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三日】现在已经七十三岁了的我,经常骑自行车上街,走路轻松,不气喘。修炼大法十余年,从未到医院看过病。而炼功以前,至少报销医药费六、七百元至一千元左右。认识我的人知道我有个外号:半条命。

这么好的功法,却被邪恶江氏流氓集团栽赃、诬陷,动用古今中外一切邪恶手段残酷迫害。几年来的迫害中,我也被五次抄家,几進看守所,一次洗脑班。每次我都坚信修炼法轮大法没错,信仰“真善忍”没错。我给抄家来的警察讲真相,告诉他们中共邪党搞的历次政治运动最后都要平反,你们跟着邪恶干的会有报应,你们抄的东西早晚要还我。有的警察说:可能吧。

我的老伴是个常人,离休老干部,在邪党里搞了一辈子政治,每次抄家,他都被吓的住医院,一次比一次重,最后二零零三年六月抄家后,一吓就没起来,躺在床上心脏病复发,到二零零四年元月受惊吓而死。

老伴死后不到百天,我发现居委会的人在跟踪我,连我娘家亲戚来,居委会都要盘问。我就直接找到他们,指出他们这样做是违法的,是侵犯人权,我在家炼功健身是我的权利,并当众一一列举他们的所做所为,这时有到居委会办事的居民和邻居也给他们提意见,反对他们的做法,居委会的人再不敢公开监视了。

后来我发现我的楼下有个便衣,一连几天盯着我的楼门和窗户。我想既然来了,我就直接跟你讲真相。我来到便衣面前,直接问他:你是不是在监视炼法轮功的?便衣支支吾吾不敢回答。我就开始给他讲法轮大法怎么好,李洪志老师是如何教人做好人,修真善忍,即使被汽车撞了也不怨人家。江鬼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的。便衣就说:“大娘您放心,我不是那种人(即不是坏人)。”从此,他再也没在我的楼下出现。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日前,为了切断我的真相资料来源,当地国安竟派人把我的邮箱给破坏了,我就去邮局讲真相,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大法的,大法使我身心受益,我们只是做好人,对社会对家庭都有好处,而国安特务怎么搞破坏,侵犯我的通信自由等。邮局的人说:“您放心,什么时候坏了,我们什么时候给您修好。”有时一星期就被破坏三次,邮局的人就三次给修好,后来投递员就把信件送到家来了。

二零零四年底,我和几个同修一商量,就提着录音机到公园去炼功证实法,那一次的户外炼功,对邪恶的震慑很大,由于我们的心态纯净,加上师父的慈悲呵护,加持,我们一连坚持了十几天,附近遛早的居民都好奇的停下看,议论纷纷:“没想到法轮功还有人在坚持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无论邪恶如何造谣、打压,始终没有改变我对大法的信念,我深知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我就要用我的生命证实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大法的美好使更多生命受益,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