我,因毕竟现在明慧网有很多很好的真相资料。退党方面的有小册子:《九评掀起退党潮》、《退党手册》、《选择未来》等,真相传单:觉醒、综观天下等。找一找自己。如果为一点小事或被人说了自己心里放不下就发火,而且不是一般的发火,是不是这关没过去?就象师父讲法中讲到,一个人为了几个小苹果,把已修出来的元婴都化了,那不遗憾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