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炼法轮大法受益的一些亲身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日】九九年初的一个早上,星期日,我与丈夫一起去公园散步。在公园一处干净的地方,我们看见一群人在炼功打坐,我看见他们个个红光满面,面容祥和。我就停住了脚步,一边静静的看着他们炼,一边想着:他们在炼什么功呢?炼这些动作有什么用?

想着想着,突然听到有人在叫我。我顺着声音的方向一看,是一个熟人,她也在那炼功。她用手势示意我过她那儿去。我马上过去,她就立刻对我说:“我们炼的是法轮大法。这功很好,是教人做好人的,且能祛病健身的。我们炼了之后,人很精神,也很健康。”听后我喃喃自语道“做好人,身体又健康。这不正合我意?”

随后我当即表示要炼这个功法。当时,我这位熟人就从她包里拿着一本叫《转法轮》的书给我,并叮嘱我要一口气、认真的看到底。我就这样跟法轮大法接上缘了。现在我懂得这都是慈悲的师父安排有缘人得法的。

回家后,我马上打开书看,第一页便看见师尊的像。那时给我的感觉就是师尊的像是那么的慈祥慈悲的,又是很熟面的,象在哪儿见过。噢,原来是在九二、九三年间,我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传授气功讲法的气功师就是师父!我当时真的很高兴。时过那么多年,到今天我才得以见到我多年想见却迟迟未见到的师尊。

过了几天,我就去公园跟学员一起学炼功。第一天炼完功回家后,我就真真确确的感到整个身体非常舒服、轻松、精神抖擞,头不痛、不沉。我二话没说就一个人拿着玉米到街上打粉去了(由于病十几年,从不单独上街办过事),并提着玉米粉回家。刚下班回来的丈夫见到后,马上惊讶又着急的说:“你一个人上街打玉米粉?”我答道:“是的,我一个。”丈夫听后还用不相信的口气再问:“真的?”这回我大声的答道:“是的,今早我去公园炼功,我就感到整个身体非常轻松、舒服、有力。然后,我就自己上街了。”

丈夫打量着面带红润的我,认真的说:“这功真神!”是啊!有谁能想到我曾是这样的一个人:十几年的高血压病,弄得我大门不敢出;不管冬天、夏天,帽从不离头;有时很轻的家务事,也没力气做,真恨自己活着没有用;酸、甜、辣、咸的饭菜都不得吃,真是苦不堪言!如今,刚炼一个早上的功,就能单独一人上街办事。这些都是伟大的慈悲的师父给我的第二次生命啊。

记得有一次,我发烧很厉害,头象裂开似的。丈夫硬逼我去医院打针吃药,还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以前我在发病时,都能听他的话,及时的上医院打针治疗。否则,将出现生命危险。这次我知道我在消业,知道师父在管我,不会有危险的,所以我就没把这当回事。我认真的多看书、炼功,第二天烧就退了。如果我当时象以往一样,那就真会烧得很厉害,说不定出现生命危险。这一关,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过了。从此,我对师对法更加坚信。

丈夫见我“病”好如初,也不说啥了。从他那憨厚的脸上,我知道他在替我高兴。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师父说的是千真万确!是啊,只要相信师父、相信法,保持正念,就没有过不去的关。我现在又一次的读懂了师父在《排除干扰》中说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的真正涵义。我要多读多看法啊!

到了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江魔头流氓政府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并扬言不准炼法轮功。当时的形势真邪恶到极点,象天要塌下来似的,一片黑暗。有的学员因怕遭受邪党迫害而交了书;有的不想交书但又不敢把书留在家中,就把书拿到亲朋好友家去放。我没有这样做,而是将书包好,安放在家中。因为我离不开大法书,我要天天看。这样,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我把手里所有的大法书全部保存下来。

最近,我下身老是出血,丈夫见状非常怕,劝我上医院看看。我都婉言谢绝,并对他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有师父管我,不会有事的。”丈夫见我上次“病”得那么厉害,最后还是好了,这次听我这么一说,他也不多说啥,但是还看得出他还是很担心的。我没有动心,没有把它当回事。结果,到了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就看见师父在帮我从身体中拿出一块血来。两天后,血就停了。我知道这又是慈悲的师父在帮弟子。我再一次悟到师父所说的“无求而自得”“修在自己,功在师父”的涵义。

我炼功身体健康,丈夫也跟随受益,他几十年来的胃病不治而愈。还有我女儿今年怀孕四个月,但老是出血,上医院保胎也还是出血。我知道后,马上拿大法真相资料及大法音乐磁带《济世》、《普度》给她看和听,并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会有事的。结果,我女儿终于度过了高危孕期,并顺利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小孩。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以上是我这几年修炼大法的一点体会,我觉的我还修的不够好,跟很精進的同修相比,还是差的很远。师父交给的三件事,特别是讲真相这件事,我还是没有真正的做好。但我坚信有师在、有法在,我会不断的做好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